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動物管理局》中,細思極恐的兩集,你注意到了嗎

最近劇荒,偶然點開了《動物管理局》,一看之下居然讓人慾罷不能,很是驚喜。可惜更新的太慢,只能懸著一顆心進入漫長的等待了。

動物管理局

反正我是一看到這幾個人,都想笑。裡面還有個“水熊蟲”,每天各種自殺,老也死不了,成了劇里的常客,也成了劇里的一大笑點。其他每個故事裡出現的“打醬油”的配角,也沒有發生特別違和的,而且有個故事裡,“蚯蚓精”會分身,一人分飾兩角,也是十分精彩,演技出色。

郝運和吳愛愛接到一起案件,蚯蚓精許智死在自己家中,因為現場只有許智的血液,加上得知許智老公出軌,所以大家以為許智是想不開抑鬱了所以自殺的時候,無意發現了許智的音樂學院錄取通知書。

從而得知原來有兩個許智,一個在本地結婚生子,讀師範學校畢業,一直在父母身邊。而另外一個則一直在北京改名叫胡笑,即使從音樂學院學成後卻沒有拿畢業證書,還輾轉北京很多小酒吧賣唱為生。

於是郝運猜測許智憑藉自己是蚯蚓的特質,把自己一分為二,然後每個分身都成長為獨立的人,但是追求自己夢想的那個卻過得不好,所以心有不甘,回來殺掉那個安於現狀的許智。

不過郝運他們抓回這個在北漂的胡笑時,胡笑向他們描述了完全不同的事件經過。原來當年的許智在面臨愛情與夢想的抉擇中為難,於是做了一個重大決定,就是把自己一分為二,然後一個去上學追求夢想,一個在本地陪父母男友組建家庭。

兩人還隔一段時間換一下身份,這樣讓兩個人都體驗不同的人生(說實話這種特質真的很適合選擇困難症)。 但是許智在結婚生子後就覺得北漂太累了,於是也沒再提出和胡笑交換身份,而胡笑因為很喜歡音樂,即使在北京生活過得拮据,也依然甘之如飴。

後來同樣選擇了美滿生活的許智,卻遭遇了丈夫出軌,所以她又羨慕胡笑自由自在的生活,想和胡笑再次交換身份,但是這次胡笑拒絕了。於是把胡笑視為自己所有物的許智,想要一刀結束胡笑性命,取代她的生活,然而爭執中許智刺中自己,但是許智卻乾脆想要自己再次分身,但是失敗了。

而胡笑在提供證據的時候,說自己有個一開始唱歌就會錄音的習慣,然後放了一段自己和許智爭執時候的錄音來證明清白,郝運他們聽完後也相信了她,吳愛愛最後還幫助她獲得合法在北京的身份。

但是事實真的如胡笑說的那樣嗎?有些觀眾提出疑問,因為死的許智根本就是胡笑的原身,兩人無論血液DNA都一模一樣,而且聲音也一樣,如果胡笑提前錄音好,自己用不同的語氣錄一段音也不是做不到。

甚至可以假設死的壓根不是許智,而是欲取代她的胡笑,那么也是完全可能的,畢竟中間發生什麼誰也不清楚,真相只有活下了的這個才知道,其他人只能聽信她的證詞和證據。

當然如果猜想的一樣的話,那么這兩集久真的太細思極恐了,不過除了這些之外,小海有一點沒有看懂,那就是在這兩集頻繁出現的胎記鏡頭,本來以為胎記是用來區分分身和本體的,可是最後卻發現兩個人都有胎記,對此不知道大家認為這些鏡頭有什麼深意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