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金歲月第7集

第7集:章安仁不擇手段 蔣南孫無法釋懷

請選擇集數

收起

縱然蔣母不捨得將女兒交給章安仁,但是鑒於目前情況已無更好辦法,所以她在隔壁租間房子安排蔣南孫住下,並且提及關於蔣南孫上下班的交通情況。章安仁生活拮据,根本沒有能力購買汽車,但他還是硬著頭皮承諾會儘快解決代步問題。

剛開始上班時,朱鎖鎖因為自己打扮太過時尚暴露而引起同事們的熱議,範金剛得知楊柯將重要客戶交給朱鎖鎖處理,便馬上去找葉謹言告狀。正因楊柯在外風評不好,所以範金剛格外留意朱鎖鎖的出現,倘若兩個人聚在一起,那就等於是“狼狽為奸”,實屬禍害。

然而葉瑾言只看重員工實力如何,所以他對員工私事並不在意,同時相信楊柯能夠把握好分寸。範金剛見告狀無效,只好將朱鎖鎖約出來,希望她能離開精言集團,否則楊柯遲早知道她是馬先生的前女友。

朱鎖鎖不以為然,反倒直接當著他的面撥通楊柯電話,如實坦白自己與馬先生之間的關係,這一點屬實令範金剛猝不及防。楊柯非但沒有責怪朱鎖鎖,反而對她的人格魅力更加欽佩。

由於蔣母擅作主張讓蔣南孫搬走,所以她與老祖母、蔣父再起爭執。老祖母氣憤蔣母縱容蔣南孫,卻沒想到蔣母竟以離婚作威脅。最終老祖母對孫女的偏見,以及蔣父對章安仁的不滿,導致三個人在飯桌上不歡離席。

聽到蔣南孫喬遷的訊息,朱鎖鎖便親自趕往章家,結果落入眼帘的只有家徒四壁,並無任何溫馨驚喜。考慮到蔣南孫獨自一人住在外面,朱鎖鎖看不得她吃苦,決定用自己的“意外之財”置辦一套家具,以及生活用品。

章安仁感謝朱鎖鎖的幫助,親自下廚請她在家吃飯。朱鎖鎖警告章安仁要對蔣南孫負責,同時感慨豌豆上的公主也要學做灰姑娘。蔣南孫認為章安仁最讓她安心的地方,便是每天努力工作,而不像蔣父那般只懂得投機取巧,可是朱鎖鎖依舊為倆人的感情產生擔憂。

當天夜裡,蔣南孫發現章安仁獨自坐在長椅上,情緒看似十分低落,通過詢問才知他已收到楊教授的電話,恐怕留校機率渺茫。章安仁心生不甘,試圖尋找一絲補救機會,他向蔣南孫打聽王永正在松江酒店項目中的情況,蔣南孫認為王永正做事講究原則,因為採購單上的塗料有色差,因此替換為更加合適的塗料。

公司樓下的咖啡館是員工常駐之地,朱鎖鎖幫同事排隊買咖啡時,忽然發現楊柯和葉謹言。原本朱鎖鎖想以請客的方式表現自己,結果卻被葉謹言呵斥遵守排隊。

回到公司後,朱鎖鎖目睹一位工作十年的老員工,僅僅是因為對公司的一些私下抱怨而被當場宣布解僱。楊柯表示葉謹言外冷內更冷,所以整個精言集團沒有人敢請他喝咖啡,朱鎖鎖不由感慨公司的狼性管理。

數日後,蔣南孫收到章安仁留校的訊息,正當她高興地趕往學校為章安仁慶祝時,結果看到王永正從旁邊衝出來,直接將章安仁打倒在地,怒斥他向校方舉報自己,利用卑劣手段留下。

蔣南孫擔心朱鎖鎖在公司會被同事排擠,出現職場潛規則問題,於是托小姨戴茜讓葉謹言多加照顧。因有這層關係,葉謹言倒是對朱鎖鎖有所關注,便讓範金剛去將朱鎖鎖找來,恰巧朱鎖鎖跟著楊柯出去談生意,眼下正陪客戶打高爾夫。

蔣母請阿姨上門照顧蔣南孫生活起居,並且拿出銀行卡用於日常開銷。因為考慮到女兒去學校不方便,所以蔣母全款為蔣南孫買車,繼而導致章安仁自尊心受挫,卻又不敢當著蔣母面前發作,待對方離開後才將車鑰匙重重扔在桌上。

因為章安仁使用小手段留校的事情,導致王永正離開,蔣南孫對此懷有芥蒂許久,索性去找朱鎖鎖尋求開導。朱鎖鎖認為不是所有人都可以公平競爭,之所以蔣南孫無法釋懷,完全在於她被保護得太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