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查大結局

大結局:宣案幕後黑手終伏法 武仲明為抗戰而犧牲

密查劇情選擇

關閉

害死宣俠父將軍的正是國民政府的特務制度,也是胡慕雄最不屑的制度,也是起初胡慕雄看不上武仲明的原因。武仲明決定查下去,但是胡慕雄告訴武仲明,蔣敬文並非真正的幕後真兇,真的兇手是那個請求蔣介石下令密裁宣俠父的那個人。胡慕雄是個好將軍,為了不牽連到他,武仲明選擇了在這個時候與他脫離了關係,因為武仲明知道這一次他已無回頭路。

張毅、葛壽芝和武仲明拿著劉天章和徐亦覺的那兩張獎金批條出現在了蔣敬文面前,蔣敬文開始坐立不安了,葛壽芝和張毅準備拿徐亦覺開刀,可是蔣敬文誓死要保徐亦覺。就在局面僵持的情況下,武仲明竟然燒掉了那兩張批條,讓葛壽芝和張毅十分的氣憤,因為這樣蔣敬文的把柄就沒了。見狀蔣敬文內心的憤怒徹底爆發了,目標直指葛壽芝和張毅,要將二人趕出西安去。而這個時候武仲明突然發病,葛壽芝將其送回了家。在武仲明的家門口圍滿了軍統特務,而且武仲明的房間也被監聽,監聽者是蔣寶珍和徐亦覺,而監聽的對象正是武仲明和葛壽芝。

對於武仲明燒毀紙條的做法,葛壽芝心中很是氣憤,他認為武仲明自作主張,將蔣敬文的怒火全都引到了自己身上。因為向蔣敬文建議密裁宣俠父的人正是葛壽芝。葛壽芝手上有一批力量,以葛壽芝為首的自新分子。葛壽芝想把這股力量打造成與中統、軍統分庭抗禮的第三方力量,而為了達到這個目的,葛壽芝需要得到蔣介石的信任,密裁宣俠父就是很好的契機。本來似乎已經成功了,可是武仲明又一次功高蓋主,讓形勢變得負責得多。這句話,彰顯了葛壽芝對武仲明起了殺機。

監聽中的蔣寶珍終於忍不住沖了進來,葛壽芝讓人將他們攔住,並掏出了一樣東西交給了武仲明,這樣東西正是蔣介石下令密裁宣俠父的手諭,也是葛壽芝的免死金牌。他把手諭交給了武仲明,這個時候他別無選擇,只能選擇相信,很可惜他選錯了。武仲明拿出槍對準了葛壽芝,他很明白在葛壽芝眼裡他只是個工具,武仲明腦袋的那一槍正是葛壽芝打的。這一次武仲明沒有猶豫,直接將葛壽芝擊斃了。這一幕,讓徐亦覺確認了武仲明是共產黨,可是他還是下不了手,任憑武仲明將那張密裁宣俠父的蔣介石手諭帶走了。

而這時戴笠給徐亦覺發來電文,要徐亦覺不惜一切辦法搶回手諭,徐亦覺不得已下令讓手下追擊武仲明,等所有人走後,蔣寶珍落下了眼淚,原來臨走前,武仲明將手諭交給了她,武仲明只是引開追捕的幌子。蔣寶珍只好忍住悲傷帶著手諭離開了。面對軍統的圍追堵截,武仲明身中數槍,幾乎無路可走,而這個時候八辦的人和師應山紛紛前來營救武仲明,幸運的是雖然身負重傷,雲處長還是趕在武仲明被害前救下了他,可是武仲明卻沒有選擇跟雲處長離開,而是執意要求要回行營,因為那裡才是他的歸宿。

當徐亦覺帶人趕回破反專署時,武仲明已經安坐在椅子上,他已經沒有了任何的氣力。武仲明希望能夠死在徐亦覺手裡,徐亦覺怎么能下得去手。而這個時候武仲明抓起了徐亦覺拿槍的手,用堅定的目光看向徐亦覺。隨著一聲槍響,武仲明犧牲了。為了抗戰統一戰線的團結,武仲明知道他必須死,能夠死在自己的兄弟手上,也是他的一個心愿。而徐亦覺則徹底癱倒在地,陷入巨大悲痛中無法自拔。而蔣敬文則以不公開身份的形式將武仲明進行了厚葬。

蔣寶珍繼續以軍統身份為黨工作,在解放戰爭中與楊輝聯手獲取了重要軍事情報,而師應山也受到武仲明的薰染,成為了一名中共特工,西安解放前夕,策反西安軍警大投誠。沈蘭同志傷愈後繼續從事監聽工作。在中共強有力的證據和問責下,蔣介石終以宣俠父是我的學生因為不聽話而殺之為理由進行搪塞,同時坐實了國民黨是破壞抗日民族戰線始作俑者的罵名。一個月後武漢會戰失利,廣州和武漢三珍相繼失守,抗日戰爭進入相持階段。兩年後黃橋事件、皖南事變相繼爆發,國民黨同室操戈,國共兩黨在抗戰中走向又一次分裂。這是兩個政府的悲劇,更是中華民族的悲劇。人固有一死,或輕於鴻毛,或重於泰山。在中華民族面臨為難之際,有這樣一群人為了民族大義,為了同胞的尊嚴和自由,他們挺身而出,放棄各種恩怨,甚至是生命。他們是為了人民利益而犧牲的,他們比泰山還重。

(全劇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