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逆襲成黑馬!不單是羅晉、袁姍姍的功勞,配角們同樣出彩

1月10日,一部名為《江山如此多嬌》的扶貧劇上線。

該劇講述的是,由羅晉飾演的濮泉生,和袁姍姍飾演的女記者沙鷗,被調到墉城縣的碗米溪村參與扶貧,兩人和村民們一起攻克困難、脫貧致富的故事。

僅僅是前8集,該劇節奏明快,主配角故事線清晰明了,讓觀眾產生了又哭又笑的觀影體驗。

而這其中,配角們的精彩表現,也引起了觀眾們的注意。可以說這部才上線4天就能獲得五星好評的扶貧劇,以下幾個配角功不可沒。

接下來就跟大家好好聊聊這幾個配角。

1、碗米溪村唯一的教師覃獻文。

覃獻文是第一個讓觀眾們印象深刻的角色,不僅僅是因為他是唯一的教師,也因為他教書育人的方式和行為都備受感動。

學校的房子塌了,他就帶領學生們搭了一個臨時的小棚念書。

濮泉生找他有事時,他會讓他小聲點,別打擾學生們考試。

為了能儘早修繕學校,他不惜打算砍掉學校後面的樹。

他的教育理念,是讓這群孩子們能走出這座大山,開闊更大的視野。

這樣的老師,別說村里稀缺,就連城鎮裡也缺這樣的老師。

覃獻文對孩子們很溫柔,但對村幹部卻表現得極為冷漠。之所以冷漠,也是因為他對孩子們的關心。

自從學校成危房後,歷任的村書記雖然都表態一定會儘快修繕學校,但換來的只是無動於衷,所以當他聽見濮泉生的承諾時,他也第一時間諷刺了所謂的村幹部,且態度十分堅決。

濮泉生私自挪用公款修繕學校時,他更表現得“暴躁”。即使知道陳縣長要來村里開會,他會賭氣地把學校的門關上,讓陳縣長沒有開會的地方。

知道濮泉生會因為挪用公款修學校的事,會遭到處分時,他又敢於當著各位村幹部,以及村民們講出濮泉生挪用公款的真相。

覃獻文這個角色,立體之處在於他能分清善惡。作為老師,教書是他的職責,他會勤勤懇懇地教書育人;同時他也會以和老師完全相反的性格,面對那些只說話不乾實事的村幹部們。

2、《江山如此多嬌》的女二向喜妹。

向喜妹之所以討人喜歡,不是因為她有著大山姑娘們的淳樸和勤勞,更因為即使她出生在大山里,卻有著新時代女性的思想。

當親眼看見同村的么妹,遭受丈夫的壓迫時,她會認為么妹太懦弱,想讓她懂得反抗。

然而么妹卻覺得,反抗換取來的結果,只能是丈夫的挨打,離婚?是會被整個村子看笑話的。么妹和向喜妹的性格相反,她擁有著典型的、山里女人的思想。

向喜妹不會拘泥於村子裡所謂流傳下來的傳統,也不會只想不做,當遇事時,甚至能表現得非常“勇猛”。

向喜妹的未婚夫拿不出5萬彩禮錢,她會予以理解,會和家裡人商量;而遇到家裡人變卦時,她則直接喊男方搶親。你以為她這是任性,其實她只是願意站在對的一方。在她“嫁人未成功”的劇情里,確實是他的父親和哥哥不太人道。

向喜妹善於發現問題,也善於解決問題。

村里為選出村主任分成了兩派,而她的哥哥和未來丈夫恰巧成對立面,所以她清楚地知道,無論哪一方擔任了村主任,對這個村子以及對她自己而言,都是不利的。

於是她帶領村民們簽下推薦聯名信,得以讓濮泉生擁有參選村主任的選舉權。

她的魅力在於展現出嶄新的山裡女子的形象,這也是在側面告訴觀眾,雖然很多女性身處在大山里,但她們的思想絕不會被大山所局限,但凡給她們機會,她們也會創造出自己的一片小天地。

3、鏡頭不多的江書記。

江書記前期戲份並不多,但他在前8集裡的故事線,也能充分地塑造其角色的立體感。江書記可以說是另一版的濮泉生,他們都在為精準扶貧苦思冥想,不惜犧牲自己的個人利益。

最令人感動的一幕是,江書記明明有機會升職調到城中,但他卻選擇繼續留下來為村民們扶貧,而他的理由是,他進步了,但村子卻沒有。這讓觀眾們感嘆,如果現實里能有很多像江書記這樣的人,那么精準扶貧的步伐將會走得越來越快。

當濮泉生挪用公款的事,被陳縣長處罰時,他沒有固守規則,而是站在情和理之中為濮泉生找開脫的理由,並且私底下也十分欣賞濮泉生的為人處事。

因為他知道濮泉生是一個真正乾實事,而不是光流於表面成績的村幹部,而之所以他知道這一點,也是因為他本身就是這樣的人。

綜上,便是目前《江山如此多嬌》前8集裡,讓人印象深刻的角色。因為他們這些角色塑造得十分立體,所以豆瓣的評分都有五星好評,可謂是扶貧劇里的一股清流。

其實2020年,有諸多扶貧劇上線,但沒有哪部劇突出,而在觀眾們眼中,也越發產生一種固有印象,覺得像類似於扶貧的主旋律劇,都是沒有看點的,內容就像是為了完成上級布置的任務而拍的劇,但《江山如此多嬌》卻成為了眾多扶貧劇里最亮眼的存在。

所以大家不要被《江山如此多嬌》這個片名和題材所勸退,當你沉浸在劇情中時,你會深刻地感受到現實里扶貧幹部的不容易,還有那些不配合扶貧的村民們背後的故事,總之希望這部劇能出圈,劇中也能出現更多這般立體的角色,爭取成為2021年的第一部黑馬電視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