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榮時代第26集

第26集:宗向方鋌而走險救袁碩 鄭朝山對袁碩殺人滅口

請選擇集數

收起

鄭朝山得知袁碩被警察抓走,他立刻慌了神,讓喬杉轉告宗向方,要不惜一切代價除掉除掉袁碩,以免破壞整個計畫,鄭朝山打探到長辛店機車廠更換了三列機車的供暖設備,斷定這是專為中央首長準備的,鄭朝山派段飛鵬從三輛機車下手,然後進行“熔岩計畫”。

自從袁碩被抓以後,宗向方惶惶不可終日,擔心袁碩招供牽連到他,他向齊拉拉打聽袁碩被關押的地點,齊拉拉藉口要保密拒不回答,宗向方氣得咬牙切齒,他意識到自己已經到萬劫不復的地步,決定鋌而走險除掉袁碩以絕後患。

白玲被鄭朝陽炸得一臉黑,對鄭朝陽懷恨在心,借著齊拉拉被綁架的事狠狠教訓了鄭朝陽一頓,鄭朝陽和郝平川你一言我一語互相指責埋怨,白玲一眼就看出他們倆在演雙簧,大聲制止他們,耐著性子和他們商量袁碩的事,鄭朝陽建議靜觀其變,等袁碩的同夥上鉤。

宗向方主動帶值班的警察三兒去路邊的早餐攤買豆漿油條,他為了撇清嫌疑先喝了一碗,早餐攤主是宗向方事先安排好的,他在三兒買回去的豆漿里下了催吐劑,值班的警察們很快中毒暈倒,三兒剛想喝豆漿,看到同事們都中毒了,他嚇得趕忙招呼人來幫忙,宗向方趁機給了袁碩一把手銬的鑰匙,並告訴他醫院有內應,宗向方才喝下一包催吐劑,袁碩也假裝中毒,把一碗豆漿摔在地上。齊拉拉一早來上班,看到宗向方躺在地上,趕忙把他攙起來送往慈濟醫院,袁碩和中毒的警察也被送到醫院,袁碩趁亂打開手銬,打暈醫護人員跳窗逃走。

鄭朝陽和郝平川趕到醫院的時候,袁碩已經不見了蹤影,鄭朝陽根據現場的線索斷定他還沒有逃出醫院,立刻帶郝平川四處排查,袁碩喬裝改扮成醫生想溜走,被人割喉而死。鄭朝陽讓鄭朝山仔細檢查了袁碩的傷口,發現和萬林生被殺的刀口一模一樣,郝平川從街口垃圾箱發現了一件帶血白大褂。

鄭朝山來病房找宗向方,譴責他不該把袁碩引到慈濟醫院,可宗向方不想獨自承擔罪責,鄭朝山對他威脅恐嚇一番。當天夜裡,段飛鵬借著酒勁來找鄭朝山,向他匯報長辛店機車廠防守很嚴,負責看守的都是根紅苗正的積極分子,段飛鵬試著收買了幾個人,都被人舉報了,他根本無法靠近那三輛機車,只好冒險來向鄭朝山匯報,鄭朝山反覆確認沒有人跟蹤他,可還是狠狠教訓了他一頓,指責他不該到家裡來,段飛鵬連連認錯,鄭朝山讓他從機車的物料下手,臨走,鄭朝山還提醒段飛鵬不要再來家裡找他,還讓他從房上原路返回,以免引起鄰居的懷疑。

袁碩被殺導致線索中斷,羅勇被上級訓了一頓,他把一腔怒火全撒在白玲,郝平川和鄭朝陽身上,白玲發現一個奇怪的事實,宗向方和警員們體內有毒素,而袁碩根本沒有,郝平川也覺得不對勁,袁碩武功很高,一般人不能近身,可他卻輕而易舉被殺死,顯然兇手更兇殘,鄭朝山也說出了自己的懷疑,兇手可以在公安局毒死袁碩,沒有必要非得到醫院才對他下手。

羅勇第一時間把值班的警察三兒叫來,他翻遍口袋也沒有找到手銬的鑰匙,三兒詳細講述了事發當天早晨的經過,郝平川懷疑三兒有嫌疑,可白玲和鄭朝陽都覺得他不像,羅勇認定公安局裡有內鬼,而且他終於沉不住氣自己動手了,白玲懷疑宗向方有問題,因為毒素在他體內停留的時間最短,顯然他最晚喝的豆漿。鄭朝陽來禁閉室找三兒確認宗向方有沒有提前喝豆漿,三兒也記不清楚。

老秦莫名其妙失蹤,慈濟醫院院長向公安局報案,警察小代向老秦老家派出所調查,得知老秦根本沒有回去,代數理了解到秦招娣是最後一個見到老秦的人,就來找秦招娣打聽情況,她一口咬定老秦回老家了。白玲接到一份國民黨中統的檔案和照片,上面記錄了1944年12月初,河南鄭州發生一起血案,因為要搶地盤,軍統把中統一個行動組六個人全部殺害,其中包括中統的上校專員衛孝傑被人割喉而亡,他還有一個身份是鄭州聖英教會醫院的院長。鄭朝陽聽了當場愣住,因為鄭朝山在那邊待過。

鄭朝陽清楚地記得鄭朝山那年正好在聖英醫院,第一時間來找鄭朝山確認,鄭朝山對衛孝傑的死無動於衷,他指出衛孝傑業務不精,靠關係當上院長,早晚會出事。白玲來找楊教授了解情況,看到他揮舞著棍子在院子裡大呼小叫,楊夫人拜託白玲幫忙拉住楊教授,結果被楊教授狠狠咬了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