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風華:若薇之於朱瞻基到底是怎樣的一種愛情

若薇之於朱瞻基到底是怎樣的一種愛情?

敲下帶著這樣疑問的一串字時,眼前立刻浮現出若薇那張穩重克已的臉。突然感覺,若薇對於朱瞻基似乎是沒有愛情的。

記得朱亞文接受採訪時也曾發此疑問,他說,朱瞻基其實也在想,若薇對他是否有愛?

看來這是一個開放性的問題,不僅觀眾沒有看明白,就連角色本身也是沒能透徹。只能大家各自揣摩,各自理解。原本,愛情就是難解。

一路走來,若薇從一個反賊身份接近朱瞻基到兩人被指婚再到喜結連理,患難與共。若薇始終知禮儀、守規範、不逾矩,她似乎從當年進宮給朱棣認真的行跪禮,稱臣妾之後,就與原來那個神采飛揚的,真性情的若薇告了別。

彼時,她與朱瞻基初識。那時的她有種江湖俠女的恣意,當然她心中有深藏。

棋逢對手總會惺惺相惜。巧了,她與朱瞻基最初相約的騎馬射箭,茶樓小敘原來不過是互相利用,相同的套路而已。

但也終究是郎有情,那時可能妾無意。

說到這裡時,這條感情線有所不解。

若薇最初的確利用朱瞻基,但也分明感覺到她春心萌動。可是後來才猛然發現她早已與徐濱愛意深濃。

有時的確會有無奈。家國情懷裡,常常犧牲掉的就是兒女情長。所以,若薇自從與朱瞻基確立了關係以後,她反倒收斂起了原本屬於自己的鋒芒、個性。從而變成了一個更合規範的朱家媳婦。

但是,後來朱瞻基把如意給了善祥,她沒有惱怒;幫當年病中的公公朱高熾批閱奏摺,她也從不埋怨;等待朱瞻基沙場歸來,若薇真誠祈禱;朱瞻基失意、受傷,她同樣精心料理並開導、勸諫......

可是這一切的一切,怎么看都是她在盡一份職責,守一份婦道。之於所有靖難遺孤,她需要用自己來換取多數人的平安,這是她的大義,她的職責;之於朱瞻基,她持一份感恩之心,回敬當年不殺之恩,還給予她無尚榮光與富貴,這是她的良善,她的婦道。

這些若薇都懂。她是一個深明大義,並能高瞻遠矚的女人。

然而,這些好像都與愛情無關。

愛情會讓一個人情不自禁的熱烈。所以,你看她第一次與徐濱約會時,她曾要求徐濱帶走她。後來,徐濱被朱瞻基派去出海送行時,她又再次說“不走不行嗎”?

對於一直穩重克已的若薇來說,或許她的熱烈也只能如此了。但回看她與朱瞻基的相處,似乎鮮少漣漪,更多的像一對合作夥伴。至少,若薇表現如是。

而徐濱,才是她心中愛情的樣子

當時,朱瞻基死前是要求若薇陪葬的。若薇有掙扎,但她還是同意了。可那一定是禮節之內,無關愛情。

看到那個情節時,有許多觀眾也在疑問,若薇是真的不愛朱瞻基嗎?如果不愛,就會很心疼這個用心良苦的男人,畢竟姐妹二人都不曾真心,實在是枉費他痴心一片。

確是一個痴心深情又心胸開闊的男子。朱瞻基免去了若薇的陪葬,還她一個鮮活的生命。

朱瞻基駕崩以後,9歲的太子朱祁鎮登基。若薇升級成太后。有這樣一個鏡頭,她與小宮女批閱奏摺時,竟然給小宮女臉上畫虎,並且少女天性回歸,兩人嘻鬧起來。這是若薇進宮以後從未有過的表現。

這個戲碼,絕不單純是活躍氣氛這么簡單。

那么,這時的若薇我相信她在逐漸放飛與回歸。這時的她也與真正的自己越走越近。

想來,生而為人,總有諸多無奈。被條索束縛,被框架圈禁,甚至被道德綁架。或許在這個過程中,會失去愛情、丟掉朋友,甚至只能一個人泅渡。但,不被邪惡蠱惑,不為偏私屈從,便是維護了生命中最昂貴的尊嚴。

若薇就是這樣的一個女人,她沒有丟失本真,也始終是為了別人而活。當初,是為了所有靖難遺孤;嫁給朱瞻基以後,便是為了朱姓皇家;再後來,則是為了兒子的天下。可是,生命中最珍貴的愛情,她錯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