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金歲月第24集

第24集:王永正受聘回國 楊柯反擊葉謹言

請選擇集數

收起

待朱鎖鎖歸來時,已是深夜,蔣南孫獨自等在門口,對於朱鎖鎖選擇辭職的行為,她能表示理解,亦不願給對方增添負擔。結果朱鎖鎖堅持要幫蔣南孫還清債務,她認為好姐妹應當患難與共,並非獨善其身。

葉謹言上班時看到工位已空,範金剛見他神情失落,主動提出聯繫朱鎖鎖。然而朱鎖鎖打算去楊柯新公司上班,所以希望他們儘快將上個月工資結算,沒想到剛掛斷電話,手機立即收到跨行轉賬簡訊。

蔣南孫因為得罪大羅,以至於遭受同事孤立,無法參與進項目當中。老闆考慮到大羅近些年帶給公司的利益,所以提議蔣南孫利用交情跟李一梵拉項目,從而避免被辭退的風險。蔣南孫見到老闆的醜惡嘴臉,不願連累李一梵,於是憤怒離開,毅然決然地辭職。

範金剛揣度葉謹言的心意,當著葉謹言的面給朱鎖鎖打電話,極力挽留她回精言集團。朱鎖鎖不知範金剛將電話免提,於是跟範金剛抱怨起葉謹言,並說他一堆壞話。怎料葉謹言非但沒有生氣,反倒是放聲大笑,隨即指責範金剛擅作主張打電話。

朱鎖鎖決定去楊柯新公司,結果發現公司合伙人竟是精言集團的財務總監潘老師,同時瞬間意識到潘老師將給精言集團帶來多大損失,倘若兩個月後臨時離職,精言定會措手不及,陷入危機。

通過這件事情,朱鎖鎖覺得楊柯並不簡單,他表面像是遊走花叢的浪子,可實際上卻在分散人脈網,不止是銷售部,包括其他部門都有安插心腹。朱鎖鎖擔心葉謹言,正當她入職決心動搖之際,恰好範金剛再次勸她重回精言集團,並且表示朱鎖鎖在精言時間還很短,對很多事情都是一知半解,並不適合去楊柯公司。

經過一段時間的努力,蔣南孫終於還清第一筆欠款,她和朱鎖鎖共同握著筆在本子上劃掉債主名字。朱鎖鎖聊起今天在楊柯公司看到的情況,一直以為葉謹言和楊柯之間的爭鬥,主要原因在於葉謹言恃強凌弱,沒想到楊柯居然會暗渡陳倉。蔣南孫認為他們能夠混到高層絕非普通人,反倒是朱鎖鎖才是最為簡單的小白花。

王永正如期返回上海,並且收到精言集團的聘書,蔣南孫帶他回家見老祖母,沒想到謝宏祖和小鶴抱著食材上門,眾人決定聚在一起吃火鍋。大家圍在飯桌前其樂融融,老祖母看到謝宏祖和王永正更是極為滿意,從心底里認定他們就是自己的孫女婿。

當天晚上,謝宏祖和王永正主動要求留宿,兩人因為這層連襟關係,倒是減少許多生疏,聊得熱火朝天。王永正跟蔣南孫提及精言集團要在沿海城市做舊城改造,每個項目裡面都要加入圖書館計畫,因此認為精言是個很有情懷的企業,想邀請她加入團隊。

然而蔣南孫礙於現在的處境,只想找個賺錢快的工作,以後再考慮夢想問題。躲在房間內的朱鎖鎖與謝宏祖聽到兩人對話,均是心事重重,謝宏祖藉機向朱鎖鎖表白,坦言會支持她完成夢想。

李一梵得知蔣南孫在原公司受委屈,最後被迫辭職的訊息,於是在目送她和王永正離開後,主動去找原公司老闆,威脅他如果還想繼續簽訂合作協定,必須要在目前的價格上打七折優惠,以此替蔣南孫出口惡氣。

王永正帶蔣南孫重返校園,試圖用這種方式喚醒她曾經的夢想。與此同時,潘老師跟葉謹言攤牌,決定離開公司去找楊柯。範金剛讓朱鎖鎖幫忙打探此事,可見朱鎖鎖表現非常平靜,於是懷疑她早已知道此事,繼而失望離開,留下朱鎖鎖在原地落淚。

朱鎖鎖帶著月餅探望楊柯,毫不避諱說出自己的想法,突然發現楊柯與潘老師竟共用同一個杯子,立即意識到兩人也許不是單純的合作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