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娘惹第39集

第39集:羅伯張派黃天寶加害陳盛 月娘新加坡推銷燕窩舉步維艱

請選擇集數

收起

黃天寶想去陳功的公司上班,結果就讓他做一個小職員,黃天寶賭氣不乾,羅伯張聽說此事就極力拉攏黃天寶,口口聲聲要開一家銀行,讓黃天寶做副總經理,陳功也想開銀行,陳家一向和英國人關係甚密,羅伯張擔心比不過陳功,又聽說陳錫傷勢痊癒,如果陳錫出院幫陳功,陳家就如虎添翼,羅伯張更沒有勝算,他派羅伯張想辦法阻止陳錫出院。

陳盛從破產的峇峇娘惹家族收購了很多寶貝,都放到古玩店出售,他拿來一個峇峇瓷罐向陳錫炫耀,向他透露月娘根本沒有和劉一刀成親的好訊息,陳錫迫不及待想出院去找月娘,黃珍珠聽到這一番話,氣得大發雷霆,口口聲聲稱她才是陳錫名正言順的妻子,不許他們再提及月娘的名字,陳錫被黃珍珠聒噪地心煩意亂,再次暈倒昏迷。

黃珍珠回家向黃美玉訴苦,黃美玉埋怨她太心急,還把陳盛數落一頓,埋怨他不該把月娘的訊息告訴陳錫,陳錫滿不在乎,和黃美玉據理力爭,黃美玉賭氣把陳盛帶回的瓷罐摔得粉碎,還控訴他在外養女人開古玩點,陳盛一再強調他和石燕子是朋友,黃美玉發誓決不能讓黃珍珠重蹈她的覆轍,也決不能讓陳錫變成他。

月娘和阿桃帶洞燕來到新加坡,首先來到他們一家三口當年住的地方,月娘觸景生情,想起了當年陪著母親菊香賣娘惹糕的情形,心裡百感交集。月娘和阿桃住進酒店,然後一家一家上門推銷洞燕,因為是未經處理的燕窩,商家出價太低,月娘討價還價,最後還是一單也沒有成交,月娘不放心把燕窩放在酒店,就讓阿桃抱著那個大箱子出去吃飯,月娘無意中得知中間商壟斷了市場,經銷商串通好了壓低收購價,月娘不甘心,發誓要三倍價格賣出這些燕窩,才不枉大傻和兄弟們上山採摘的辛苦。

月娘和阿桃正在路邊吃麵,突然警察追一個搶了同樣箱子的小偷,小偷慌不擇路,就把箱子扔在月娘身邊跑走了,阿桃嚇得飯也不敢吃,抱起箱子就和月娘回酒店,阿桃到了酒店才發覺拿錯了箱子,裡面除了衣服和書,還有一大筆錢,阿桃想把這筆錢留下,就當燕窩賣了好價錢,月娘想把箱子還給失主,阿桃不捨得,月娘堅持要去警察局找失主。

保羅來警察局找自己的行李,發現箱子裡是燕窩,他心急如焚,可警察都不會英文,根本聽不懂他的話,保羅心急如焚,月娘及時趕來,確認保羅就是那個箱子的主任,讓阿桃拿進來還給他,保羅拿出裡面的護照和證件,月娘確定無誤就還給他,保羅千恩萬謝離開,月娘想警察要那一箱燕窩,警察謊稱沒有見到,讓月娘回去等訊息。

保羅回來感謝月娘,確定那一箱燕窩就在進警察局,他帶月娘來警局討要,警察堅決不給,沒想到保羅是律師,他站出來作證,證實燕窩就在警察局,警察被逼無奈只好把燕窩還給月娘。羅伯張在外面花天酒地,醉生夢死,回家對黃玉珠百般凌辱,口口聲聲稱黃金誠和黃天寶設計把他騙到家裡,黃玉珠勾引他上鉤,羅伯張透露了黃天寶要加害陳錫的訊息。

黃美玉來醫院看陳錫,苦苦規勸他接受黃珍珠,黃珍珠不顧陳錫病危毅然決然嫁到陳家,陳錫堅決不承認這段婚事,還要查明黃玉珠嫁給羅伯張的真相,黃美玉苦口婆心勸說陳錫體諒黃珍珠的付出,陳錫頓時啞然。黃美玉勸黃珍珠去醫院看看陳錫,在他面前裝可憐博同情,一定能把陳錫的心爭取過來。黃珍珠投其所好給陳錫送來兩本書,趁機向重新表明心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