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挺好》一家五口誰才是最大的壞人,蘇明玉最應該提防誰

文/馬慶雲

3月14日,隨著電視劇《都挺好》播出第25和26集,蘇家兩代五口人的故事基本進入了高潮階段。剛剛經歷了哥哥蘇明成暴打妹妹蘇明玉的劇情,各方反應也全部呈現出來。對於觀眾來講,這一家五口人,誰才是最大的壞人,算是“一千位觀眾有一千個哈姆雷特”了。

蘇母算不算做壞事的人?

蘇母的劇情已經在《都挺好》的前幾集當中便結束了。這是一位最早領便當的演員。對於蘇母的評價,我相信不同年齡的觀眾會有著截然對立的觀點。青年一代的觀眾,尤其是女性觀眾,估計大多數都是對這個蘇母的形象嗤之以鼻的。她重男輕女的所作所為,確實激不起青年觀眾的認同。

不過,很有一批中老年觀眾,尤其是女性觀眾,對蘇母這個角色是又愛又恨的。恨的一面,自然是她對劇情主人公蘇明玉的所作所為真的很可惡。愛的一面,則是不少中老年觀眾可以從角色身上看到自己的影子。有時候,為了生存,只能暫時犧牲閨女的利益,而更多的時候,這種犧牲,一犧牲就是一輩子。

蘇母是愛自己的兩個兒子的,甚至於為兒子也犧牲了自己的一切。她認為,女性就理所應當地為男性親屬犧牲一切。在重男輕女的世界裡邊,最被不公正對待的母親,竟然第一個不公正對待了自己的閨女。這是看似後現代實則一直在持續發生的事情。

蘇大強是真的蔫壞。

蘇大強是否認同媳婦對閨女“價值”的犧牲呢?他是認同的,只是一直裝出老好人的樣子來,讓蘇母充當這個壞人,他甚至於多次從中假惺惺地調和。這是一個軟弱的男人,他不僅因為自己的軟弱而被媳婦壓榨了一輩子,而且也充分享受了這種軟弱,一切的錯誤,都讓蘇母一個人背了,自己依舊充當著老好人。

媳婦去世之後,蘇大強的壓榨者與保護神消失,他開始圓滑地面對子女,在三個子女之間尋求一種自己期待的平衡感,讓兒女們相互制衡,從而自己從中漁利。他善於用多面的偽善了面對不同的子女。而對於蘇明玉,他是不敢正面對抗的,雖然有過多次示好,但終究沒有真誠可言。而對於次子蘇明成,他的示好,也不過是建立在防守基礎之上的,表面上不能得罪,背地裡一定要防著這個兒子。

蘇大強是一個典型的悲劇性人物,他的壞,與蘇母正好相反。蘇母以剛強的姿態去作惡,而蘇大強,則是以軟弱老好人的姿態去蔫壞。而蘇大強的人生價值觀,只有自己過得更好,更體面。這種體面的來源,則是對三個子女進行平衡感的建立。

蘇明成是骨子裡邊冒壞水的人。

這是一個被溺愛出來的沒有實際能力的男人。蘇母的強勢,造就了蘇明成在工作能力上的弱勢。他善於討好女性,從母親,到妻子,再到女老闆,但他討好之外,很難拿出實質性的建設能力來。這種人,在生活當中短暫相處,將是非常溫暖的角色。一旦深入相處,便會發現,其個人能力嚴重不足,價值觀念也先天畸形。並且,骨子裡邊,蘇明成是瞧不起女人的。

他在以一種瞧不起女人的方式,掩蓋自己吃了一輩子女人的基本事實。小時候,依靠母親,沾妹妹的便宜。長大了,依靠妻子沾家庭生活的便宜,依靠妹妹的財力沾贍養老人(送終老人)的便宜。這些便宜,又必然以“瞧不起”女人,尤其是“瞧不起”蘇明玉為前提的。

蘇明玉是蘇明成精神懦弱的一面照妖鏡。而這面照妖鏡,在蘇明成打蘇明玉的第24集當中,得到最大化地彰顯。蘇明成的壞,來自於自己被母親豢養出來的懦弱,而他是記恨這種懦弱的。蘇明玉,在蘇明成那裡,又是另一種形式的母親。

蘇明哲是假裝好人的壞人。

如果說蘇明成的壞人,是寫在臉上的,那么,蘇明哲的壞,則是刻在心裡的,而且當事者本人也不承認自己壞,甚至於一直懷著好的自我期許在做壞事情。現實生活當中,我們最不缺乏的,便是這種偽善的老好人。這位大哥,便宜占盡,最終考學遠走,但依舊抱著一個家庭團結的固有念頭,並且拿這個念頭和稀泥。

如果說蘇明哲要給父親買房是好人證明的話,那他那種無原則的好,則直接傷害了自己的妻子與孩子,直接縱容了壞人蘇明成,欺負了主持公道的妹妹蘇明玉。真正的好人,不是錯誤發生之後勸受害者平和的那個,而是在錯誤發生之前,便敢於旗幟鮮明地站出來,呵斥即將犯錯者的人。

在14日播出的劇情當中,蘇明哲勸被打的蘇明玉算了,刪除了視頻吧,畢竟還是一家人。我看到了蘇明哲最大的醜陋!作為大哥,不是這個時候出來和稀泥,而是弟弟敢打妹妹之前,就呵斥這個弟弟,甚至於用自己的威嚴震懾這個弟弟,讓他不敢越雷池半步。把自己偽裝成好人的壞人,是最值得警惕的壞人。蘇明哲便是一例。

面對這樣的家庭親情,蘇明玉在第25集當中,最後選擇了讓石天冬幫助刪除視頻。這是一種有底線的和解。蘇明玉身上帶著正常人應該遵循的基本行為原則:增加自我能力;對以親情名義作惡的行為與行為人說不;寬容的前提,是你要認識與坦白自己的錯誤。多一點蘇明玉,少一點蘇明哲和蘇明成,才是最好的。可惜,我們很多人都做著蘇明哲的角色,假裝好人真裝蒜。我帶頭自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