諜戰深海之驚蟄第7集

第7集:陳山洗脫殺人罪名 余小晚對陳山生好感

請選擇集數

收起

關永山讓小鳳繼續往下說,小鳳便說那天晚上自己跟著李伯鈞回到了余小晚的家裡。張離向眾人分析,李伯鈞在去余小晚家裡之前就把圍巾給了小鳳,如果李伯鈞的圍巾上留有毒液,那么就能證明李伯鈞是在到余小晚家裡之前中的毒,從而就能證明陳山的清白。

諜戰深海之驚蟄第7集劇照

周海潮自然不能讓陳山這么容易地脫罪,他質疑小鳳的證詞,小鳳卻說李伯鈞給自己圍巾時,有許多人都看到了。張離也繼續向關永山和費正鵬敘述自己在找到小鳳時,和兇手起了衝突,兇手已經被擊斃,周海潮正在心裡暗喜兇手已經死了,便死無對證。小鳳卻說自己當晚見到了兇手,兇手撞了一下李伯鈞,李伯鈞當時就捂了一下自己的脖子。人證物證俱在,周海潮還想繼續辯解下去時,就被關永山制止,要求先檢查圍巾上是否有殘留的烏頭鹼毒液。

關永山正和費正鵬商量著是否要繼續追查下去,費正鵬主張結案,這時化驗報告也送到關永山手裡,關永山見證據確鑿,也同意結案。關永山決定把周海潮平調到中共科,繼續當副科長,以免陳山和周海潮兩人天天內斗。

余小晚來找周海潮興師問罪,在辦公室里大罵周海潮,眾人在周海潮辦公室門口見周海潮被罵得啞口無言,覺得十分解氣。余小晚一反常態地對陳山十分熱情,親熱地拉著陳山走出了第二處。陳山心裡又慶幸又擔憂,他慶幸自己在軍統有了張離這個可以依賴的人,又擔憂自己的身份被余小晚識破後,余小晚會有什麼反應。他忍不住去想李伯鈞那天晚上究竟要告訴自己什麼事情。

諜戰深海之驚蟄第7集劇照

周海潮原本對關永山自己的調任十分不滿,關永山對周海潮一番敲打,並叮囑他收斂鋒芒,以免被陳山抓到把柄。雖然余小晚和陳山還是分房睡,但是余小晚對陳山漸漸有了好感,不再那么排斥陳山的存在,半夜裡還偷偷地看陳山睡覺的樣子。第二天,余小晚和張離聊起陳山,說起自己似乎已經喜歡上了陳山,張離知道陳山不是真正的肖正國,有些擔心,也不好附和余小晚。

荒木惟又一次給陳山給出暗號,陳山接到荒木惟的電話,荒木惟要陳山今晚八點和自己在心心咖啡館見面。陳山回到家,余小晚提出讓陳山晚上陪自己去跳舞,陳山想到晚上和荒木惟的見面,拒絕了余小晚。晚上,荒木惟以臨江學院校董李元培的身份通過閘口後,檢查身份的小兵曾經在臨江學院當過教員,識破了荒木惟的身份,兩人趕緊追了上去。千田英子見兩人追得太緊,本想取消今晚和陳山的見面,荒木惟卻讓千田英子把自己送到軍人俱樂部,並想辦法通知陳山來找自己。

千田英子引開了追蹤的兩個小兵後,給心心咖啡館打了電話,讓陳山去軍人俱樂部見荒木惟。軍人俱樂部今晚正在舉行聯誼會,裡面全部都是軍統的人。陳山來到軍人俱樂部,先和張離打了個招呼。另一邊,千田英子也混入軍人俱樂部,為荒木惟找到了一個可以談話的包房。荒木惟示意陳山到吧檯和自己談話,兩人暗中談話時,被周海潮盯上,周海潮覺得荒木惟的形跡可疑,吩咐洪京軍叫阿強跟著荒木惟,查清荒木惟的身份,千田英子在一旁看到了周海潮的動作。

諜戰深海之驚蟄第7集劇照

陳山沒有急於去和荒木惟會面,反而又和張離坐下,若無其事地聊天。另一邊,阿強正拿著槍對準荒木惟審問他的身份時,千田英子及時出現,將阿強打倒在地。陳山來和荒木惟見面,洪京軍帶著人正想上樓查看情況,也被千田英子拖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