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域第1集

第1集:秦烈遭人陷害

請選擇集數

收起

黑夜中的雪原聚集著一群人,以秦烈為首,凌穎和凌鑫緊隨其後,秦烈感知到銀鈴蜘蛛的存在,眼前瑤瑤父親的屍體已經僵硬著躺在雪地上,秦烈猜到是這蜘蛛四處害人,眾人為報仇,朝著靈獸一哄而上,卻不敵其妖力,唯有秦烈緊握雙拳,釋放出強烈電擊,這才使得靈獸就地倒下。

在冰岩城內,星雲閣的少閣主杜少楊望著不遠處的凌家鎮喃喃自語道,身後走近的代閣主杜海天對著兒子少楊勸告道娶親事宜,杜少楊卻一臉平靜地應承下來,絲毫不在意父親提到的對象是何人,仿佛完全不感興趣。

銀鈴蜘蛛沒有就此倒下,反而再次起身向秦烈進行攻擊,幾回戰鬥下,秦烈面對這龐然大物,雷力逐漸耗盡,凌穎提醒道可以掏出儲雷玉牌輔助。秦烈這才掏出腰間的玉牌,對準靈獸進行攻擊。玉牌的能量召喚一下使得天色大變,雷雲翻滾的場景引起星雲閣楊家兩父子的注意力。在雪原的另一邊,凌語詩舉著火把走近凌穎一行人的隊伍之間、表情傷心不已,好友瑤瑤生病,本想前去探病的語詩卻得知瑤瑤的父兄為取靈獸體內的靈核給女兒治病而慘死在雪原上,看著好友父親的屍骸躺在冰天雪地上,眾人沉默不語。凌家鎮的月圓之日即將來臨,眾人決定在靈潮尚未平息的時候,先帶屍骨返回凌家鎮。而秦烈背著火毒還未康復的凌語詩,在雪原中前行。

第二天,秦烈從凌家鎮醒來,好友華羽心卻捧著一本不知名的書籍,直勾勾地盯著秦烈,執著地想要剖析一下秦烈這幾天不斷出現的噩夢。華羽心懷疑這噩夢來源於秦烈身上被封印的靈珠,這顆靈珠封鎖住了秦烈兒時十年的記憶。秦烈只得苦練煉器之術,等法術高強的時候,再劈開靈珠,揭開記憶。但根據“開元、萬象、通幽”的術語,每破一階就要遭遇一次雷劫。且不論在雷劫生還下的可能性,華羽心十分擔心秦烈有可能會失誤傷害到自己。兩人交談之際,凌萱萱闖進房間,想要喊上秦烈一齊去獵靈獸。但瓊英谷危險無比,秦烈兩人自然不會答應,可性格剛烈的秦二小姐不肯罷休,秦烈便用晚上祭月的事情轉移了凌萱萱的注意力,等凌萱萱和華羽心兩人離開,秦烈再次開啟修煉模式,精心加強自己的雷力。

在凌家鎮的藥山上,凌語詩用心研磨草藥,澆灌植物。屋內的煢縈果需要整整六年的悉心照顧才能結果,是星雲閣老閣主續命的藥引,世代以種藥為生的凌家鎮依賴於星雲閣,自然是不得不仔細照料這株寶物。

等忙完瑣事,凌語詩找到秦烈,看著秦烈僅僅是在煉體境界,竟然就可以修化如此多的雷霆之力,凌語詩不由猜測到是秦山爺爺給予秦烈的靈決起了作用,可惜凌語詩的水靈體質與這靈決不合適,只能作罷。一邊吃著凌語詩帶來的吃食,秦烈再次提起自己的夢以及劈靈珠計畫,志向遠大的秦烈一直想要提高能力,前往器具宗。看著秦烈興奮的模樣,凌語詩語氣低落了起來,詢問起秦烈:凌家鎮是否有更只得留戀的地方。性格單純的秦烈沒有聽出言外之意。昨晚的靈獸之戰使得秦烈消耗掉凌語詩給予自己的一心葉,關心秦烈的凌語詩只得再交出一片自己精心種植的一心葉。兩人再次提到今晚凌家鎮的祭月盛典,每個人都有寫下願望的機會,凌語詩好奇秦烈的心愿信條,但秦烈卻固執地不予透露,即使是凌語詩主動提到自己的信條,秦烈也完全沒有流露出好奇的模樣。感覺到被冷落,傲嬌的凌語詩一下收拾走飯菜,獨留秦烈一人繼續修煉雷法。

看到姐姐失落地從山洞中走出,妹妹凌萱萱勸告道放棄執著於秦烈,一心修煉危險雷法的秦烈隨時都有生命危險,心中自然無牽無掛,但凌語詩還是被秦烈身上的執著、剛強的品質所吸引,無論如何都要跟隨秦烈的腳步。

夜晚來臨,凌家家主凌承業主持著祭月盛典,一首竹笛吹響在黑夜當中,漫天白雪紛飛,眾人沉浸在盛典的歡快氛圍中,星雲閣眾人卻走近凌家鎮,少主杜少楊和執事卓茜來到,下令要抓捕秦烈,硬是押著秦烈來到星雲閣之內。凌承業為秦烈辯護著,但卓茜口氣強橫地指責秦烈用雷法屠殺了三十三生人村落的生命,極為遼闊的雪原修雷法的只有秦烈一人。面對無理的說辭,秦烈只是冷漠地看著眼前的卓茜和杜少楊,為了不耽誤祭月盛典的舉行,秦烈自知逃不過這飛來橫禍,老閣主病重,杜家與夜家為了爭取主位只得在暗地裡爭鬥,為了取得凌家的支持,杜家只得找秦烈的麻煩,逼得凌家保秦烈而歸順。秦烈深知這道理,但還是提出推遲審問,只為讓凌家鎮的眾人放心享受慶典。不畏權貴的秦烈拒絕了卓茜提出的條件,悶頭回到柴房內。

凌萱萱、華羽心與凌語詩三人看著柴房門口看守著的杜少楊和卓茜,心生一計,原來這柴房之間藏著一個暗洞,凌萱萱想要助秦烈逃出生天,但凌語詩斷定以秦烈的性格,是不會想要逃避。果然,秦烈雖然借暗洞逃出柴房,卻只是單純想要等圓月出現。華羽心想要強行把秦烈帶走,可此時,杜少楊卻從一旁出現,將兩人抓了個現行,眼看情況不妙,秦烈低聲向華羽心吩咐道傳話給凌承業,說是夜家要利用自己拉攏凌家鎮,詢問該如何處置。隨後便厲聲催促華羽心離開。杜少楊悠悠走到秦烈的身後,兩人各懷心思,杜少楊好奇著眼前的秦烈無視星雲閣,究竟是想要落身何處,同樣志向遠大的杜少楊想要假借好意接近秦烈,但還是被秦烈識破其工於心計的性格,兩人雖然未亮出招式,尖銳的言語就已經交戰幾回,頓時敵意滋生,氣氛變得緊繃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