宸汐緣第58集

第58集:靈汐醉酒與九宸從極淵一夜風流 九宸為鎮壓幽靈之門捨身取義

靈汐喝得暈乎乎地被九宸一路抱回了從極淵,九宸想要給她服解酒丹,可靈汐說什麼也不肯,她覺得花蓼辛辛苦苦長出來的頭髮,承晏辛辛苦苦釀出來的酒,自己又辛辛苦苦地喝了下去,若是再服了解酒丹,就太對不起大家的辛苦了,九宸只好由著她。

靈汐本來就心悅九宸,清醒的時候,被各種雜事牽絆著,如今酒醉,心中的愛意便更加純粹了,她覺得眼前這個駐顏有術的十幾萬歲老神仙更加英俊帥氣了,忍不住主動吻了他,並對他上下其手。九宸被靈汐的熱情感染,實在把持不住,便與她顛鸞倒鳳,一夜春風。

第二天一早,靈汐醒來後見到自己的情形,大吃一驚,後來細細一回想,記起了昨夜的瘋狂,不禁嬌羞不已。九宸此刻也是滿心的甜蜜,他早早就起來,親手寫下了婚書,待靈汐醒來後,親自交給了他。靈汐接過婚書,怎么看都看不夠,回到天息宮後,她依然捧著婚書一邊看一邊傻笑,時間不知不覺間在這甜蜜中溜走。

天宮許久都沒有喜事了,堂堂戰神的婚禮,足以震動六界,光是天宮準備的婚嫁之禮就堆滿了整個扶雲殿,司命跑前跑後地忙碌,九宸則滿懷期待,恨不得成婚那一天早日到來。因為靈汐說過喜歡從極淵,九宸便決定屆時將她迎娶到從極淵,因此,司命便讓人也將從極淵裡外布置了一番。從極淵的老僕得知自家神尊好事近了,特意帶了兩瓶好酒,來與他賀喜,主僕二人舉杯共飲,相談甚歡,老僕憧憬起從極淵將來熱熱鬧鬧的情景,歡喜不已。

靈汐上了奏疏,想要辭去國主之位,舉薦昶亭國師接任國主一職,九宸來向天君呈交奏疏,見自家師尊正與天君議事,似乎不想讓自己聽的樣子,幾句話就將自己打發了,他心生疑竇,私下詢問百扇仙君,得知近日天尊常來找天君,兩人經常在一起密談,也不知商量些什麼事。九宸想起當日師尊竟然一反常態地親自將靈汐請到了天尊山,忽然間明白,一定是縛靈淵那邊出了什麼事,連忙趕去查看。

縛靈淵底魔氣瀰漫,神魔兩界的封印已經有了破開的跡象,如今唯有一位法力高強的神仙捨身永鎮縛靈淵,才能避免魔頭衝破封印,危害蒼生。九宸看到後,頓時便明白,師父與天君商量的事,便是鎮守縛靈淵一事,而縱觀天宮諸神,除了自己這個戰神,便是師尊和天君有這個能力了。

這時,一身魔氣的景休元神出現在了九宸面前,他告訴九宸,如果他去鎮守縛靈淵,將會永困淵底,再不得解脫,如今他只有兩個選擇,一是做個孝順徒弟,忠臣良將,犧牲自己,成仁取義;二是做一個如意郎君,帶著自己的愛人,如花美眷,似水流年。

九宸心事重重地回到了扶雲殿,想起靈汐曾問自己,可願與她一生相守,不離不棄,可願一生照料她陪伴她,絕不拋下她,自己當時是那般堅決地給了她肯定的答案,可是又想起小時候,曾跪在師尊面前,鄭重發下誓言,此後一生謹遵師命,苦練神通,修習功法,見素抱樸,少私寡慾,無欲以靜,自勝者強,除魔衛道,斬殺邪魔!

身為天尊的弟子,九宸自幼所受的教導便是:處事以智,立身以勇,修心以仁,作為天尊山的傳人,太平之時,盡可以風花雪月,逍遙度日,危難之際,卻必須要挺身而出,護佑蒼生。大義與私情的兩相取捨之下,九宸最終選擇了天下大義,因為他覺得,護佑了蒼生,便是保護了靈汐,這是自己身為戰神的責任。

經過一夜的思考,拿定主意之後,九宸第二天一早便早早來求見天君,在等待百扇仙君通報的時候,天雷真君帶著紫光也來到了大殿外,九宸真誠地提醒天雷真君,當日他在紫雲台封神不成,被雷火之氣傷了本元,一直在服用藥王洞的九威丹藥,但他的功法本就屬火,與紫雲台上的天劫雷刑實屬同源,強行以藥物鎮壓,於己不利,不如煉化它,更有助於他的修為。天雷真君還以為九宸說出這事,是想要取笑自己,還一直在否認,但見他說完之後便轉身進了大殿,並非是故意給自己難堪,便不由自主地在他身後深施了一禮。

九宸將自己的打算與天君說了,說服他應允了自己,之後,他又從天君那裡求來了赦令,解了雲風的石封之刑,將眼下的局勢告訴了他,讓他扮作自己,裝作頹廢怠政的樣子,絕了靈汐的心思,並將戰勝的位子交給天雷真君,好讓自己安心去鎮守縛靈淵。雲風聞言大驚,他不想師兄好不容易到來的幸福在此刻化為泡影,忙搶著要代他前往,卻被九宸以一句“法力不足,去了也於事無補”為由否決了。而這事,不能讓師尊沖在前面,更不能讓六界之主的天君去做,因此,只能由身負除魔衛道之責的九宸去做,雲風沒了話說,只能含淚答應了師兄。

之後,九宸到桃林向青瑤討了效力極強的迷神丹,青瑤不明白他要這東西作什麼,九宸謊稱自己要用來磨鍊心神。臨走之時,九宸遇到了靈汐,她還不知道九宸的打算,只是一心只盼望著自己的婚禮,並表示,凡間妖獸作亂,水患嚴重,山靈族也受到了波及,等此事平息後,自己就正式向群臣公布卸任一事。

九宸有些敷衍地答應了靈汐,並半開玩笑地對她說,自己若是死了,一定要找個對她好的人嫁了。靈汐自是沒將這話放在心裡,嗔怪了他一番,還在絮絮叨叨地計畫著要把從極淵的家什擺設什麼的換一換,再種一棵桃樹,養一窩雞,搭一間廚房,將來自己要日日做飯吃。九宸一一答應,並從靈汐那裡討回了長生結,表示要等想她的時候聊慰思念,靈汐不疑有他,笑著答應了。

回到天宮後,九宸便帶了一桌酒菜來到了天尊山孝敬師尊。天尊辟穀多年,已經許久不知杯中之物是什麼滋味了,他還以為九宸是因了自己的婚事將近而高興,才置辦了酒菜,因此毫無戒心,舉杯便飲。九宸向天尊認錯,他心中裝的是八荒六界,億萬蒼生,從沒有考慮過自己,自己本想繼承師尊衣缽,但是卻分了心。天尊聞言卻表示,自己活得如頑石一般,十分無趣,他現在的樣子就挺好,自己之前對他實在有些苛刻了。

師徒二人回憶起以往十幾萬年的歲月,皆是唏噓不已,九宸向天尊道出了崇敬感謝之情,表示自己已經知道縛靈淵之事,天尊驚覺九宸一定是動了什麼心思,連忙提醒他不可做傻事,但他忽然間覺得頭有些暈,似乎連行動都有些困難,九宸見酒中的迷神丹起了效,連忙施法,暫時困住了自家師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