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金歲月第8集

第8集:蔣南孫出面道歉 王永正不計前嫌

請選擇集數

收起

楊柯來找朱鎖鎖一起見客戶,從而見到蔣南孫,稍微了解事情的始末。身為職場摸爬滾打多年的老人,楊柯在看待某些問題時會比較透徹,懂得其中的利害關係,因此給蔣南孫的忠告是不必過分在意對錯,但凡是人總會做出一些錯誤的決定或者事情,能夠補救就量力而行,沒辦法挽回的,只能順其自然。

正所謂水至清則無魚,這是楊柯送給朱鎖鎖的第一句話,同時也適用於現在的大環境裡。楊柯認為蔣南孫與朱鎖鎖是兩個極端面,倘若能夠中和彼此性格,相信以後過得會更舒服。

由於朱鎖鎖所面臨的客戶都是些來自香港的暴發戶,楊柯主動替朱鎖鎖擋酒,甚至裝醉早點結束應酬。朱鎖鎖很是欽佩楊柯的職場技能,同時欣慰他的體貼周到,但是楊柯卻提醒朱鎖鎖以後儘量學些粵語,以免不懂語言被占便宜。

回到蔣家時,朱鎖鎖無意間聽到蔣父在電話里提及還錢的事情。蔣南孫坐在酒吧里喝酒,直到深夜才緩緩往家走,直到看見守在門口的章安仁。面對這個相愛多年的男友,朱鎖鎖忽然感到有些陌生,他像時下所有家境貧寒且成績優秀的青年,出人頭地是人生一大目標,卻也逐漸遺失本色。

蔣南孫理解章安仁的上進,可是無法接受他用舉報王永正的方式留在學校。正因這番為達目的不擇手段的行為,所以蔣南孫打算想替章安仁向王永正道歉。然而章安仁並未察覺自己做錯什麼,他覺得蔣南孫眼中的劣行不過是對外陳述事實,同時認為王永正也是個貪圖名利的小人。

蔣南孫主動去找王永正道歉,結果王永正卻因董教授對章安仁有意見,擔心會影響她考博。王永正帶著蔣南孫去見董教授說明情況,沒想到章安仁率先一步抵達辦公室,並向董教授闡述前因後果,表明蔣南孫與舉報事件無關。

縱然王永正不喜章安仁的小人手段,可他對蔣南孫的確很好,所以聽到辦公室里的談話,也便放下心來。蔣南孫希望王永正可以接受自己的歉意,怎料王永正竟提出晚上帶酒到宿舍的要求。

葉謹言見到朱鎖鎖的第一面,便是詢問她在公司的情況,鼓勵對方好好工作。可當得知朱鎖鎖出生日期和年齡,葉謹言有些不可思議,倒是引起朱鎖鎖的疑惑。範金剛見情況不對,立即帶朱鎖鎖離開,並且叮囑她務必潔身自好,隨後說起楊柯複雜且多變的情感史,無論當初多么相愛,最終都會不歡而散,說明楊柯並不是個長性的人。

然而朱鎖鎖並未把話放在心上,繼續跟楊柯來往頻繁。範金剛見二人在公司有說有笑,心裡很是不爽,於是又找葉謹言告狀,認為朱鎖鎖孺子不可教,更添油加醋抹黑二人的品行將會敗壞企業文化。

葉謹言考慮到楊柯的實力非常厲害,況且近期許多獵頭公司都在挖他,繼而叮囑範金剛必須將楊柯留在公司里。範金剛面對這個任務苦不堪言,他深知倘若楊柯離開公司,自己的飯碗也肯定保不住。

蔣南孫依照約定帶上酒水去找王永正,結果看到他和朋友在宿舍里玩音樂。因為蔣南孫無法融入眼前的環境,所以感到十分拘束,正要起身離開,怎料王永正拿著兩杯紅酒追出門,隨即一飲而盡,答應此事徹底翻篇。

回到出租房時,蔣南孫發現章安仁靠在牆角痛哭,而她心裡也不是滋味,索性上前抱住對方,表示以後不可再犯這樣的錯誤。

次日一早,蔣南孫還書給王永正,並從莉莉安口中得知王永正離開學校的事情。宿管阿姨誤以為蔣南孫移情別戀,對她更是陰陽怪氣。與此同時,楊柯帶領團隊再創業績新高,所有人依次領取各自的提成,朱鎖鎖也拿到第一筆收入。

蔣南孫帶章安仁回家見父母,章安仁將自己的留校聘書呈上,結果並未贏得對方的青睞,甚至隨手將聘書丟在桌上,反而是朱鎖鎖帶回的海鮮深得蔣家母子的肯定。

章安仁看著蔣父把海鮮放在聘書上,雖然他心裡十分難受,可是表面還是裝作不在意,倒是蔣南孫非常惱怒蔣父的態度。朱鎖鎖為緩解氣氛,趕忙將蔣南孫拉到廚房,順便提及蔣父炒股借錢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