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榮時代第18集

第18集:何家根利用桑紅做人體炸彈 白玲懷疑鄭朝山是特務

請選擇集數

收起

何家根來找桑紅,用催眠法給她洗腦,讓桑紅當場發誓為他去死。多門,鄭朝陽和白玲很快找到何方舟留給兒子何梁的房子,鄭朝陽打開門鎖,他們三人分別進去排查,白玲很快發現一間密室,那是製造炸藥的工作間,鄭朝陽意識到情況不妙,斷定何家根想用炸藥作案,立刻帶郝平川來到何家根的山貨店,發現店裡空無一人,鄭朝陽立刻去找派出所趙所長。

警察在山上進行排查,沒有發現何家根的下落,鄭朝陽想起趙所長曾經說過桑紅一個人在山上遛彎,立刻意識到桑紅才是最危險的,鄭朝陽和郝平川立刻上山尋找,最後找到身上綁滿炸藥的桑紅,她目光呆滯,正舉著打火機想點火,鄭朝陽悄悄繞到桑紅身後,端起一盆水潑在她身上,還用勺子使勁敲擊臉盆,桑紅被敲得頭暈腦脹,鄭朝陽趁機把她制服。

光榮時代第18集劇照鄭朝陽發現桑紅才是最危險的

何家根喬裝改扮想逃走,聯防隊員發現他鬼鬼祟祟,懷疑他是特務,附近的百姓一擁而上,對他緊追不捨,他嚇得狼狽逃竄,迎面碰上蹲守多時的郝平川,郝平川把何家根抓回公安局。鄭朝陽通過線索分析何家根接近桑紅,就是想利用她家的山貨店做聯絡站,可鍾春紅堅決反對桑紅和何家根的婚事,何家根就利用鍾春紅的妄想症逼她自殺,還用藥物把桑紅變成人體炸彈。

羅勇派白玲查找何家根的上線,可何家根和上線從不見面,只是靠書信聯繫,緊急時刻才打電話,白玲查到對方的信箱是假的,而且何家根和上線通話每次都是用公用電話,根本無從查起,羅勇懷疑這一切都是桃園行動組策劃的,鄭朝陽也有同感,他從頭至尾梳理了相關的案件,發現桃園行動組執行的都是影響力大,破壞性大的案子,白玲用蘇聯學的心理分析對鳳凰這個人做了進一步特寫,羅勇很感興趣,還向鄭朝陽他們宣布了一個振奮人心的訊息,國共和談失敗,解放大軍即將過江。

白玲把鳳凰的畫像拿出來,並對他的性格和愛好做了分析,斷定他是一個心思縝密,做事專注,愛好古玩,音樂和工藝品,而且鳳凰會用教授,醫生和官員的身份來掩飾自己,鄭朝陽聽出白玲所懷疑的人就是哥哥鄭朝山,他一下子懵了,對羅勇的案情分析一句話也聽不進去,鄭朝陽一散會就來找白玲理論,鄭朝陽堅信哥哥一定不是特務,不許白玲再懷疑,可她心意已決,還讓鄭朝陽主動避嫌,鄭朝陽賭氣讓她隨便查。

光榮時代第18集劇照白玲懷疑鄭朝山是國黨特務

人民解放軍順利攻占南京,把國民黨蔣介石政府徹底趕出大陸,鄭朝山召集桃園行動小組成員開會,向他們下達下一階段的任務,可是他們都覺得國民黨已經徹底完蛋了,段飛鵬讓鄭朝山把遣散費發下去,大家一拍兩散,鄭朝山拿出三根金條交給段飛鵬,把剩下的交給宗向方和老喬,他們倆猶猶豫豫不敢接,鄭朝山下達了毛人鳳的命令,為國捐軀者予以厚葬,臨陣脫逃者死無葬身之地。

轉眼就到了五一勞動節,三兒來求鄭朝山寫“普天同慶”的條幅,要貼在遊行的花車上,鄭朝山向他打聽遊行的情況,當場寫完條幅交給三兒。電車廠的枯樹下面發現死者福山貝子的女兒那蕙蘭格格的屍體,鄭朝陽帶著警員們去現場取證,多門當年參與調查那蕙蘭被綁架的案子,他想同事們詳細講述了蘭格格綁架案的始末,他始終沒有找到那蕙蘭的下落,沒想到早就被人殺人滅口了。

鄭朝陽從那蕙蘭屍體下面發現一張殘缺不全的紙片,他立刻拿來讓鄭朝山辨認,鄭朝山認出那是一種命運之矛,就是防止兇手來作怪,鄭朝山斷定還應該有硃砂,鄭朝陽立刻回警局去找線索,他剛到警察局門口,冼怡就喊住他,自稱以前就職的“大功報”有那蕙蘭被殺的線索,鄭朝陽就騎車帶她前去。

冼怡和鄭朝陽把以前的舊報紙全部翻出來一一查找,很快找到綁匪寫給那蕙蘭的勒索信,鄭朝陽把線索從頭至尾梳理了一遍,懷疑綁匪是福山貝子家的人。齊拉拉來冼登奎家找劉會新,還特意送她生日蛋糕,劉會新激動地熱淚盈眶,她把自己的生日都忘了,而且這是她有生以來第一次過生日,齊拉拉拚命哄她開心,還答應以後每年陪她過生日,劉會新才破涕為笑。

光榮時代第18集劇照齊拉拉給小東西過生日

秦招娣在街上買手套,無意中看到國民黨交通站站長衛孝傑的夫人,就對她緊追不捨,一直追到小胡同,衛夫人 掏出匕首想刺殺秦招娣,她奮起反抗,胡同里來往人太多,秦招娣就把她帶到茶館單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