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安諾》賀蘭茗玉看似聰慧過人,實則不如她古怪精靈

《長安諾》賀蘭茗玉(趙櫻子飾)熟讀兵法,騎射武功不輸男兒,若非她是女子,她一定能成為一名大將軍。

當茗玉成為蕭承睿(韓棟飾)的妃子後,她的智謀幫助承睿解決了不少棘手的事情。

首先,輔政親王蕭承耀好大喜功,他因多年來立下戰功無數,在蕭承睿繼位後,他就不願意聽令前往“苦寒”的寧東前線。

對此,蕭承睿心有不滿,但又礙於兩人的私交,以及蕭承耀手中的兵權,不好怪罪於他。

茗玉提出“欲擒故縱”之策,幫蕭承睿輕鬆解決了這一麻煩人。

其次,蕭承睿想一統天下,在征戰的過程中,他遇見了“實力強悍”的薛繼,從而陷入苦戰。

茗玉又再次提出“離間計”,幫助蕭承睿拿下薛繼,讓蕭承睿“王行天下”之夢至少提前十年實現。

最後,當蕭承煦拿到傳國玉璽,準備反蕭承睿時,還是茗玉發現了事情的端倪,提前送文書給承煦,避免了他們兄弟相殘的局面。

從以上種種,不難看出茗玉是一個擁有大智慧的女子,難怪她有“女諸葛”的美譽。

不過,在關鍵時刻,

賀蘭茗玉看似聰慧過人,實則不如她古怪精靈!

她就是凌蓁兒。

俗話說,世上沒有不透風的牆,在淑妃的挑撥離間下,蕭承睿疑心茗玉與蕭承煦裡應外合,“傳國玉璽”之事就是茗玉透露給蕭承煦的,幫他度過一劫。

茗玉的心腹蓁兒,在“傳國玉璽”交接前一夜,出現在大帳前,就是最好的證據。

當蕭承睿質問茗玉時,她以“無可奉告”為由,準備搪塞過去,可蕭承睿並不是一個“色令智昏”的人,茗玉越是不肯說明內情,他越發疑心她。

幸好,關鍵人物蓁兒,急中生智想出了相對完美的說辭,才讓茗玉逃過一劫。

蓁兒將茗玉的“不肯說”,描述為重感情,她因與蕭承煦、蘇玉盈夫妻從小一起長大,所以他們格外關照。

當茗玉得知蘇玉盈因嫉妒心,殘害了府中儒人時,她提前規勸承煦,以免他對蘇玉盈大動肝火,影響夫妻情誼。

對於蓁兒的說辭,蕭承睿半信半疑,但茗玉因此暫時洗脫嫌疑,也算是躲過了一劫。

有“大智慧”的茗玉,在關鍵時刻為何不能自圓其說,反而不如蓁兒靈活應變。

究其原因,有兩個:

茗玉和承煦是青梅竹馬的戀人,雖然他們早已各自嫁娶,但兩顆心並未分開,在茗玉被西齊世子所擒,蕭承睿為顧全大局,不願意為茗玉妥協,蕭承煦卻願意為了茗玉付出一切,只為她能活著。

經過這件事後,茗玉對承煦的感情又加深了不少,身為局中人的茗玉,乍一聽丈夫提及承煦,猶如被人抓住了小辮子,自然會口拙,不如局外人蓁兒機變!

蓁兒眼看茗玉周旋於承睿和承煦兩兄弟之間,她早已預料到會有被質問的一天,所以提前有準備。

總之,《長安諾》的茗玉雖為“大女主” 但她並非是一個無懈可擊之人,她也會害怕、會口拙,這樣接地氣的人設,更加可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