諜戰深海之驚蟄第29集

第29集:陳山轉移荒木惟注意 周海潮向余小晚求婚

請選擇集數

收起

喬瑜向荒木惟主動請纓,希望可以讓自己來審問小三娘,荒木惟同意了喬瑜的請求。喬瑜來到囚禁室,審問小三娘,荒木惟則監聽著囚禁室內的情況。喬瑜見小三娘不開口說話,便對小三娘用起了刑,小三娘忍不住酷刑,在喬瑜的抽打下很快就要不行了,荒木惟一聽情況不對,趕緊打電話通知喬瑜不要把小三娘打死,可還是遲了一步,小三娘已經不幸身亡。

諜戰深海之驚蟄第29集劇照

荒木惟對喬瑜一通訓斥,並告誡他以後再弄死犯人,那么喬瑜也不要繼續活下去了。荒木惟訓斥完喬瑜,就有手下來報告,在理查飯店附近的河道發現了山口的屍體。荒木惟讓人叫來陳山和倉田醫生,去停屍間檢查山口的屍體。陳山和喬瑜分析山口就是華懋飯店刺殺事件的內鬼,引導荒木惟懷疑山口。千田英子的嫌疑洗清,荒木惟便讓千田英子回到工作崗位上。

荒木惟和千田英子分析著山口的死因,兩人的推理思路果然已經走偏,沒有再懷疑到陳山頭上。這時,倉田醫生來給荒木惟匯報小三娘的屍檢報告,小三娘的體內已經有多種毒物,喬瑜的酷刑加速了小三娘的死亡,可荒木惟還是對喬瑜抱有懷疑,讓千田英子把科里的工作都對喬瑜保密。

陳山回到辦公室後接到一個電話,說是他太太家裡的老家來了人,還帶了土特產讓他去取。陳山來到維文書店,發現是費正鵬來到上海來找自己。費正鵬說這次有重要的事情要告訴陳山,上次陳山救出的飛虎隊隊員已經痊癒了,軍統打算讓他們回到人們的視野中去,對媒體公布這個訊息。陳山一聽,慌張起來,這訊息一旦曝光,自己在尚公館也會馬上暴露。費正鵬讓陳山把他之前做的所有事情全部嫁禍給喬瑜,這樣一來,等飛虎隊隊員的訊息見報時,陳山就可以脫身了,陳山覺得頭大。費正鵬告訴陳山,關於飛行員事件的情況,或者出現了緊急情況,他可以直接來書店找費正鵬匯報。

諜戰深海之驚蟄第29集劇照

費正鵬心繫余小晚,自從陳山和張離走後,余小晚也不見了,自己還是看到颶風隊的報告才知道余小晚來鬧過陳山的婚禮,並向陳山打聽余小晚的下落,陳山隱瞞了余小晚的訊息,費正鵬臉色很差,只讓陳山有了余小晚的訊息,就馬上通知自己。陳山擔心餘小晚的住處在荒木惟的監視之下,怕費正鵬暴露,才沒有告訴他。而現在重要的事,是怎么將飛行員事件,劫軍需車事件等等串聯在一起,讓荒木惟發現線索,並懷疑喬瑜就是尚公館的內鬼,陳山陷入了沉思。

周海潮向黑皮打聽余小晚的住處,黑皮趁機坐地起價敲詐周海潮,周海潮差點忍不住心裡的怒火想要殺了黑皮。周海潮找到余小晚,向她道謝,余小晚卻對周海潮十分冷淡,對周海潮的表白無動於衷,並讓他離開。周海潮讓余小晚跟自己去美國,並想娶余小晚,余小晚毫不留情地拒絕了他。周海潮知道余小晚是因為陳山,余小晚情緒激動起來,想把周海潮趕出去,周海潮仍然想要余小晚跟自己一起離開,余小晚卻覺得周海潮想娶自己是因為不甘心,是想贏過陳山,周海潮跪下來表白余小晚,希望余小晚給自己一次機會,而余小晚卻不願意給周海潮這個機會。周海潮臨走前,告訴余小晚,自己和陳山之間只能有一個人活著。

余小晚在自己的鋼筆里找到了余順年留給自己的一封信,原來余順年是一名共產黨員,還發展了一名下線,代號駱駝,而余順年卻懷疑自己遇到的險境和駱駝有關,而余順年寫完這封絕筆信,就去面見了駱駝。余順年在信中告訴余小晚,如果自己遭遇不測,就讓她去把這些信息告訴組織,並留下了暗號,能夠對上暗號的,就是可以信賴的同志。余小晚看完這封信,痛哭不止。

諜戰深海之驚蟄第29集劇照

余小晚來找張離,張離看見余小晚喜出望外,正想和余小晚進屋說話,陳山返回來對余小晚冷嘲熱諷,對張離處處維護。余小晚大失所望,決定和陳山張離絕交,張離正想追出去,陳山卻攔住張離,並說只有讓余小晚死心,她才會回到重慶。張離卻說陳山不了解余小晚的個性,還是追了出去。

張離追在余小晚身後,余小晚一個不小心,差點被迎面的腳踏車撞到,張離眼疾手快,把余小晚推開了,自己卻被撞到在地。余小晚擔心地扶起張離,兩人終於能夠好好地坐下來說說話。余小晚和張離成功對上了余順年信里的暗號,余小晚喜出望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