鬢邊不是海棠紅第1集

第1集:名角商細蕊遭人非議 程鳳台戲院初識商細蕊

請選擇集數

收起

二十世紀三十年代的北平,所有傳統曲藝都在這裡融匯,這是千年梨園最輝煌的舞台,也是近代中國最艱難的時刻,有一代名伶絕妙開嗓,有富商巨賈豪擲千金,有風雨飄搖內外交困,大幕徐徐拉開,上演了一出悲歡離合,愛恨情仇交融的時代大戲。

今天的日子非比尋常,乃是北平梨園行會會長姜榮壽的壽誕,業界裡許多名流人物都來賀壽,可姜榮壽卻遲遲沒有開席的意思,兒子姜登寶都忍不住暗中催促父親。原來,姜榮壽在等名角商細蕊,這商細蕊的父親商菊貞與姜榮壽是同宗同根的師兄弟,所以算起來,商細蕊應是姜榮壽的師侄。可是,在許多同行眼中,卻看不慣商細蕊孤傲的性格,尤其是樹大招風,商細蕊來自平陽,如今卻在北平穩穩紮根,風頭正盛,也難免會招惹非議。

此時此刻,商細蕊為了給新作品找靈感,正在青樓里同頭牌姑娘討論什麼樣算得上風情萬種,賣藝者老弦兒也過來湊熱鬧,無意中提起姜榮壽過生日的事情。商細蕊抿嘴一笑,自己實在應付不來這種場合,所以派人把壽禮送去了。另一邊,壽宴接近尾聲,大家都在義憤填膺地指責沒有出席的商細蕊,一致認為他太過狂傲。姜榮壽送走了客人,這才打開商細蕊的厚禮,裡面是一根沉顛顛的拐杖。姜榮壽氣得直顫抖,姜登寶則咬牙切齒地告訴父親,商細蕊沒來出席壽宴,是去了青樓嫖妓。姜榮壽感到受到了莫大羞辱,忍不住破口大罵。

北平有頭有臉的人物不止商細蕊一個,還有程家二爺程鳳台,他不僅是曹司令的小舅子,也是個敢打敢拼的硬漢。這不,程鳳台剛開闢新商路回來,就引起了商會裡許多人的不滿,他們無視程鳳台是出生入死才搏出了這條新商路,只想坐享其成,還指責程鳳台一人獨大。程鳳台可是個眼睛裡不容沙子的人,怎可讓別人占據了自己的功績, 眼看著雙方水火不容,馬上要動起手來,商會會長鄭原木出來勸和,還主動提出明晚請程鳳台聽戲賠不是,程鳳台這才作罷,讓老葛等手下收了槍。

程鳳台從商會出來,便帶著老葛直奔小公館尋找妻弟范漣,范漣見姐夫回來了,扔下相好曾愛玉,乖乖跟著姐夫一同回家。程鳳台的妻子范湘兒與姐姐程美心早已眼巴巴地盼著,準備了一大桌美味佳肴,好招待風塵僕僕的家人。飯桌上,范湘兒提起弟弟花了大手筆給商細蕊的水雲樓賞彩頭,言語中對商細蕊頗為不滿,程鳳台正好奇地想問個究竟,誰知小妹察察兒活蹦亂跳地撲過來,黏著哥哥要蝦仁吃。

晚上,程鳳台還惦記著這事兒,范湘兒便解釋道,表哥常之新與表嫂蔣夢萍本來是夫妻伉儷,心心相印,可商細蕊作為蔣夢萍的師弟,愛而不得所以死纏爛打,甚至還把三個人的愛恨糾葛編成戲劇天天演出,鬧得人盡皆知。程鳳台聽後笑道,這商細蕊的做派倒是與百老匯差不多,越是鬧得沸沸揚揚,名氣就越大。范湘兒雖然不懂丈夫的見識,但夫妻倆依舊有說有笑,其樂融融。

商細蕊在程家的鋪子定製了一件戲袍,他拿著放大鏡仔仔細細的檢查,突然發現一處微小的抽絲瑕疵,當即要求返工重做。店鋪掌柜連忙陪笑臉,可商細蕊堅持不肯妥協,掌柜只好請示程鳳台的意思,好在程鳳台大度地答應重做,還將這件事當做笑談講給家人聽。范漣連忙湊過來八卦,當年曹司令攻打平陽的時候,商細蕊就站在炮火連天的城牆上唱戲,硬是讓兩邊士兵停了手,不過聽說其中另有實情,乃是常之新與蔣夢萍離開了平陽,讓商細蕊大受打擊,才在炮火中唱了一天一夜。

程鳳台專注的聽著,忽然想起今晚與鄭原木有約,便帶著察察兒去了戲院,沒想到正好趕上商細蕊登台,便饒有興致地觀看起來。程鳳台看著商細蕊扮的楊貴妃模樣,他掏出一塊珍藏的懷表,裡面藏著母親同樣扮相的照片。程鳳台心中百感交集,他回過神來,見許多人給商細蕊打賞,便將珍貴的戒指拿給察察兒,讓妹妹也效仿,誰知察察兒用力過猛,竟然將戒指砸在商細蕊頭上,商細蕊不動聲色繼續演出,程鳳台知道小妹無心之失,安慰著等會兒帶她去道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