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明成掉的粉要從《暗黑者3》里漲回來,郭京飛強的不止是求生欲

  納蘭驚夢/文

  一部《都挺好》帶火了一眾好演員,也讓觀眾與網友實力親歷了郭京飛求生欲到底有多強?播到蘇明成暴打蘇明玉之前,郭京飛就已經瑟瑟發抖在微博告饒,並且堅決劃清與蘇明成之間的關係;

  劇情播到蘇明成還沒從看守所放出來,他自己就先放出了自己四張挨打圖以平“民憤”。

  不過即便如此,依舊有網友氣憤難平的表示“不原諒!氣得我想連雷佳音一起打”。

  都說忘記一段感情最好的辦法就是開始一段新戀情,以此類推,要讓觀眾忘記自己上個角色犯下的累累“罪行”,最好的辦法便是帶給觀眾一個新角色。

  而就在蘇明成前往非洲的第4天,他便改名換姓成“羅飛”,悄然潛回國內組建特偵組,與神秘暗黑者Darker鬥智鬥勇。這部由企鵝影視、慈文傳媒出品,視驪製作、靈河承制,毛鯤宇總執導,楊龍、邱晧洲導演,張鳶盎、湯祈岑擔綱編劇,郭京飛、李倩、魏千翔領銜主演的超級網劇《暗黑者3》自騰訊視頻開播以來,無論是從劇集播出的口碑還是點播量來看,各方面的表現“都挺好”。難怪有網友戲言,郭京飛因蘇明成掉的粉,都要靠羅飛扳回來了。

  要說刑偵題材向來是網劇偏好的類型,自網劇盛行以來,這一領域並不缺乏精品佳作,而14年播出的《暗黑者》系列可謂是這一類型網劇中的佼佼者。此番暌違近四年回歸,儘管部分角色演員略有調整,但依舊延續著前兩部作品整體風格的《暗黑者3》還是有著許多可圈可點的地方。

  劇情故事不“漂”著

  截至目前,《暗黑者3》共播出了十二集六個案件。值得注意的是,這六個案件題材的選擇都頗有深意,分別涉及了“社會仇富心理”,“高利貸卡奴”,“整容依賴症”,“未成年人性侵”、“父母強權教育”和“遊戲沉溺症”等當下現實發生著的社會病,客觀反映著當下社會存在的陰暗面

  譬如在第二個故事《寄生人間》里,原本就深受高利貸毒害的許悠伶試圖冒名頂替別人身份來開始新生活,萬萬沒想到表面光鮮亮麗的白領竟然為了維持虛榮的體面生活,竟然是已經欠下巨額卡債的卡奴,甚至已經在自己的電腦里留下了遺書。那句“他們怎么敢欠那么多錢”的質問,同樣是敲打著深陷各種套路貸、網貸深淵中的普通人。

  在第三個故事《皮囊》里,影星阮星彤和網紅張末末通過網路直播帶貨劣質玻尿酸,導致了許多貪便宜的愛美女性毀容,卻又由於心理作祟不敢報警,而是與醫院私了。

  這些似乎都曾在社會新聞中見過的故事,構成了《暗黑者3》的獨特之處:它不止是為懸疑而懸疑的故事設定,而是用懸疑直刺社會痛點,每個故事幾乎都能在現實生活中找到影子。劇集抽絲剝繭的過程滿足了懸疑探案的快感,更發人深思的則是這些悲劇背後的拷問。正如總製片人所言,《暗黑者3》是一部刑偵包裝下的社會倫理劇。

  人物角色不“端”著

  人物角色是構築劇集的基石,在各類懸疑刑偵題材劇中,不乏有些玄乎其神的角色塑造。不要問元芳怎么看,至少納蘭覺得某些在主角光環下頻頻開啟上帝視角的角色,難免讓人心生懸浮之感。

  好的角色,應該如同劇情一樣接地氣。刑偵破案自然不是憑藉一己之力就能完成的工作,至少需要見微知著的法醫、無所不能的計算機人才、適時賣體力的外勤以及在越來越多影視作品中都會出現的犯罪心理分析師等等,《暗黑者3》里的特偵組也並不例外,只不過看起來成員們更加奇葩。

  譬如始終把“活人就是麻煩”掛嘴邊的暗黑御姐梁音,就是個黝黑的哥特妝容和重到令人髮指的口味相結合的怪咖,甚至還官方吐槽“為什麼這季梁音這么多外勤”。

  譬如脾氣有些粗曠的熊原,雖然被官方認定是比恐怖分子還恐怖的爆裂刑警,但在與成員相處時的中二程度,生動詮釋了“頭腦簡單、四肢發達”。

  譬如處女座尹劍痕跡學專家,在組裡一直靠賣萌活著智商時而線上時而潛水。

  當然還有曾經黑掉警局的網路傳送自己推薦信的技術宅曾日華。

  所以當特偵組成員聚在一起時,除了全身心投入破案以外,時不時秒變德雲社專場。這些逗逼的存在,確實能夠緩解下被過於真實的慘烈案發現場所凝固的氣氛。

  主演郭京飛不“渣”著

  《暗黑者3》開播時,主演郭京飛無疑經歷著演藝生涯人氣高峰。有不少沒有看過前兩部的觀眾,就是衝著郭京飛開始追起了《暗黑者3》,而郭京飛也沒太讓觀眾失望。

  相較於《都挺好》中角色前後的成長變化,郭京飛在《暗黑者3》飾演的羅飛則是性格穩定,延續著充滿正義感但分分鐘逗逼的角色設定。從來不喝飲料只喝優酪乳,凡喝必留奶鬍子的習慣絲毫沒變。

  與二隊長相愛相殺已經成為保留節目,兩人互出腦筋急轉彎的那一幕也將人物個性展示得淋漓盡致。羅飛給出答案的那一刻,眉目里透出的戲謔讓人忍俊不禁。

  沒事懟下特偵組成員,耍賤賣萌又搞笑詼諧如同家常便飯,何況他還是屬於“瘋起來連自己都放過”的類型,由於這個角色有著中度分裂兼內傷,所以經常會跑出另外一個人格與本尊同框,兩個羅飛互相嘴炮的場面,也算一景了。

  實際上,秉承著“法律是唯一的準則,任何逾越法律的人都只能是罪犯”原則的羅飛,也有悲天憫人的一面。譬如在《寄生人間》里,面對那個因原生家庭之禍淪落至火坑的女孩被捕時不可捉摸的微笑,羅飛的神情是凝重、是沉痛。弱者在困境是只能束手就擒?是奮力抗爭?是向更弱者蠶食?羅飛和電視劇留給觀眾了巨大的思考空間。

  但,大概就連郭京飛自己都覺得太過繃著自己觀眾都不習慣,更多時候他還是依舊延續著他清奇的演技風格。畢竟,誰會看這樣一張臉賣深情款而不笑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