《愛我就別想太多》大結局,薛瑛最委屈,她的悲劇都是李洪海造成

文/馬慶雲

7月16日,電視劇《愛我就別想太多》正版視頻平台已經只有最後一集沒有上線。衛視平台方面,將在16日晚間播出這一集的大結局。而前一日,衛視平台方面的先導預告片已經把大結局內容介紹殆盡:李洪海遭遇綁匪,被營救後,和夏可可三個月契約到期,最終分手;李洪海捐獻自己的財產,乾起了包子鋪,最終和夏可可重歸於好。

對於這樣的大結局內容,似乎可以滿足觀眾對於有情人終成眷屬的期待。不過,該劇當中兩個真正的悲劇人物,卻被大家無情忽略了。其中一個悲劇人物,就是“備胎”裴紅。另一個,則是這部電視劇當中真正的反面角色薛瑛。

對於裴紅而言,雖然和夏可可是閨蜜,但是,自己喜歡的男人卻喜歡著夏可可,即使在夏可可已經步入婚姻狀態之後。這種因愛生恨,讓裴紅走到了夏可可的“對立面”,將夏可可與李洪海的婚姻只有三個月,透露給了薛瑛。於裴紅而言,她應該是這部電視劇當中非常值得同情的角色。

而這部電視劇作品當中,真正應該被同情的,其實是薛瑛。這個角色,是《愛我就別想太多》當中真正的悲劇人物。可以說,薛瑛在整部電視劇當中的反派作為,都是處於一種感情的被動無奈狀態的,薛瑛的所作所為,都是李洪海的錯誤愛情觀一手造成的。

在第39集的劇情當中,當薛瑛得知李洪海和夏可可的婚姻只有三個月的時候,她立馬找到了李洪海,希望挽回自己的愛情。這個時候的薛瑛,對待李洪海,可以用真愛來形容了。認真追劇的觀眾,顯然找不出薛瑛什麼本質上的錯誤。那些向媒體爆料的內容,其實也都是客觀存在的,薛瑛只是把這些內容拿出來罷了。

至於栽贓夏可可,說她是拜金女,對於薛瑛而言,也是因愛生恨,有情可原的。我們不妨回到這部電視劇的開始部分,李洪海真的有理由向薛瑛提出分手嗎?在這部電視劇當中,李洪海和薛瑛已經舉辦婚禮,卻發現薛瑛的珠寶公司在利用自己的知名度去做擔保。繼而,李洪海認定薛瑛是拜金女,從而在婚禮現場直接逃跑。

稍後的劇情內容當中,分手之後,李洪海依舊幫助薛瑛的珠寶公司做了擔保,並且在資源上大力扶持這位前女友。這個劇情似乎說明,當時的薛瑛利用李洪海進行擔保,也無可厚非。不然,為何後續內容當中,李洪海也心甘情願地去做責任擔保了呢。已經處於婚姻狀態的夫妻二人,相互進行生意上的擔保,再合適不過。這一點,根本無法構成薛瑛拜金的充足證據。

其實,即使拜金,那又如何呢?對於薛瑛而言,她也有自己的珠寶行的事業,也是賺錢能力很強的女人。她和李洪海若是結婚,不過是強強聯合的狀態罷了。真正的拜金,是女孩子沒有自己的金錢事業,卻只愛慕金錢,努力向有錢的男人靠攏罷了。於薛瑛而言,她自己本身就是正在成長當中的女企業家了。

婚禮現場,便被“無理由”拋棄,擱在任何女性那裡,都有可能發展成為怨婦。但是,在《愛我就別想太多》當中,薛瑛沒有做出更為過激的行為,甚至於她對李洪海的感情,依舊沒變。在這個過程當中,薛瑛雖然做了一些打擊報復夏可可的事情,但也並未太過分。而造成薛瑛悲劇的罪魁禍首,不是薛瑛自己,而是李洪海錯誤的婚姻觀念。

誠如第39集的劇情當中所演,薛瑛質問李洪海,若是給自己三個月機會,難道不會回心轉意嗎?憑什麼夏可可就有三個月的婚姻機會,而自己沒有。這是薛瑛對自己做的最好的辯白。她才是李洪海錯誤婚姻觀念的最大受害者。夏可可通過三個月的時間,改變了李洪海錯誤的婚姻價值觀,但薛瑛從源頭上就沒有這三個月的機會。

在這部電視劇作品當中,所有的正面角色都裝出一副委屈的有道理的樣子來。唯獨薛瑛,穩穩噹噹地坐在絕對大反派的位置上。可是,當我們願意從薛瑛的角度去考慮這個問題的時候,便會發現,這部電視劇最大的反派,不是薛瑛,而是李洪海。

看明白這一點,我們就會發現,《愛我就別想太多》竟然和《甄嬛傳》是相同的,難怪兩部電視劇找的都是陳建斌老師做主演。這兩部電視劇當中,女人們之間相互“殘害”,罪魁禍首都是這個陳建斌老師飾演的男人。他掌控了“絕對的話語權”,並且利用這種權利其欺負女人。薛瑛這樣的女人,卻依舊對他死心塌地,繼而做出女人何苦為難女人的事情。

莫要指責這個世界女人多拜金,先應想想,這個世界,是不是給了女性公平的職場機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