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查第2集

第2集:武仲明重出山遭針對 正式著手調查失蹤案

密查劇情選擇

關閉

武仲明上任第一件事情便是給行營打了電話要去拜訪蔣敬文,武仲明的電話一直被軍統的人監聽,武仲明似乎也知道有人在監聽他。武仲明出任破反專員,兩個人心裡最不痛快,軍統的徐亦覺性格直率,將自己的不滿掛在嘴上,而劉天章則將自己的不痛快埋在心裡,而且武仲明畢竟是自己曾經的上級。不過讓人慶幸的是,雖然二人都對武仲明不服氣,可是因為軍統和中統向來不合,因此也沒有聯手的可能。

武仲明到行營拜訪了蔣敬文,蔣敬文此人城府極深,表面上支持破反專署的工作,實際上卻指示讓武仲明朝日本人的方向調查下去。徐亦覺對沒能當上破反專員耿耿於懷,性格使然他斷然拒絕了去參加破反專署的會議,而是讓人代替他去的。八路軍方面偵查到可疑的日本電台信號,因此派機要報務員沈蘭同志去找徐亦覺通報敵情。徐亦覺是個色胚,見沈蘭有幾分姿色便動了色心,因此邀請沈蘭來行營幫他,但是被沈蘭給拒絕了。可徐亦覺賊心不死,竟然直接找蔣敬文申請調令,強行要把沈蘭調到他身邊來。破反專署的第一次會議,只有郝連秀和武仲明出席,還有徐亦覺派來的機要員石孟,恰巧石孟是武仲明的原部下,對於武仲明的行為處事很是了解,武仲明用起來也很是得心應手。在行營,沈蘭遇到了武仲明,當看到武仲明的那一刻,沈蘭臉色突變,似乎認識武仲明,而武仲明對眼前這個女人的異常舉動感到很是奇怪。

拜見完蔣敬文,武仲明想到還得去拜見一下號稱“西北王”,第十七軍團軍團長鬍慕雄。在那之前,武仲明先去警署接了師應山,名義上各方都有人在破反專署里,可真正能幫到武仲明的只有這個師應山。武仲明和師應山來到軍營,但是卻不受胡慕雄的接見,胡慕雄征戰沙場多年,對特工出身的武仲明自然是看不上了。

劉天章和徐亦覺不一樣,他沒有明面上對武仲明表示不滿,可是背地裡卻歹毒的向蔣敬文把武仲明告了一狀,說武仲明有通共嫌疑,蔣敬文立刻令劉天章進行秘密調查。從軍營出來後,武仲明和師應山來到了八路軍駐西安辦事處,其間,一直有人秘密監視和偷拍武仲明,但是被武仲明早早發覺了,這監視武仲明的特務正是劉天章的人。來八辦,武仲明是想來詢問一下八路軍內部宣俠父失蹤前的情況,可是因為宣俠父的始終,同志們全都憤怒中燒,都認為是國民黨的人劫持了宣俠父,因為都紛紛拒絕配合武仲明等人的調查,這讓武仲明等人很難辦。在八辦,雲處長跟武仲明提起了他的哥哥武伯英,可是明顯武仲明並不願意提起他,這讓雲處長趕到很奇怪。

不過經過一天的調查,武仲明還是查出了宣俠父失蹤當天的行蹤路線圖,他把路線圖交給了師應山,讓他在這條路線上搜查線索。宣俠父失蹤當晚那個被害的特務叫小林,他是劉天章的手下,小林死後,他的妻子跑到中統找劉天章要人,還不小心劃傷了劉天章,不過劉天章沒有和她計較,用一根金條將其打發了。受了傷的劉天章來到醫院包裝,另外他來醫院還一個目的就是來看蔣寶珍,他喜歡蔣寶珍已久,經常對其獻殷勤,不過似乎蔣寶珍對他並沒有什麼感覺。

石孟是武仲明的老部下,對武仲明很了解,這兩年武仲明不問世事,他擔心武仲明得不到支持,雖然武仲明是破反專員,可是在西安軍統和中統才是根深蒂固。武仲明很想把石孟調到自己身邊來,但是被石孟拒絕了。武仲明回到家,劉天章已在門口等候多時,他是為自己手下監視武仲明來道歉的,武仲明也很大方的沒有任何計較。表面上,劉天章對武仲明畢恭畢敬,表示願意全力幫助武仲明。可武仲明知道自己的這次出山已經讓劉天章心虛了,徐亦覺和劉天章就像盯著武仲明的兩條毒蛇,一個綿里藏刀,一個虎視眈眈,武仲明深知宣俠父事件,這二人難逃干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