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查第3集

第3集:武仲明破解日軍電文蔣敬文險遭炸彈襲擊

密查劇情選擇

關閉

宣俠父同志犧牲五天了,可調查卻沒有絲毫進展,中共方面非常著急,為了督促破反專署儘早破案,雲渠處長準備應徐亦覺請求將沈蘭派到行營去,讓她發揮作用將調查方向引向正軌。臨走之前,沈蘭跟組織上坦白了她和武仲明之間的關係,其實她並不認識武仲明,她認識的是武伯英,而且她和武伯英還是夫妻關係。武伯英在兩年前被捕失蹤,後來國民黨登報聲稱武伯英叛變革命,這讓沈蘭不敢相信。因為沈蘭和武仲明之間的特殊關係,武處長叮囑沈蘭和他接觸時一定要把握方式。另外雲處長還告訴沈蘭,在行營里還有自己的同志會策應沈蘭,並交給了沈蘭聯絡暗號。

武仲明的思緒始終放在宣俠父失蹤案上,雖然他相信菊劍的死灰復燃,但是武仲明更覺得宣案的作案手段更像是國民黨所為,並有意嫁禍菊劍。沈蘭正式到了軍統機要科工作,她的出現讓石孟很不滿,因為沈蘭的出現本來就不受重視的石孟甚至在機要科沒有了位置,可是沈蘭不在乎這些,一直在監聽那個日本電台信號的去向。心情鬱悶的石孟又去找武仲明訴苦,聽到石孟說沈蘭在監測日本電台信號,武仲明立刻闖進了機要科,從沈蘭手裡接過耳機進行搜查日本電台的信號。

經過一番努力,武仲明終於找到了日本電台的信號,並成功的破譯了其電文內容,內容為重慶剛剛遭到空襲,返程途中敵機調轉西安進行空襲,武仲明要求徐亦覺立刻進行布防,但徐亦覺根本不理會。可沒過多久,西安真的遭遇了日軍的空襲,蔣敬文的蔣公館險被轟炸,徐亦覺知道後後悔不已,他沒想到武仲明竟然有這等本事。這個時候他想到了之前被自己關押起來的石孟,他叫人將石孟是監獄裡放出來,並詳細詢問了石孟關於武仲明的以前,這個時候徐亦覺才知道武仲明果真不是個簡單人物。

應武仲明的要求,徐亦覺同意了這部電台的所有情況都會第一時間告知武仲明,經過一番了解,徐亦覺對武仲明的工作配合開始有所改善。為了讓破反專署站穩腳跟,武仲明沒有急於將自己的想法表明,而是繼續將調查日本人為重點,這讓中統和軍統很心安,但引起了共產黨的不滿,對於武仲明,他們也並沒有什麼把握。沈蘭監聽日本電台信號時繼續有了重大收穫,日本人似乎正在更換頻率,這也是查找信號來源的最好機會。武仲明知道後二話沒說,不顧規定闖進了機要室,開始帶著大家一起查找和破譯敵方信號。

經過十幾個小時的艱苦奮鬥,武仲明終於破解了日軍電文的三分之一,不過僅僅這三分之一,武仲明便推測這是一道密殺令。一個數字叄,武仲明覺得是日期,極有可能就是今天,第二個字就是長和戲,連起來很可能是長安大戲院,劉天章立刻表示今天在戲院有個慶功大會,陝西軍政要員都會出現。最後一個字是蔣,徐亦覺看完後立刻拿起電話打向蔣敬文的辦公室,此時蔣敬文已經前往大戲院了,武仲明等人趕緊召集人馬趕了過去,因為日本人刺殺的對象正是陝西省主席蔣敬文。

今天長安大戲院還請來了京劇名伶白牡丹,蔣敬文非常喜歡聽白牡丹的戲,而就在他坐的桌子底下早被人安裝了定時炸彈。武仲明抵達後讓劉天章護送蔣敬文離開,由徐亦覺搜捕可疑人員。而武仲明則開始有秩序的疏散人群,蔣敬文剛剛撤走,炸彈就爆炸了,武仲明鳴槍示警也無力阻止,於是武仲明便開槍打傷了製造混亂的西安保全團的何副司令,這一幕讓眾人驚呆,全都有秩序的撤離了。而蔣敬文被送回蔣公館的路上,車子撞倒了逃出來的白牡丹,劉天章本不想管,可是在蔣敬文的要求下,劉天章不得不把白牡丹送去了醫院。

疏散眾人後,武仲明本想離開,沒想到蔣寶珍又出現了,這時又發生了爆炸,電閘也被人拉斷了,武仲明知道兇手還在戲院,於是他把蔣寶珍丟在戲院里,帶著徐亦覺等軍統的人進了戲院的地下室。武仲明對這個地方很熟悉,因為這是菊劍的老窩。心急的徐亦覺第一個進去,沒想到踩上了地雷,徐亦覺雖然作惡多端,但是為人講義氣,讓手下全都撤出地下室,避免和他一起送命,只剩武仲明留下來陪他。師應山和軍統的人回到戲院里後發現了蔣寶珍和一個啞巴,並不知道蔣寶珍身份的他們立刻將蔣寶珍和啞巴抓了起來。而在地下室里的武仲明覺得和徐亦覺賭一把,不成功,便成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