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莫格利男孩第3集

第3集:呆萌陸子曰墜入情網 凌熙欲拋棄莫格利

請選擇集數

收起

唐澄轉身要走,陸子曰胡亂嚷嚷著,從沙發栽到地上。唐澄好奇地蹲下身,陸子曰迷迷糊糊地酒後吐真言,稱自己過得很辛苦,都三十歲了,母親還拿自己當小孩,而父親只知道養鳥種花搓麻將和泡腳,令人無語。說著,陸子曰又開始嚷嚷口渴,唐澄又好氣又好笑地拿水,陸子曰順勢抓住唐澄胳膊,將她拽向自己。唐澄在這一瞬間忽然覺得心跳加速,有一種怦然心動的感覺。

凌熙美滋滋地準備和鄭理去看電影,不料半路接到鄰居翁阿姨的電話,得知自己家裡音樂震耳欲聾,把整棟樓都要吵醒了。凌熙不予理會,倒是鄭理堅持送她回家,還打趣凌熙是否交了男友。凌熙獨自上樓,忐忑地推開家門,驚恐地發現家裡被莫格利搞得亂七八糟,此時此刻,莫格利將捲尺纏在身上,正隨著嗨曲狂歡,搖頭晃腦。凌熙氣不打一處來,索性打電話報警,稱家裡遭遇了入室搶劫,犯罪嫌疑人就在客廳。

莫格利見到凌熙真的生氣了,這才垂下頭,做出可憐巴巴的模樣。很快,警察帶著警犬趕到,凌熙連忙帶他們進入房間,卻怎么也找不到莫格利的身影。原來,莫格利就躲在柜子里,警犬雖然嗅出他的味道,但莫格利自幼與動物接觸,精通溝通之道,輕而易舉就讓警犬走開了,沒有暴露自己。警察以為犯人已順窗逃跑,便叮囑凌熙注意安全,最近有通緝犯王正宇四處逃竄作案,需要提高警惕。

送走警察後,凌熙看著一片狼藉的屋子,忍不住嘆了口氣。另一邊,唐澄把陸子曰安頓好,她覺得整個人十分疲倦,實在沒有精力再去幫凌熙收拾屋子,趕緊回家補覺。凌熙只好一個人注視著被莫格利碰斷的發財樹,她心疼地用保鮮膜把樹纏好,希望還能再搶救一下,因為這是鄭理送給凌熙的禮物。

凌熙的回憶飄回十幾年前,彼時的她還是一個小女孩,因為父親組建了新的家庭,凌熙覺得自己孤零零的,便整日黏在鄭理身邊,也就是那時,鄭理送給她一課發財樹,凌熙視若珍寶,一直養到現在。做完這一切,凌熙回到臥室,讓她幾乎抓狂的是,莫格利再次出現在房間裡,凌熙的腦袋幾乎要爆炸了,她不知道這個奇怪的莫格利還要在家裡住多久。

第二天,陸子曰醒來後,驚詫地發現自己裸著上身躺在酒店床上,他大吃一驚,這才回想起昨天的經歷。陸子曰匆匆離開酒店去找鄭理,兩人開始討論幫白藝凌打官司的事情,據鄭理表示,池旭的律師是一個名為唐澄的女律師,在業界頗有名氣,眼中只有輸贏,很不好對付。陸子曰認真地記錄下來,然後美滋滋地向好友描述自己昨天的“邂逅”,顯然,他已經墜入情網,難以自拔。

兩人正說著話,唐澄竟走了進來,原來,唐澄是按照法律程式來問一問對方律師,白藝凌是否願意簽署離婚協定。陸子曰當場愣住了,他怎么也沒想到,昨天那個白裙飄飄的清純女孩,一眨眼竟變成了叱吒風雲的女律師。唐澄倒是面不改色,微笑著與陸子曰握手,陸子曰甚至不敢抬眼注視唐澄,他徹徹底底淪陷了。

等到唐澄離開,陸子曰才追出去,想問個究竟。唐澄笑了笑,彼此都是成年人,難免會說些逢場作戲的話,實在無需認真。陸子曰這才恍然大悟,明白唐澄昨天那副楚楚可憐的模樣都是裝出來的。唐澄可不想在這個書呆子身上浪費時間,瀟灑地開車走人,把呆呆的陸子曰留在原地。

凌熙經過再三思考,還是決定“扔”掉莫格利,一了百了,她將莫格利帶到商場,讓他坐著電梯上樓,然後自己開開心心去逛街。誰知冤家路窄,凌熙偏偏遇到了凌宇和高婕,凌宇對凌熙還算客氣,高婕的態度卻飛揚跋扈,還譏諷凌熙是單身狗,連逛街都沒有人陪。這時,一直在樓上乖乖待著的莫格利用他超強的聽力聽到了這番對話,他迅速坐著電梯來到凌熙身邊,讓凌熙不要害怕。

凌熙又驚又喜,雖然她討厭愛惹麻煩的莫格利,但這一次,他的確給自己出了口氣。於是,凌熙給了高婕一個大白眼,得意地帶著莫格利離開了,當她得知莫格利這么快就學會了坐電梯,也是讚嘆不已。凌熙很好奇莫格利為何會說出保護和不要害怕的字樣,莫格利有板有眼地學了一遍,原來,他是在模仿一對母子的對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