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捨得》派系鬥爭太激烈,南儷開撕南建龍,讓我看清人性的貪婪

《小捨得》的劇情真是越來越激烈了,因為南儷正式開撕南建龍了。

父女決鬥,堪稱《小捨得》的世紀大戰。

實不相瞞,為了這一刻,我等太久了。

兩人開撕的源頭是因為蔡菊英。

先說開撕背景,蔡菊英不滿南建龍義務擔任長公主的護工,當年長公主捉姦蔡菊英的場景,蔡菊英要完美復刻。

蔡菊英戰果輝煌,長公主血壓飆升,腰傷加重,南儷為此大為光火。

家宴之上,山雨欲來風滿樓。

田雨嵐認為蔡菊英登門拜訪一片好心。

南儷直接開撕,這是黃鼠狼給雞拜年。

之後,南儷一言不合就離席,蔡菊英拉南儷入座,南儷拒絕,蔡菊英摔倒。

場面一發不可收拾,田雨嵐和南建龍紛紛表示,南儷對蔡菊英動手。

南儷表示“我沒動她”。

眼瞧著南儷和田雨嵐要打起來,南建龍火力全開,與南儷正面開撕。

南建龍拋出觀點,“蔡菊英是服侍我的人,你就不能動她”。

南儷回擊“服侍你是她當小三搶來的福報”。

南建龍無力回擊,要收回南儷的言論自由 ,高喊“你閉嘴吧”。

南儷三十六計走為上,臨別前對南建龍嘶吼,“以後有八抬大轎也請不來我”。

這次開撕拍得好。

它是第一集鴻門宴的2.0版,火藥味更濃,言辭更加激烈,動作場面更加複雜,參戰人數可謂空前。

扮豬吃老虎的頂級高手蔡菊英,面對此情此景,禁不住熱淚盈眶。

1.派系鬥爭

《小捨得》第1集,南儷開撕田雨嵐。《小捨得》20集後,南儷開撕南建龍。

這是草蛇灰線伏脈千里的打法。兩者都釋放同一個信息——派系爭鬥。

想要了解以南建龍為核心的大家庭的不同派系,很有必要復盤第一集家宴。

夏歡歡參加歌唱比賽,南儷和長公主視頻,夏君山和南建龍視頻。這說明在南儷心中,長公主的地位遠高於南建龍。

南建龍邀請夏家參加家宴,南儷無法拒絕,不得不參加。田雨嵐對家宴的態度是興高采烈,花枝招展。

兩者心態不同,暗示她們水火不容。

值得一提的是,南儷和田雨嵐的不可調和,根源就是南建龍本身。

《小捨得》第一集,南建龍宴請顏家和夏家,我們就能看出這幾家人面和心不和。

田雨嵐不是省油的燈,南儷也不是任人拿捏的軟柿子。可以說,這次家宴釀成鴻門宴,是不同派系之間爭鬥的必然結果。

它們一共分為三大派系,南派、田派和孤家寡人派。

南派核心人物是南儷,成員是夏君山、夏歡歡、夏超超。

田派核心人物是田雨嵐,成員是顏鵬、顏子悠、蔡菊英。

一定不要小瞧蔡菊英,枕邊風是她的拿手絕活,有左右南建龍個人意志的能量。

孤家寡人派:南建龍。

起初,我認為南建龍是南派的核心成員。

證據1,夏歡歡拿到一等獎,南建龍開懷不已,利用自己的江湖地位,召集夏家和顏家舉杯同慶。這次家宴的主角是夏歡歡,顏家只是配角。

證據2,上菜環節,南建龍得意地說,飯桌用的是歡歡的畫,這是他的最愛。面對如此不加掩飾的岳父,夏君山顧左右而言其他,顏鵬尷尬地笑了笑。

證據3,南建龍給夏歡歡和夏超超心儀的禮物,卻給顏子悠和上一次同樣的禮物——兩者時間差不到一個月。

