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金歲月第11集

第11集:朱鎖鎖警告袁媛 蔣父股票被套牢

請選擇集數

收起

正因無法從銷售部門入手調查,範金剛只能通過技術手段,從而查詢到朱鎖鎖與楊柯的郵件往來和檢索內容,並將情況稟報給葉瑾言。看到朱鎖鎖的檢索內容,葉謹言忍不住開懷大笑,那些充斥著“葉瑾言有多少錢”以及“如何一夜暴富”字眼,就連範金剛也都忍俊不止。

蔣南孫湊足報考全日制英語班的費用,隨即讓袁媛簽訂借條。袁媛為能擁有更好的未來,於是在章安仁面前隱瞞搬離實情,編造了一個更加可靠的謊言,讓章安仁信以為真,甚至拿出一千塊錢給她備用。

楊柯將謝宏祖約定看房子的時間告知朱鎖鎖,並幫她存好謝宏祖的手機號,備註空調王子。朱鎖鎖對於謝宏祖產生好奇,楊柯認為謝宏祖手無實權,主要在於他有個難搞的老媽,其實力不容小覷。

當晚朱鎖鎖獨自在公司加班,葉謹言極為反常地買來她最愛吃的食物。朱鎖鎖略有不解,有些好奇他在白天為何如此開心,結果葉謹言則大方表示是被一個笨蛋氣笑,隨後轉身離開,留下滿頭霧水的朱鎖鎖。

蔣南孫即將面臨考試,但她還是過來幫袁媛收拾行李。兩人閒聊時提及各自家境,袁媛感嘆蔣南孫出生在優渥家庭,所以從來沒有任何事情讓她值得操心,也沒有任何事情非完成不可。蔣南孫認為袁媛的出現就讓自己操心,請走她也是自己非完成不可的事情。

袁媛入學當天,正是章安仁打算開車送她,沒想到朱鎖鎖氣喘吁吁趕來,以他不便進入女生宿舍為由,提出主動送袁媛去學校。然而來到學校後,朱鎖鎖趁章安仁不在,小聲警告她擺正身份,不要總借過往的名義糾纏章安仁。袁媛是個明白人,也知道朱鎖鎖的話中之意,所以她答應會恪守本分。

蔣南孫忙碌著複習,無暇顧及其他事情,章安仁表面看似照顧蔣南孫的生活起居,但實際上是為取悅系主任,所以才沒有參加設計展閉幕。了解到章安仁留在家裡的想法,蔣南孫對他印象更差,以前總以為章安仁是個光明磊落的君子,可是現在卻變成工於心計的小人。

縱然八面玲瓏、審時度勢並無不可,但是蔣南孫不希望章安仁在自己面前還要偽裝,同時害怕總有一天會對章安仁感到陌生,完全分不清他的真實面目。蔣南孫希望章安仁可以真誠做人,結果章安仁對於她的回應僅有千篇一律的道歉。

公司新樓盤“東籬”開盤在即,楊柯讓朱鎖鎖小牛試刀,約上“空調王子”謝宏祖提前來看房。整個看房的過程中,謝宏祖一直在和媽媽打電話吵架,他不肯接受包辦婚姻,也不會為了家族生意迎娶一個陌生女人進門。

朱鎖鎖眼見謝宏祖沒有心思看房,先行離開,不禁感到鬱悶,但又不願輕易放棄。當天晚上,朱鎖鎖獨自待在樣板房裡喝酒,恰巧蔣南孫打來電話,向她傾述自己找錯男友的無措感。

安慰完蔣南孫之後,朱鎖鎖給謝宏祖打電話約定下次看房子的時間,結果話音剛落,謝宏祖帶著洋酒出現在樣板房門口。倆人坐在樣板房裡喝酒談人生,朱鎖鎖也了解到謝宏祖被母親掌控的成長經歷。

謝宏祖答應明天來交定金買房,他前腳剛走,緊接就見葉謹言和範金剛帶著工人過來檢驗樣板房細節問題。葉謹言發現朱鎖鎖私下和客戶喝酒,繼而表達了不滿,順便叮囑她儘快通知蔣父清倉,否則可能面臨傾家蕩產的危險。

蔣南孫回到家裡,正好看到蔣父打電話借錢的一幕,因此得知蔣父已經將車借給朋友。但在蔣母的逼問下,蔣父只能承認自己把車轉賣補倉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