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查第4集

第4集:武仲明救徐亦覺 蔣敬文設宴慶功

密查劇情選擇

關閉

武仲明決定帶著徐亦覺賭一把,他們數了三個數然後一起跳了出去,最終地雷還是爆炸了,但是武仲明和徐亦覺幸運的毫髮未傷。經過這件事情,徐亦覺對武仲明態度更是大為改觀,畢竟他們也算是共過生死的人了。逃過一劫後,徐亦覺將戲院里的可疑人員全都抓了起來,包括蔣寶珍,武仲明看到了也是熟視無睹,後來是徐亦覺得到了蔣寶珍的身份,趕緊用車將她送了回去。

在戲院里那一槍,武仲明是深深得罪了何副司令,但是也讓他在西安城打響了名號。徐亦覺將那些可疑人員抓回去後準備審訊,他準備叫人去請武仲明,但被親信丁股長給阻攔了,丁股長怕武仲明搶了徐亦覺的功勞,徐亦覺聽信了丁股長,就沒有讓人把武仲明請來。武仲明從師應山的言行舉止中推斷知道他們警察局在藍田的煙土案中吃回扣,可是在那個兵荒馬亂的年代,這種情況太普遍,武仲明也只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搗破了敵人的電台,沈蘭同志也光榮的返回了八辦,這一次的行動,她也是為八路軍爭了光。除此之外,通過這件事情還說明了兩個情況,日本人的目標是蔣敬文而非宣俠父,還有一個就是日本人對西安的空襲和宣俠父同志並無關係,這足以讓破反專署重新確定調查方向了。

多一天時間宣俠父同志就多一分危險,因此他便來到了行營向破反專署反映自己的想法和態度,可是沒想到的是徐亦覺關注的根本不是這些,而是出於私慾想要把沈蘭同志調至破反專署,他的想法還得到了劉天章等人的支持,這可把郝連秀同志氣壞了,最終雲渠同志同意了徐亦覺的提議,但是雲渠同志一再督促武仲明等人要儘快找到線索救出宣俠父同志。

徐亦覺開始改變去破反專署的態度,不過他這么做是有私心的,他是希望破反專署能夠為他所用,他一直在堅持讓武仲明他們把目標放在日特上面,就是為了他們軍統減輕壓力,因為本身日特猖獗,他們軍統難辭其咎。就在這時,徐亦覺和劉天章等人接到了蔣敬文的電話,蔣敬文準備在蔣公管設宴為他們慶功,這件事情可是大事,各方勢力都希望抓住這次機會在蔣敬文面前表現一番。

很快,西北軍政兩界的重要人士全都齊聚蔣公館,就連胡慕雄也來了,他還尊稱蔣敬文為老師。在這裡武仲明終於知道了蔣寶珍的真實身份,可蔣寶珍對武仲明不依不饒,還非得拉著武仲明比槍法。胡慕雄一改第一次拒見之禮,這一次他表現出了對武仲明極高的欣賞,甚至還將他的親兵警衛送給了武仲明,真是羨煞眾人。蔣寶珍對宣案十分有興趣,於是便請求蔣敬文讓她進破反專署,但是蔣敬文並沒有同意。

師應山來到浴池裡見了一個人,這個人竟然是石孟,原來當初讓師應山去找武仲明的人正是石孟,可是深陷入宣案這灘深水裡,師應山開始有些後悔了,以他的身份和背景,極有可能淹死在裡面。而與此同時,偵緝隊副隊長侯文選已經接受了中統的任命,成為了中統的人,他加入中統的第一個任務便是監視武仲明。同時背後還有一雙眼睛在偷偷盯著武仲明和沈蘭之間的關係,沈蘭同志現在已經接受了命令正式前往破反專署報導了。

武仲明拿到蔣敬文下撥的少的可憐的經費,讓周排長帶著手下的幾個兄弟去郊外租一套房子,周排長正是胡慕雄送給武仲明的親兵,此外,武仲明還在等候一個人的回歸。等候途中,武仲明讓周排長等人模擬宣俠父始終那天的情況,他把地點選在了蔣公館門口,他的意思是在向蔣敬文表示自己也有這個案件的主導權。老周等人一出現在蔣公館就被門口的守衛驅趕,後來跟蹤周排長等人的侯文選也趕了過來,雙方進行了對峙。這時候一個青年男子駕車而來,鳴槍進行制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