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瞄準》池鐵誠:狙擊手的冷麵孔下,這兩個人才是他的軟肋!

《瞄準》一劇的熱播,陳赫的形象為之一變,那個在觀眾心裡一直是搞笑存在的赤赤居然成了一個心裡眼裡只有任務的冷麵狙擊手。

相比蘇文謙的溫情,善良與懺悔,陳赫飾演的池鐵誠,則不知改悔,冥頑不化,甚至在楊之亮之死時他欺騙了蘇文謙,只為了利用蘇文謙完成任務。

楊之亮是蘇文謙的好友兼救命恩人,因為誤殺了了他,蘇文謙從此陷入了痛苦之中,並且為此事發誓永不拿槍,甚至摔壞了心愛的狙擊槍。

楊之亮救蘇文謙的同時也救了池鐵誠,也是池鐵誠的救命恩人,但他卻對楊之亮的死毫無愧悔之意。

一直以任務為生活的第一要緊事,為了任務,他甚至定下嚴酷的規定,在他們的水母組裡,如果有人負傷,不可以救助,只能讓其自生自滅,任何情況,把任務放在第一位,把組員的生命都放在後面。

在任務中,光頭的眼睛受傷,單棱正要給他用抗生素,卻被池鐵誠攔住,抗生素要留著,要為以後完成任務用保障。

哪怕單棱說光頭的眼睛要感染要保不住,池鐵誠也沒有半點妥協。

紫舒是池鐵誠的女人,他卻不管不顧拋棄她多年不給一點口信,甚至為了任務不惜傷害紫舒的父親秦鶴年,他利用自己掌握的信息,秦鶴年不能沾一點點酒精,哪怕一點點料酒也會引起嚴重的過敏反應,他做了手腳讓秦鶴年吃帶著料酒的花螺,險些要了命。

而此時,紫舒就在不遠處。

紫舒掉了手錶,在急切中險些被車撞,池鐵誠撲過去救了她,他抱著這個自己的女人,多年不曾見過面的自己的女人,只說一句“小心”,就轉身而去。

他根本不知道紫舒養育著他的女兒多年,這個盲人女子,盼著他多少年,小雪,他的女兒,又盼著他多少年。

他看著這個自己的女人柔弱而無助,卻依然不管不顧的離開,利用她的父親完成自己的任務。

如此種種,池鐵誠實在是冷血到不能再冷血的人了,簡直就是一個只做任務的機器。

他人生的意義就在那把槍上,完成任務給他成就感與滿足感。

但是,池鐵誠難道真的是一個冷血殘酷的機器嗎?

仔細看看就會明白,其實不然,在已經播出的20集裡,已經有多次顯示出了他內心的溫情,再強大的人都有軟肋,他的最大的軟肋就是蘇文謙。

這不得不從兩個人的童年說起,蘇文謙從小是富家公子,池鐵誠則是流浪孤兒,共同的愛好打彈弓讓兩個人成了好朋友,之後的戰爭使蘇文謙也失去了全部的親人,兩個人一起拜了老爹做師父,一起抓住機會出國學習狙擊手,之後一起走上了專業狙擊手的路線。

蘇文謙選擇做狙擊手一方面是本身天性對槍的熱愛,一方面是愛國主義的驅使,開始水母組合的主要任務是針對日寇和漢奸。

而後來抗戰勝利後,派發任務的軍統開始把槍口對準愛國人士,蘇文謙選擇了放下槍,做一個以木雕餬口的手藝人。

而這放下槍的過程中,兩個從小到大兄弟也就此分道揚鑣。

不同的選擇讓兩個人水火不容,卻無法抹去兩個人擁有的共同的過去。

蘇文謙在講述水母組不允許互相施救時,有人問他,有沒有人違反過規則,他沉默了很久,才說了一句:“沒有”。

他說的這句是假話,他沉默時,腦海里回憶起來池鐵誠為了救他,本已脫身的情況又折返回來。

冷血的池鐵誠,在面對蘇文謙時,卻無法做到他自己定下的冷血規定。

在醫院那場戲裡,蘇文謙三年來第一次握槍,他先是打中了光頭,又擊破了池鐵誠的瞄準鏡,在這二槍之間,池鐵誠早已發現了他,也完全有機會有能力擊中蘇文謙,但池鐵誠卻沒有射出這面對兄弟的子彈,他在後來對手下人說:“我捨不得啊!”。

池鐵誠的另一個軟肋無疑問就是小雪,在這20集裡,他還完全不知道小雪會和自己有什麼關係,但他在小雪來還蛋糕錢時,表現出了出人意料的耐心,對於他這樣的人,肯為了一個陌生小女孩,遲到了自己的會議,是難得一見的,而且這不過是一個陌生的孩子,甚至不是一個乖巧的孩子,她打穿了店裡的玻璃,偷拿了店裡的蛋糕,也打壞了他親手做的白雪公主蛋糕。

後來,池鐵誠為了尋找蘇文謙的社會關係蹲守在蘇文謙的房門,帶走了夜晚來來蘇文謙的小雪,我看到這裡,和蘇文謙一樣是充滿了擔心的。

池鐵誠是冷麵冷心人,他不知道小雪的身世,他會怎么樣對待這樣的一個陌生的孩子?

然而,一切可怕的構想都沒有發生,他甚至背著小雪,像一個父親一樣,為了小雪睡夢中的一聲“爸爸”,他破天荒的陪小雪睡在了床上,他的狙擊手生涯里,恨不得睡覺都睜著眼睛,一直都是睡在地板上以耳朵貼著地板,防止睡夢中出現任何動靜。

而為了小雪,他破例了,他這樣嚴格自律的人竟然為了一個陌生的孩子,放棄了多年的習慣,而且睡得特別踏實,竟然睡過了頭。

之後竟然什麼也沒有發生,他就放任小雪自由的回了家,他帶走的目的是什麼?是調查蘇文謙的社會關係,小雪的謊言豈得騙得過老奸巨猾的他?

我覺得這裡存在一個不合理的情況,也意味著這裡是暗示著在未來的劇情里,小雪絕對是池鐵誠的軟肋。

池鐵誠這個冷麵冷心人,冷麵孔下的冷心腸也有著溫情的一面,相信在以後的劇情里,兄弟二人的對決,和紫舒小雪母女的見面甚至相認,一定會有更複雜的情節來塑造這個人物形象。

這應該是一個複雜的飽滿的人物形象,讓我們拭目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