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金歲月第34集

第34集:謝家婆媳起衝突 王孫貴族有隔閡

請選擇集數

收起

正當葉謹言和戴茜針對於項目問題進行探討,轉眼便見範金剛捧著兩盒披薩充當月餅過中秋。葉謹言得知謝宏祖丟下朱鎖鎖去印尼,繼而一言不發地站在落地窗前,俯視著萬家燈火,心裡難過不已。

研發小組還在加班設計圖紙,顧不得節日團聚。倒是蔣南孫和朱鎖鎖早已備好一桌美食,陪著老祖母身邊重溫過往。蔣南孫回想二十五歲以前的時光,大家每次過節都像例行公事,毫無溫度,可如今家境不復從前,反而體會到親情冷暖,堪可稱之為幸運。

經過歲月洗禮,蔣南孫逐漸成長為職場麗人,在這半年時間裡,她認作唐欣為師父,也在自我價值中有所提升。唐欣建議蔣南孫抽空談場戀愛,畢竟工作只能換來溫飽和成就感,卻無法彌補晚年的孤獨。

待唐欣離開後,蔣南孫再次拿出賬本,劃掉一行債主名字,最後只剩下兩個人。或許在結束完所有債務,蔣南孫才能真正重啟新的生活,但她現在更像是個逃亡的人,沒有希望,也不敢憧憬未來。

朱鎖鎖預產期在即,蔣南孫為孩子添置衣物,順便好奇謝宏祖的去向。朱鎖鎖坦言謝家生意經營不善,準備轉行商業地產,所以謝嘉茵要在下午舉辦商務宴會,要求謝宏祖帶她一同參加。

原本朱鎖鎖只當是初次拜訪婆婆的見面場,但她沒想到宴會名單竟有葉謹言,想到自從結婚後再也沒有見過對方,頓時有些不知所措。蔣南孫安慰朱鎖鎖鼓起勇氣面對,更不能被趙瑪琳碾壓。

新助理南方乃是範金剛的親侄女,為能方便她在公司工作,因此先在葉謹言身邊當助理。看著南方青春靚麗的模樣,葉謹言回想起初見朱鎖鎖的場景。

謝宏祖得知此事,故意在朱鎖鎖面前提起,甚至抹黑葉謹言在她心中的形象,結果朱鎖鎖僅是淡然微笑。事後,朱鎖鎖跟著謝宏祖去見謝嘉茵,怎料謝嘉茵竟在會場給朱鎖鎖下馬威,特地支開謝宏祖去拿平底鞋,繼而帶著趙瑪琳欺辱朱鎖鎖。

正因趙瑪琳氣焰囂張,甚至打起孩子的注意,朱鎖鎖想起先前種種,於是立即予以反擊,直接跟對方爭執起來,這一幕恰巧被葉謹言看在眼裡。朱鎖鎖情緒失控地拿起洋酒就走,剛好與葉謹言四目相對,瞬間愣住。

考慮到朱鎖鎖懷有身孕,葉謹言讓範金剛先去安慰她,隨後親自來見朱鎖鎖,坦言謝家正在以個人名義申請商業貸款,倘若期間出現任何差池,恐怕整個謝家包括朱鎖鎖都要背上巨額債務。

朱鎖鎖擔心謝宏祖遭受牽連,葉謹言卻只想保她安危,概不管其他人的處境。縱然物是人非,到底感情還在,朱鎖鎖看到新助理南方站在門口,半開玩笑打趣,沒想到葉謹言竟在臨走前向她解釋緣由。

王永正帶著袁媛參觀古鎮,兩人分頭行事在涼亭碰頭,結果蔣南孫也在此處考察,準備參與投標。楊柯公司與精言集團競爭同一個項目,開發商打算籌建歐式別墅,奈何涼亭屬於中式建築,無法拆除。

回去路上,王永正向袁媛提到蔣南孫的建議,結果袁媛卻擔心蔣南孫是故意下套。王永正主動去找蔣南孫,仍對半年前的事情議論不休,依舊不相信蔣南孫變得唯利是圖。蔣南孫認為很多事情不是簡單方式就能解決,自從她去楊柯公司以後,兩個人徹底站在對立面。

葉謹言提醒範金剛多加留意謝嘉茵的公司和地產情況,若有任何事情及時匯報。南方回想起她在二樓看到趙瑪琳糾纏謝宏祖的場景,因此認定兩人關係有些曖昧,卻又不敢向葉謹言提及。

如今公司面臨破產局面,單憑一己之力很難挽回,除非謝、趙兩家聯姻,或許可以保留一線生機。謝嘉茵拿出自己與趙瑪琳開發的地產項目,吩咐讓謝宏祖陪著趙瑪琳去印尼。起初謝宏祖還在據理力爭,可當被謝嘉茵反問之後,卻是啞口無言。

謝嘉茵認為朱鎖鎖之所以會嫁給謝宏祖,完全是看在謝宏祖龐大的家底,倘若他從富二代淪為負二代,恐怕朱鎖鎖將會離他遠去。

此時的朱鎖鎖身懷六甲,老祖母在廚房裡耐心做營養餐,希望朱鎖鎖順利生下大胖小子。朱鎖鎖心裡難受又不敢在老祖母面前表現,唯有等到蔣南孫回家後,立即抱著她嚎啕大哭,直到蔣南孫一番安慰,總算平穩情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