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色月光大結局

大結局:浪子回頭撥開迷霧 夫妻重聚難辨明暗

請選擇集數

收起

茫茫人海相遇,能夠相知相愛再到組建家庭,期間需得歷經漫長過程,或許成婚看似簡單,可是經營維繫很難,明明大家都知道愛會消失;承諾會失效;人們會走散,可是到頭來卻要自我欺騙,相信會是茫茫人海中最特殊的例外。

張鑫既是如此,楊雁亦然相同,兩者之間總要分出高低,否則便是同歸於盡。楊雁用全部身家做賭注,賭回那個心裡沒她的男人,所以她贏了,一紙財務報表,準確坐實周睿憑靠假賬轉移公司財產,包括張一親筆簽名,倘若直接上交法院,不止目睹三人坐牢,還要目睹三個家庭破碎。

迫於楊雁威脅,張鑫主動約見張一,縱然渣男欲想回頭,奈何身後已經無岸,就算他以卑微姿態重溫舊景,訴說內心苦楚,仍是難以得到原諒。當初二人結婚,本就立下女主外男主內的約定,這段婚姻里不存在誰強誰弱,怪就怪在沒能抵抗誘惑,違背承諾,所以張鑫後知後覺,只能脫下戒指答應離婚。

民政局內,丈夫願淨身出戶,女兒撫養權歸於妻子,工作人員嫻熟蓋上印章,等待雙方認可,共同宣讀聲明。張鑫看出張一為難表情,立馬攔下宣讀義務,緩緩念出其上內容,直至結婚日期響起,不由回想某個美好瞬間。神聖且莊嚴的婚禮現場,一對新人互道衷腸,共誓永恆,正因那句“無論順境或逆境,貧窮或富貴,健康或疾病”,本該相守終生的伴侶,如今形同陌路。

楊雁等在民政局門外,挑釁地看著張一離開,緊接便帶張鑫前往球場,只為光明正大地宣布再婚訊息。然而王鹿見到張鑫那刻起,整個人愣在原地,這張臉太過熟悉,甚至出現在張一的手機屏保里,大人們的世界他很難理解,可是卻已明白母親破壞別人家庭,淪作小三。

王鹿憤怒跑開,接連幾天毫無音訊,整棟小區貼滿尋人啟事,楊雁更是痛不欲生。她費盡心思搶奪來的婚姻,居然落得眼下這番局面,思及種種,不由心灰意冷,索性拿出曾是重要籌碼的證據,直接交給張鑫,讓他離開。警方通過張鑫幫助,終將王鹿找到,樓上母子緊緊相擁,泣不成聲,樓下張鑫獨自離開,徹底釋懷。

美墅灣開盤當天,預售額早已超出百分之五十,張一對賭成功,意味著ZH公司恢復生機,無需宣布破產。員工們來不及歡呼雀躍,周睿落網訊息緊跟傳來,張一特將公司交給方岩和劉雪晴打理,其後帶著笑笑飛往北京,加入趙佳琪的工作室,共同探討一場圍繞“女性”的攝影主題。

還是那片拽走夕陽藏於深淵的海域,此時黑暗真正落幕,彎月掛在天邊,折下白光,隨著火焰燃起,所有證據已在張鑫手中化為灰燼。黎明到來之際,張鑫從母親手裡接過存款,打算償還妻子的五十萬元,怎料房門緊鎖,竟在小區內遇見鄒野。

對於張一來說,鄒野與張鑫是她生命里兩個重要方向,如今代表青春的鄒野已成人夫,既傾聽著張鑫講述痛苦,見他酩酊爛醉,又在臨走前留下展會邀請函。楊雁帶著王鹿收拾行李,回望最後一眼房間,故而決定離開青島,或許她在異鄉可以重頭開始新的生活,甚至遇到新的歸宿。

趙佳琪與張一策劃的多媒體攝影展順利開辦,偌大的展牌上曙目標註“女性力量”。張鑫環視四周,感受到張一投入其中的心血,尤其看到大螢幕上播放著一家三口的溫馨錄像,頓時淚流滿面,後悔莫及。

轉身之時,意外邂逅張一,兩個人沒有久別重逢的問安,也不曾開口交談,只是原地駐足,雙目相對。直到張鑫將目光移向張一隆起的腹部,以及張一緊握的手機,一條簡訊正在悄無聲息地傳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