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孤皇后第1集

獨孤皇后劇情選擇

關閉

第1集:伽羅楊堅合救民女初邂逅 依父命聯姻相親互知身份

北周初年,南北對峙,三分天下,戰亂動盪。時北周大冢宰宇文護把持朝政,扶立堂弟宇文毓為傀儡皇帝,又大肆剷除異己,獨斷專行,朝野內外怨聲漸起。而民間百廢待興,為鞏固政權,朝廷大力推行佛教,每年舉行盛大的浴佛節,是長安城一年之中最熱鬧的一天。浴佛節上,隨國公長子楊堅與其三弟楊瓚、四弟楊爽前來禮佛,偶遇女扮男裝在街上派米布施的衛國公七女獨孤伽羅。此時伽羅正用力拽下放置在米架上的米袋,米架被拽得東倒西歪馬上就要倒掉,伽羅卻只顧著拿米袋並未發現已身處危險之中,還是楊堅眼疾手快把她救了出來,兩人的初次邂逅就此注定了一生的緣分。楊家兄弟欣賞伽羅的善心,於是一起幫助伽羅派米,救助貧苦百姓。

宇文護的大公子宇文會與其一眾護衛押著幾個犯人路過,見浴佛節上有眾多美貌女子,頓時色心大起,當街強搶民女。愛打抱不平的伽羅看不過眼,隨手拉過一匹馬就追了上去,楊堅怕她隻身犯險也隨後拿了兩個面具跟上。兩人一起跟蹤來到宇文會的別院,伽羅去放火引開眾人,楊堅闖進屋子三兩下就治服了宇文會並罰他自扇耳光謝罪。宇文會雖然不知道面具之人的真實身份,卻暗暗記下了他戴在腰間的玉佩。趁楊堅不備時宇文會拿起匕首想背後行刺,被隨後趕到的伽羅阻止。被救的女子對伽羅和楊堅千恩萬謝,伽羅此時也恢復了女兒身,親身向楊堅證明行俠仗義不只有大丈夫才能為,楊堅一時竟看呆了,待想起問芳名時伽羅已揚長而去。

獨孤皇后劇照伽羅恢復女兒身

宇文會因為行事太過張揚被父親宇文護教訓,如果因為宇文會的一時疏忽被獨孤信找到他押解的兩個犯人宇文護就完了。在朝中敢和大冢宰宇文護作對的只有趙貴和獨孤信,楚國公趙貴身為太傅雖無實權但聲望頗高,衛國公獨孤信身為大司馬在軍中更是舉足輕重,這次獨孤信更是查到了宇文護的鑄錢上,屬下建議宇文護儘早除之方可安心。宇文護遂吩咐蕭佐儘快找出錯處甚至不惜無中生有,好讓獨孤信死得名正言順。

獨孤信和趙貴本欲借這次找到的人證扳倒宇文護,可人證突然消失讓大家一時措手不及。趙貴建議直接除掉宇文護,但宇文護勢力巨大,如果師出無名後果不可想像,獨孤信建議從長計議為佳。趙貴生氣獨孤信的婦人之仁拂袖而去,獨孤信之所以不同意趙貴的建議是因為查宇文護的目的並非要殺他,只想切實的罪證扳倒宇文護。屬下建議獨孤信在尋找證據的同時也應該拉攏像隨國公楊忠這樣的勢力,獨孤信也正有此意,打算讓伽羅和楊忠長子楊堅聯姻。

楊堅業已成人新近又領了官職,父親楊忠認為他是時候成家立業了,告之他與獨孤伽羅成親一事,楊堅心中卻想著之前那個女扮男裝的女子,只是還不知道她就是伽羅。楊堅去寺中取他和伽羅的生辰八字,經測算兩人乃天作之合,可楊堅還是高興不起來。正出門時與陪母親來寺中上香的伽羅擦肩而過,待楊堅回過神來反身回去尋找時卻再次與伽羅失之交臂。伽羅母親是來寺中為伽羅求姻緣簽的,可伽羅心中還放不下魯國的宇文邕,儘管他已娶了北國的公主,與伽羅再無可能。心情不好的伽羅獨自去酒館喝悶酒,還當場揭穿了幾個專門騙錢的騙子,並與騙子們打成一處,路過的楊堅再次出手救下伽羅,還要來醒酒湯靜待伽羅醒來。可當他再次詢問伽羅姓名時又被伽羅搪塞過去。

獨孤皇后劇照楊堅再次出手救下伽羅

相親的日子到了,本來沒精打采的楊堅一見到伽羅的身影立刻來了興致,兩人在雙方父親的介紹下才得知了對方的真實身份,楊堅喜上眉梢,伽羅卻開門見山提出了自己對另一半的期願,那就是予一世真心,共一人偕老。

獨孤皇后劇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