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孤皇后第18集

獨孤皇后劇情選擇

關閉

第18集:宇文護佯裝中風以退為進 楊堅吃醋伽羅宇文邕

在火攻和成群的歹徒保護下,宇文會的囚車被成功劫走,宇文邕和楊堅緊隨其後,楊堅取下弓箭給了宇文會致命一箭並阻止了宇文邕的追趕,他有信心受了自己一箭的宇文會不會久活於世了。獨孤善也終於與妹妹伽羅得以相見,兄妹二人相擁而泣。伽羅邀哥哥留在長安,但獨孤善為保萬全,在宇文護並未完全倒台前並不打算留下,並已計畫回去之後重新集結人馬,將來肯定會終有用上的一天。

宇文護佯裝突發中風,天王和王后帶著宮中的太醫一同前來探望,並要太醫立刻為其診治,卻不想宇文護早已收買下太醫,天王從太醫口中得到宇文護病情屬實的說辭後才稍稍放鬆了警惕。天王走後宇文護立刻還原了本來面目,自己裝病畢竟不是長久之計,唯今之計是要讓天王儘快死掉。回到宮中的天王仍在懷疑宇文護此次病得蹊蹺,叮囑宇文邕仍要小心行事。宇文邕聽取了伽羅的建議,向天王推舉楊堅繼任暗衛軍統領一職,天王早就知曉楊堅的為人和能力,痛快應允。

此次大周聯合北國聯合伐齊失敗,北國將責任都推給了大周並強行索要賠償,天王與眾臣商議後決定以送公主和親的方式求取和平。阿史那頌推舉了義誠公主作為和親人選,伽羅亦建議用安全性更高的鼓舞來助興迎親國宴,阿史那頌本就介意王后事事都非要徵求伽羅的意見,又聽到宇文邕推舉鼓舞的原因和伽羅如出一撤時,心下更加不是滋味了。

尉遲寬被父親訓斥窩囊後心中一直鬱悶,忍不住又用喝酒來一醉解愁,並在醉酒時再次暴打了妻女,直至父親尉遲將軍趕來才制止住他。

天王將排練鼓舞一事交給了最擅長鼓舞的伽羅,伽羅和宇文邕不知不覺排練到很晚,結束後兩人又相約一同商議國宴事宜,便一同上了馬車,這一幕正巧被前來接伽羅的楊堅看到,便尾隨兩人一同來到酒樓。為情所困的控制不住自己的內心,衝到伽羅跟前訴說愛慕之情,後悔當初輕易放棄與伽羅的感情,原本自己也想與阿史那頌好好過日子,但心裡從始至終都只有伽羅一人。伽羅義正言辭地告誡宇文邕,阿史那頌是真心愛宇文邕的,縱使她做錯了事也是因為宇文邕沒有給到她想要的愛。自己如今已是楊堅之妻,心中已無宇文邕的任何位置,勸他不要忘記對家庭的責任,否則苦的只有自己,更會害了深愛他的妻子。如若宇文邕再執迷不悟下去,兩人只能形同陌路,說罷甩袖離去。

尾隨兩人來到酒樓的楊堅原本一直躲在門外偷聽,卻因害怕聽到自己不願面對的事,只聽了一半就中途轉身離去。鬱悶的楊堅一出酒樓就巧遇離家出走的尉遲寬妻女,尉遲寬的妻子嫣兒自小就與楊堅相識,楊堅從母女二人口中得知事情緣由後便將兩人安頓在自家的一處別院裡暫住。正要告別時,尉遲寬的女兒尉遲文姬卻突然嘔吐暈倒病情危急,楊堅不放心便留下來與嫣兒一同徹夜照料尉遲文姬,直到小姑娘醒來楊堅放下心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