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莫格利男孩第28集

第28集:陸子曰拒絕唐澄 凌熙堵截李昱珩

請選擇集數

收起

莫格利和陸子曰一起練習射擊,莫格利心不在焉,他告訴陸子曰,自己的確很心疼凌熙,但是自己並沒有做錯什麼,所以不打算道歉。陸子曰贊成莫格利的決定,感情本來就要靠雙方的付出,只靠一個人的堅持,能走到哪裡呢。可是,莫格利還是隱約擔心,如果自己一直不低頭,是否和凌熙就真的說再見了呢?陸子曰鼓勵莫格利堅持原則,莫格利點點頭,在森林法則中,猛獸是不能妥協的,否則和被分食的兔子沒有區別。

更讓莫格利吃驚的是陸子曰的變化,短短几天,陸子曰就從以前那個唯唯諾諾的大男生,變成了果斷的男子漢,真是讓人刮目相看。另一邊,儲時擔心莫格利真的喜歡自己,她很苦惱,這時,凌宇正好打來電話,儲時便向他尋求建議,凌宇見儲時對莫格利這么上心,不禁又吃醋又惱怒。凌宇掛掉電話,池旭竟然走了進來,凌宇大驚失色,池旭則壞笑著表示,公司里的員工都下班了,沒有人看見自己來這裡。

池旭向凌宇抱怨,自己已經被公司開除了,這一切都是鄭理做的手腳。凌宇氣沖沖地責問池旭為何要招惹白藝凌,否則,鄭理也不會為了白藝凌出頭,打壓池旭。池旭急的如同熱鍋上的螞蟻,自己丟了工作,沒了經濟來源,新婚妻子天天吵鬧得沒完,如果繼續這樣下去,自己恐怕要再經歷一次離婚了。凌宇氣得皺起眉頭,他可不願為池旭收拾爛攤子。於是,池旭只好灰溜溜地離開了,沒想到他的背影被上來取資料的白藝凌看見了。

白藝凌望著池旭的背影發獃,不知他為何會出現在這裡,凌宇走出辦公室,他警覺地質問白藝凌是否看見了什麼,正當白藝凌無法脫身時,鄭理忽然出現解圍,凌宇只好作罷。池旭下樓坐進車裡,他的現任妻子一臉怒氣,埋怨池旭賺不到錢,讓家裡舉步維艱。池旭也按捺不住了,咆哮著讓妻子少買奢侈品,貼補家用,夫妻倆大吵一架,甚至吵到了離婚的地步,倒是鄭理和白藝凌卿卿我我,十分甜蜜。

第二天,凌熙起床後發現莫格利給自己留了字條和草莓,還叫了專車接自己上課。凌熙心裡偷著樂,她以為莫格利終於跟自己道歉了,沒想到等她見到了莫格利,才發現莫格利的舉動只是出於疼愛呵護,並不是道歉。莫格利面對凌熙的質疑,他據理力爭,既然沒有犯錯,就不必道歉,與其說一句不走心的對不起,還不如好好解決彼此之間的問題。

凌熙認為自己和莫格利之間根本說不明白,她轉而將精力都用在圍追堵截李昱珩身上,想讓他仔細看看自己的策劃案。李昱珩不厭其煩,最終敗在了凌熙的死纏爛打之下,他給凌熙出了一道難題,讓她從頭到尾跑一遍流程,為自己做一件衣服。另一邊,鄭理和陸子曰、莫格利一起吃飯,鄭理陷入愛情的甜蜜無法自拔,陸子曰和莫格利則垂頭喪氣,覺得鄭理純粹是來炫耀的。

鄭理給陸子曰上了一堂愛情課,真正的愛情就像烤牛排一樣,不能過火,也不能太生,否則會難以下咽。幾人還沒說幾句,莫格利就醉倒在桌上,陸子曰只好把他送了回去。陸子曰進了唐澄的家,他環視一圈沒有見到唐澄的身影,還以為唐澄去泡吧了,沒想到唐澄只是在加班而已,並沒有過紙醉金迷的生活。莫格利醉倒在沙發上,他摟著凌熙的脖子,讓凌熙逐漸心軟,為他蓋好被子。

第二天,凌熙去給李昱珩交作業,李昱珩終於沒有再拒人於千里之外,讓凌熙把策劃案發到自己信箱,凌熙高興得蹦了起來,欣喜若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