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秦賦》呂不韋誅殺嫪毐,秦王急忙阻止,此舉真是無毒不丈夫

“大膽!我乃長信侯,無太后詔命,誰敢動我?”

《大秦賦》中呂不韋察覺嫪毐坐大,並且有超越自己的可能性,同時其野心大到要弒殺秦王政,試圖把自己苦心經營的一切給毀掉。

於是呂不韋下令自己親信樊於期當街攔下嫪毐馬車,強行押送嫪毐回相府。嫪毐見自己被攔,起初他是大怒,痛斥“大膽……”。

不過呂不韋已經決定除掉他,樊於期對此很清楚,他也不再客氣,強勢道:什麼東西,你就是一個趕車的,當初相邦好意收留你,你不識好歹,胡作非為,今日押你回府,聽相邦發落。

隨後嫪毐就被呂不韋五花大綁的跪於自己面前,不過嫪毐始終不服軟,當呂不韋追問他是否勾結東方六國勢力圖謀不軌,嫪毐矢口否認。

“我沒有、我不招”

呂不韋見狀,冷冷說道:嫪毐,你曾是相府中人,我就用家法懲戒你,把他勒死。

見呂不韋是動真格,面對死亡的威脅,嫪毐半威脅、半請求道:呂不韋,是你讓我進宮的,你現在還要殺老子。

也就在嫪毐剛喊完,呼吸快結束時,秦王政得知訊息急忙趕到,且非常急切的對呂不韋說:您如此做該如何跟太后交代。

秦王說話的時候表現得非常純,感覺就是一心為太后想一樣,而這樣的秦王政對於呂不韋來說是晴天霹靂。

此時的秦王政若是真不知情嫪毐的行為有多惡劣,出於維護母親權益而出手,呂不韋會把秦王政當一個有情有義的好王,一個能為母親出頭的好兒子。

但是《大秦賦》中嫪毐的罪狀已經弄得滿城風雨,甚至秦國王族公然在朝堂揭露過嫪毐,因而要說秦王一點都不知情,根本不可能。

知情還不動手,還一味的忍讓,甚至還要幫嫪毐活命,除非秦王政真的是昏庸無能之輩,否則那就是秦王政在布一盤大棋,而這盤期的打壓目標不出意外就是呂不韋。

因而當秦王政在外展示中越是表現出對嫪毐嚴重性的不知情,越是要呂不韋的命,暗示著秦王政不想給呂不韋糾錯的任何機會。

《大秦賦》中呂不韋殺嫪毐的時刻,嫪毐本身其實已經不重要,他的生死並不是他個人的生死,而是呂不韋的生死。呂不韋面前看著有點“傻白甜”的秦王政正在等嫪毐犯下不可收拾的大罪。

呂不韋,是你讓我進宮的,你現在還要殺老子。

嫪毐若犯罪最抓,拔出蘿蔔帶出泥巴,呂不韋雖然已經對嫪毐失控,但是嫪毐之罪,嫪毐對秦國的傷害,追根溯源就是呂不韋送嫪毐進宮。

當嫪毐被清洗,呂不韋的好日子也到頭,嫪毐這個呂不韋親手培養的假太監成為呂不韋身上的定時炸彈。當呂不韋想拆掉時,秦王政沒有想給他機會,就算犧牲尊嚴,他也要呂不韋無處下手。

無毒不丈夫,秦王政寧可背著昏庸的罵名也要讓嫪毐活下去,並讓其繼續瘋狂,最終把自己燃燒殆盡同時將呂不韋給帶走。

在秦王政的眼中,嫪毐可能是呂不韋最後的弱點,若他被排除掉,真的不知何時秦王政自己才可以稱王,成為秦國真正的掌舵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