鶴唳華亭之別雲間開播:蕭定權和陸文昔再續前緣,這一次還虐嗎?

這幾天,優酷悄無聲息地搞了一個大動作。

毫無預警的情況下上線了《鶴唳華亭》番外片《別雲間》。

惹得一眾追劇黨歡呼雀躍,時隔8個多月,蕭定權,你終於要從長州回來了。

這部由羅晉,李一桐領銜主演的古裝劇,很多觀眾記憶猶新,因為它是2019年度當之無愧的最佳虐心劇。

以至於《別雲間》開播,有彈幕說道:過了這么久,我還沒有從悲傷的情緒中走出來,如今又來虐我。

可見此劇“傷人不淺”。

其實,對於《別雲間》的開播,追劇黨是既歡喜又傷情,因為正傳《鶴唳華亭》實在是太虐人心了,擔心《別雲間》承襲了一如既往的悲劇論調,蕭定權和陸文昔終究是有緣無分。

但又按捺不住自己多情的小手,又期盼著可待不再是一句遙遙無期的空話,畢竟這是一個全新的故事。

不過,這一次大家恐怕是要失望了。

原來《別雲間》並不是講述太子蕭定權此去長州之後的故事,而是對於正傳《鶴唳華亭》中一些劇情的再度詮釋。

追過《鶴唳華亭》觀眾大體知道這部劇是一個開放式的結局,留下了無盡的懸念。

好在《別雲間》將所有的懸念通通解開,只不過“雲山蒼蒼,江水泱泱,千萬氣象,天高水長”成了絕句。

正傳《鶴唳華亭》中武德侯顧思霖戰死沙場,顧逢恩升任長州副都督,太子蕭定權奉命前去護武德侯靈柩還朝,與陸文昔一別,再無相聚。

原以為齊王就藩之後,朝中再無掣肘之人,太子蕭定權終於可以放下隱忍做回真正的自己。

不想渣爹蕭鑒又從中作梗,暗中扶植趙王制衡於他。

太子蕭定權再度淪陷於渣爹的PUA之中朝不保夕。

番外《別雲間》中五大王是繼齊王之後,太子蕭定權面臨的又一個強有力的對手。

在正傳《鶴唳華亭》中,五大王表面上看與世無爭,爹不親,娘不愛的,原來是扮豬吃老虎,希望太子與齊王相爭,自己好坐收漁翁之利。

他對陸文昔的好,從一開始就帶有特殊的目的,《別雲間》中五大王利用陸文晉威脅陸文昔充當自己的耳目,監視太子蕭定權的一舉一動。

而蕭定權為了保護陸文昔,整整冷落了她三年的時間,看著心愛之人近在咫尺,卻不得相見,這種滋味恐怕也只有蕭定權和陸文昔才懂。

而東宮主簿許昌平的身份也在《別雲間》中得到了佐證。

他的確就是珉太子的遺孤,太子蕭定權的堂哥,而在秋闈一案中,他之所以和李柏舟同流合污陷害太子,只因他為仇人之子。

後從母親那得知太子蕭定權乃是恩人之後,於是轉變立場,成為既顧峰恩之後,蕭定權又一個值得信任的人。

至於顧逢恩的結局,怕是又要讓一眾追劇黨傷心落淚,悲聲疾呼,這究竟是為什麼了。

顧逢恩一心想成為像盧尚書那樣的大儒,可是造化弄人,成了鎮守邊疆的諸侯。

父親顧思霖殉國之後,太子蕭定權前往長州,顧逢恩趁機進言:渣姑父想扶植趙王與你抗衡,太子殿下何不振臂一呼,進京勤王,如此,方可定鼎乾坤。

太子蕭定權顧念君臣大義,父子親情,不願做那不忠不孝之人,抵死不從,顧逢恩自知身犯不赦之罪,只好在太子蕭定權面前拔劍自刎,全了太子忠義。

可是渣爹疑心之重,竟將太子再度關押,顧逢恩之死成為壓垮太子蕭定權的最後一根稻草。

結局,終究是辜負了陸文昔,雖然《鶴唳華亭》原著就是以悲劇收場,但是觀眾多想這個悲傷的故事能夠在最後關頭有些許的欣慰。

可是一虐到底,難怪買了超前點播的觀眾說道:蕭定權死了,我這一年的眼淚也算是流幹了。

從此,不見君子,雲胡不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