後來,南建龍將擇數唯一一個名額給了顏子悠,而沒有給夏歡歡。這說明南建龍既不屬於南派,也不屬於田派,他是孤家寡人派。

儘管蔡菊英給南建龍吹耳邊風,鼓勵南建龍將名額給顏子悠。但是,真正改變的並非蔡菊英,而是南建龍的自私。

蔡菊英告訴南建龍,兒女不靠譜,唯一能常伴他左右的,只有她這個“傻老太婆”。

換而言之,南建龍把擇數名額給了顏子悠,既不是為了夏家,也不是為了顏家,而是為了他自己。

只要能保護他的個人利益,南建龍可以犧牲任何一派的利益。

南建龍是家宴的積極組織者,因為家宴能讓他享受兒孫繞膝的天倫之樂。

然而,他終究不是情商巨高的端水大師,田雨嵐感受到南建龍更喜歡夏家,南儷卻為田雨嵐的騷操作不斷背鍋。

無論是南派還是田派,她們都在用自己的痛苦來兌換南建龍的幸福。

2.貪婪的南建龍

幾天前,我曾具體分析過南建龍,我提出的觀點是想要人生幸福,請遠離南建龍。

有人贊同我的分析,也有人反對,認為南建龍的自私沒毛病。

恕我很難同意這一觀點。

因為南建龍的自私自利,已經對南儷造成極大的傷害。

南建龍和長公主離婚,也能被諒解,婚姻無法繼續,離婚是天賦人權。

讓人無法諒解的是,就在南儷高考前兩月,南建龍和蔡菊英結婚。

對南儷這樣的學霸來說,高考是改變命運的重要一步,南建龍這樣做是不是太殺人誅心了。

無論是不是蔡菊英的個人意志,作為南儷的親生父親,南建龍的第二次婚禮日期,太不厚道。

不顧女兒的感受開始新的婚姻生活,在女兒成家立業後,又不斷享受外孫帶來的祖孫情,南建龍的貪婪讓人無語。

二婚之後,南建龍不改流氓嘴臉,他享受當父親的權利,卻不喜歡履行父親應有的義務。她更喜歡夏家,但他又不願意放棄南系核心人員蔡菊英給他提供的老爺生活。

他自始至終都在為自己考慮。

早在《小捨得》第一集,田雨嵐瘋狂挑釁南儷,南建龍在書房敲打南儷,我就已經看不慣南建龍了。

南儷當然有瑕疵,家宴變成鴻門宴這檔子事兒,田雨嵐才是罪魁禍首。

南建龍不是老糊塗,自然懂得田雨嵐的作精體質。她不敢敲打田雨嵐,因為她明白蔡菊英是田雨嵐的人,給田雨嵐難堪,就會傷害蔡菊英的感情,最終會傷害到自己的生活質量。

他敲打南儷,就是因為南儷是孝女,可以讓他有恃無恐。

得罪南儷,他能被諒解。

但得罪田雨嵐,蔡菊英和田雨嵐很難讓他過好日子。

南儷的悲哀是,她無法勘破血濃於水的父女情,總能為體弱多病的南建龍相逢一笑泯恩仇。她看到南建龍打過針的手,立刻冰釋前嫌,原諒南建龍將名額給顏子悠這一行為。

但是,自私成性的南建龍,總會一遍遍傷害南儷。

結語:

南儷算得上一個體面有修養的女子。

通常來講,南儷有一種“世界以痛吻我,我卻報之以歌”的聖母光環。

長公主因傷臥床,保姆不靠譜,南儷果斷用高薪炒掉她。保姆月薪4800元,以30天計算,她的日薪是160元,南儷給了300元。

對比一下找理由剋扣米桃媽工資的田雨嵐,南儷的人性光環更加璀璨。

話說回來,即便南儷和南建龍吵翻天,她將來還會原諒南建龍。

南建龍用八抬大轎請不來南儷,但南儷會自己來。

有軟肋的人未必善良,比如南建龍。但善良的人總有軟肋,因為她太善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