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衣無縫第2集

天衣無縫劇情選擇

關閉

第2集:貴翼見到資歷平 朱惠兒刺殺資歷安

那群人盤問起了貴婉,資歷群都替她回答了,說她是自己的太太,自己叫劉品超,身份都編好了,身份證也早就準備好了,那群人看到身份證,又得知資歷群認識什麼松本一郎,態度立馬轉變,前倨後恭的樣子讓人作嘔。等那群人離開後,趁人不備貴婉突然拿刀劫持了資歷群,雖然資歷群幫了自己,可他肯定不是一般人,資歷群也不瞞她,因為他就是貴婉的新上線,資歷群告訴她在哈爾濱中國人是不吃大米和白面的,也正因為如此,那群漢奸才看出了端倪,貴婉是被救走了,可她的同伴卻被打死了。

如意嬸還在貴翼那裡,副官很好奇,資家好歹也是大戶人家,怎么還要小少爺去打工掙錢?如意嬸就告訴他們自家大少爺在牢里,二少爺在醫院裡,只能靠三少爺養家,貴翼想得到更多的訊息,因此也樂得聽她饒舌。正說著,資歷平就帶著妞妞過來了,他戴著眼鏡穿著長袍,一副學生的模樣,貴翼對他很是客氣,看到小妞妞便問資歷平是不是他妹妹?資歷平卻說那是家裡定的童養媳,家裡出了變故,自己就只能照顧著她,兩個人互相寒暄著,但貴翼卻沒有把自己的真實身份告訴他。另一邊,朱惠兒死不鬆口,只想見資歷安,資歷安便去監獄看她,她見到資歷安後也不隱瞞,直接承認了自己的身份,資歷安很佩服她的鎮定,讓人解了她的鐐銬,準備和她詳談。

資歷平一邊照顧妞妞,一邊和貴翼聊,說話又文鄒鄒,貴翼都傻了眼,自己同父異母的弟弟竟是這樣的!他告訴資歷平他的生父想見他,因為他生父的小女兒去世了,資歷平聽了後裝作一臉茫然的樣子,其實這些他都知道,在那個風雪夜,除了貴翼,他也目睹了貴婉的死。另一邊,朱惠兒還在和資歷安周鏇,她說要和資歷安單獨談談,因為她有更重要的訊息要說,資歷安便遣散了手下,讓她坦白從寬,自己還能留她一條命,否則就是死路一條,可死對於朱惠兒這樣的特工來說早就不可怕了,她要來一支筆和一張紙,願意把想說的寫下來。

資歷平表現的太讓貴翼失望了,有點婆婆媽媽,還有點迂腐膽小,可是這畢竟是他同父異母的弟弟,父親就想看看他,因此他要求資歷平下午陪他去照張相,資歷平也同意了,不過等不到下午,因為他一直嚷嚷著時間緊。另一邊,資歷安提供了紙筆,資歷安緊盯著她的手,看她能寫出什麼,朱惠兒卻突然用筆扎向資歷安,原來她早就報了必死的決心,爭鬥中資歷安掏出手槍打死了她,朱惠兒臨死前她說了一句“煙缸讓我向你問好!”原來煙缸也是特工,並且是死在資歷安手上的,此時此刻資歷安真正感覺到了死亡的恐怖,一個死在自己手上的人所帶來的恐怖!

資歷平跟著貴翼去照相館,路上妞妞有點吵,貴翼不但不煩,還把自己名貴的手錶給妞妞玩,也許他是想到了自己的妹妹吧。在照相館裡,貴翼抱著妞妞,身邊站著資歷平和副官,四個人照了一張合影,臨走時,資歷平讓妞妞把手錶還給貴翼,貴翼忽然有些傷感,原來那表是他以前送給貴婉的,如今貴婉起了,手錶又回到了他手上,眼前的妞妞那么像他的妹妹,他心生憐意,便決定把手錶送給了她,資歷平又問他們借一輛車,說是想幫自己二哥換個醫院,貴翼答應了。

刑偵處科長劉玉斌突然來到了沿江港口的二號倉庫,說接到情報說這批武器歸警察局處理,因此他要帶走,可倉庫的警察陳小律卻不讓,說武器是四爺的,沒辦法他只好打了電話給資歷安,想讓資歷安勸勸他,資歷安送了他另一條倒賣汽油的訊息給他,讓他別打這批武器的主意,劉科長也很配合他,通過那條訊息他又盯上了明氏企業的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