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平樂》:胡鬧的張妼晗知道仁宗寵她,禮貌的丹姝擔心自己多餘

看《清平樂》,徽柔對懷吉總顯得有些霸道,動不動向他提一些要求,或是問一些不是公主和下人關係的那類問題,經常弄得懷吉答不上來,或是不知道如何是好。

看起來是徽柔在擺耍公主脾氣,其實是她把懷吉當成自己人,才會有這種小霸道,這種霸道,是帶著一些撒嬌成分的,只是因為依賴和喜歡,依賴一個人,才會有胡鬧的表現。

如果規規矩矩,禮貌客氣,那才是因為陌生,因為關係不親近,兩個人關係近了,自然而然就會有情緒,有小脾氣。

就像張妼晗對待仁宗一樣,她是真心喜歡他,所以沒有其它考量,沒有把他當高高在上的官家對待,而是當成自己的丈夫,自己喜歡的人。

所以她會向他鬧,向他撒嬌,甚至是無理取鬧,也會吃醋生氣。

然而皇后丹姝對待仁宗,本來也是喜歡的,卻不敢向他胡鬧,總是講規矩,總是很陌生,那是因為不確定對方喜歡自己,所以保留了很多東西。

直到後來兩個人圓房了,敞開了心扉,丹姝也知道皇上心裡有她,才開始在他面前不那么多規矩,而是像尋常夫妻一樣什麼都說。

戀人夫妻的關係,相敬如賓也好,但是太“敬”了,也是個問題。相敬如賓的近義詞,其實就是客氣禮貌不親近,什麼事情都講個道理,那么兩個人之間的親昵可能就會減少許多。

因為真正相愛的兩個人,肯定是真性情多一些,隨意一些,如果在對方面前總要端著,做不了真實的自己,那也挺累的。

關係可能也只是一個表面關係,沒有深入到內心世界,沒有體察到彼此的真實情緒。

兩個人之間太禮貌,的確會顯得陌生,有一些胡鬧的感覺,反而代表著依賴。

如果不敢在他面前胡鬧,不敢主動聯繫,多半也是覺得自己在他那裡顯得多餘,就像丹姝跟仁宗,有一次居然半年沒有見面。

在同一個皇宮,居然忍那么久沒有見面,可想而知兩人的關係多僵,但凡有一個人主動一點,就不會是這個局面。

當然,仁宗當時應該是在寵張妼晗,而且對丹姝也是有意見的,總覺得她講規矩,在自己面前端著,沒辦法愉快相處,所以不去她那裡,帶點賭氣的成分。

而丹姝,不聯繫仁宗不去找他,是總覺得自己多餘,覺得自己只需要做好皇后,認為這是皇上希望的。

因為她不知道皇上心裡自己有多重要,總覺得他喜歡的是別的女人,所以才會即使想去找他,也忍著不去找他。

所以,

如果你發現愛人突然變得禮貌,那就要小心了,如果他一副跟你公事公辦的樣子,那可能就是不愛你了,或是已經對你死心了,距離開你日子也不遠了。

而你的愛人如果還在你身邊撒嬌撒潑、胡鬧生氣,就說明他對你是有依賴的,說明他還是信任你的,還是愛你的,對你還有期望的。

就像仁宗和丹姝,後來兩人的關係變得好了一些。因為蘇子美去世,丹姝為了他妻子、也就是自己的閨蜜,向仁宗進言。

仁宗一邊說:“你這樣算是後宮干政”,同時他又覺得很開心,因為這代表丹姝終於對他不那么陌生了,不再總是講規矩了。

而是像尋常夫妻一樣,講自己想講的話,也對仁宗有要求了,跟他有商量了,有發自內心的真心話了……

所以,

是不是真愛對方,其實是藏不住地,看對方的態度、看對方的情緒,就能察覺出來。

因此,在他還向你胡鬧的時候就珍惜,有一天他連鬧都不鬧了,那就是真的快要分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