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娘惹第33集

第33集:黃玉珠為救月娘被羅伯張強暴 月娘放棄跟陳錫逃婚機會回黃家

請選擇集數

收起

黃玉珠摸黑來到秀鳳的枕頭邊拿走鑰匙,然後躡手躡腳躲過守在門口的丫鬟,悄悄打開月娘的房門,讓她去火車站找陳錫,月娘擔心連累黃玉珠,黃玉珠根本不在乎,月娘和她依依不捨拜別,然後一路小跑趕往火車站。

外面電閃雷鳴,羅伯張睡不著,他悄悄出來找月娘,黃珍珠出門正好看到他,就緊隨其後跟來,黃玉珠剛想回自己房間,突然看到羅伯張遠遠走來,黃玉珠嚇得趕忙躲進月娘的房間,羅伯張錯把黃玉珠當成月娘,想強暴她,黃玉珠拚命掙扎,看到黃珍珠在門外站著,就大聲向她呼救,黃珍珠被眼前的一幕嚇傻了,想起秀娟讓她努力爭取幸福的話,就對黃玉珠的呼救置之不理,羅伯張強行把黃玉珠拖到床上實施強暴。

月娘一口氣跑到車站,老遠就看到陳錫在站台徘徊,月娘欣喜若狂,不顧一切跑過去,當她距離陳錫不遠的地方,突然意識到自己太自私了,她這樣一走,不但連累了黃玉珠,天蘭,和阿桃,就連陳老太太也會對她恨子入骨,月娘不能為了追求自己的幸福枉顧大家的感受,她一下子陷入兩難。

月娘越想越不安,連夜趕回黃家,突然看到羅伯張從她的房間出來,黃玉珠躺在床上昏迷不醒,月娘嚇得大聲呼救,死死抓住羅伯張,苦苦逼問他對黃玉珠做了什麼,傭人們聞訊趕來,月娘讓金花去喊秀鳳,羅伯張得意洋洋拿出一筆錢扔在地上,口口聲聲稱她本來是來找月娘的,結果便宜了那個丫鬟。

黃珍珠目睹羅伯張強暴黃玉珠,她嚇得六神無主,連夜來找秀娟求助,她覺得這一切都是一年害的,秀娟覺得這一切都是因果報應,即使黃玉珠的清白被糟蹋,黃珍珠也沒有機會嫁到陳家。秀鳳下令把月娘關起來,月娘心裡充滿自責,覺得自己害了黃玉珠。

秀鳳把黃玉珠接回房間,她一直昏迷不醒,秀娟建議送醫院救治,桂花堅決不乾,擔心壞了黃家的名聲,黃珍珠把一切罪責都推到月娘身上,天蘭給黃玉珠鬆開薑湯,被秀鳳臭罵一頓,桂花決定以牙還牙,讓秀鳳找幾個男長工去強姦月娘,黃珍珠主動請纓去找人。

男長工衝進月娘的房間,想對她進行強暴,阿桃拎著菜刀衝進了和他們拚命,月娘奪過猜到,一心想尋死,兩個男長工嚇得一溜煙跑走了。黃玉珠終於醒了過來,她不吃不喝也不說話,就瞪著眼痴痴地望著天花板,秀娟對她好言相勸,勸她摒棄女人要保持貞潔道德枷鎖,只要心靈純潔,一切都是清白的,秀娟鼓勵黃玉珠化悲憤為力量,去控訴反擊那個對她施暴的男人,秀娟答應陪黃玉珠去警察局報案,要讓羅伯張接受法律的制裁,才能避免更多的人被害,秀鳳堅決不同意去報案,強行把秀娟攆了出去。

羅伯張被關在黃家的倉庫,他氣得大發雷霆,黃天寶偷偷給他送來吃的,羅伯張卻不領情,他只不過是酒後強暴了一個丫鬟,揚言要控告黃家濫用私刑,非法囚禁,還要取消黃家的代理權,黃天寶只好承認他糟蹋的是黃玉珠,羅伯張也不以為然,還埋怨黃玉珠不該去傭人的房間,逼黃天寶打開門把他放出去,黃天寶說明父親已經派人去請他的父親查理張來處理此事。

第二天一早,劉一刀被迫換上一身西裝,還簡單化了妝,他拿上殺豬的砍刀去迎親,迎親的隊伍吹吹打打來到黃家。金花一早帶人把月娘趕出門,把她的行李全部扔到街上,抱起菊香留下的娘惹蓋盅就要扔出去,阿桃趕忙搶過去,把娘惹蓋盅交給月娘。

劉一刀來到黃家,看到大門緊閉,就讓人去砸門,金花帶劉一刀來到後門外,月娘抱著娘惹蓋盅在發獃,媒婆質問金花,金花一口咬定月娘不是黃家人,從此以後不許再進黃家門,劉一刀氣得暴跳如雷,不許任何人欺負月娘,下令把黃家一把火燒了,月娘趕忙制止劉一刀,媒婆讓劉一刀背起月娘上婚車。劉一刀剛想帶著月娘回家,看到陳錫堵在前面,逼劉一刀把月娘放了,劉一刀堅決不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