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夕何夕第1集

第1集:蓮花化就不死身

請選擇集數

收起

前一世冬月作為將軍保家衛國戰死沙場,這一世再醒來,重回到一切的最初。此時的陸遠潼還沒死,而奸佞臣子馮夕也還未禍國殃民,她要在這一世一切未發生前扭轉結局。上一世被陸遠潼一箭射來時,她還是女將聞心,有一男子持笛而來出現在精疲力竭的她身後,徹底松下一口氣,她暈死過去。等再醒來,是一片湖水之中,身邊只有一把白玉笛陪她,而她亦不知此為何物,自己又是誰。

隨便找來一身衣裳,穿戴好布襟玉佩,一個男子的聲音從溫泉池邊傳來,她一緊張更不知道此地何間,吾名何姓。馮靖在暗處悄悄盯著這個姑娘,忽然天外殺出許多飛賊,看見姑娘身上佩的玉墜,一眼就斷定此人必是馮夕,提刀就要砍。這一試姑娘居然發現自己有武功,刺客也發現自己搞錯了,這時馮夕才現身,他們自然又向真正的馮夕砍去。姑娘顧不得多想,站在馮夕身前帶著他躲避刀槍。

馮夕自己也訝異,竟然被姑娘推到身後保護著,而且姑娘的笛子不慎落地,就在他眼前開始自鳴,好生神奇。方才不察,刀劍無眼,姑娘的左臂受傷,馮夕體貼的為她繫上外披斗篷。接下來在他打量白玉笛期間,姑娘換上女裝,映入馮夕眼帘的分明是位纖巧靈動的少女,風姿綽約。想來這支玉笛是姑娘的,馮夕連同金創藥一併奉上。

明日陸遠潼就要進京,馮夕為親近他主動接下迎接這位侯爺的苦差事,因為只有這樣才能為日後大事鋪平道路。至於眼前武功高強又不知姓名的姑娘,馮夕打算慢慢收為己用。那白玉笛吹不出聲音,姑娘正為此苦惱,忽然一枝冬青花飄落掌間,既然沒有名字,那么如此花前月下,冬青花開,不若就叫冬月。他們這才互通姓名,馮夕將帶有自己名字的玉牌贈予了她。

第二天冬月去拜訪行家瞧一瞧這支古怪的笛子,但笛子似乎認主,攻擊了要察看它的老先生,冬月只能自己再試一次,這次竟吹響了。就在吹響的一瞬間,往事如過眼雲煙飄然入夢,她想起來許多之前的事。

她從戰場上下來,奄奄一息,是爾玉救了她一命,將封存他殘魂靈識的玉笛送給她,又為她做了蓮藕身軀,送她回到了半年前,此時大胤國依然太平。而好巧不巧,老天讓他醒來便遇見了馮夕,那個和陸遠潼內外勾結禍國殃民的一對奸佞,之後的戰爭當然也是拜他們所賜。

按時間推算,她現在身處的是啟元十四年六月二十,明日就是陸遠潼回京馮夕去接他的日子,地點就在竹鳴驛,那不久定遠之亂爆發,民不聊生。現在冬月要做的就是趁此機會先一步殺了陸遠潼,一切便可挽回。

策馬來到竹鳴驛的客棧,有人瞥著冬月就上來勾搭,身後還跟著一群人,叫著這個男人東家。正待此時,有人被從門內踹出來,東家一看,原來是派去殺馮夕的,而馮夕閒庭信步從裡間走來,毫髮無損。眾人衝上去又是一陣廝殺,結果可想而知,東家暴斃,馮夕無恙。冬月趁此混亂的空擋躲了起來,但玉笛一直在響,下一刻馮夕便尋聲站在了她身前。此時不動手更待何時,冬月短刀貼著馮夕脖頸,聽著門外車馬聲音,想必是陸遠潼來了。冬月逼迫馮夕手下將弩箭對準門口,只要來人進門必死無疑。

馮夕有意說她一嘴,這個笛聲好像只有他們倆能聽見,冬月惱怒,馮夕等的就是這個機會,反手挾持住她,接著馮靖飛身上來接過,換成他的刀刃挾著冬月。得知眼前這兩個人是馮夕馮靖,冬月破口大罵,馮夕一年後位極人臣,但還不是在巔峰時死在陸遠潼手中,而馮靖今日就會死在竹鳴驛,如果馮夕執意要接陸遠潼的話。

誰會信一個姑娘的胡謅,馮靖押著冬月走,她趁其不備脫離掌控,可下一秒馮夕的刀便刺中她心口,她死了。夜晚,有兩個手下將冬月扔入湖中,伴隨著笛音長鳴。馮夕為迎接安遠候陸遠潼,替他殺了這些想害他的人,希望以此來和陸遠潼談筆交易。他需要有人輔佐步步高升,陸遠潼需要有人幫他保住兵權,但下一刻,馮靖遇刺,當場一命嗚呼,陸遠潼並不想買賬。

馮夕驚恐不捨之餘,立刻恢復精神,只要能讓陸遠潼消消火,死個馮靖也算死得其所。大丈夫無情方成大事,陸遠潼對馮夕有了些許認可。而夜深人靜,湖面無聲,馮夕一個人回想著今日發生的事,冬月好似能未卜先知,她所說的事情都一一應驗,而馮靖的死他也絕不會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