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手第6集

第6集:梅夫人回國修養 劉念設計羞辱青陽

推手劇情選擇

關閉

一凡越來越看不起劉念,他簡直太會拍馬屁了,而且沒有底線,陳秋風和梅道遠都是他的老師,只因為陳秋風可以給他一些內幕訊息,因此就刻意地去親近。劉念不想解釋,他反過來質問一凡為什麼要花三百萬買柳青陽的車行,他覺得一凡是在用青陽來氣他,一凡無奈地笑,她沒想到劉念會這么自大。另一邊,雖然已是深夜,可青陽還在工作,回家睡不了幾個小時又要去工地趕工,可青陽畢竟從前嬌生慣養,幹了一天的活後全身都痛。

今天是梅夫人回國的日子,一凡去梅家迎接她,可梅夫人的情況還是不太好,她很多事情都記不清楚,一提到兒子梅恆就開始頭痛,她的時間永遠停留在了三月三號,兒子去世的那一天。梅道遠很愛妻子,這一次妻子回國修養,他一定要好好對待她,和一凡準備午飯時,兩人談了很多。就在這時,梅夫人突然尖叫起來,說自己兒子出事了,吵著要去醫院,還差點砸傷了一凡。另一邊,柳青陽找張小同訴苦,說泥瓦工太苦了,他真的乾不下來,張小同便開玩笑讓青陽來咖啡廳工作,不過還是一樣的累,他就是想讓青陽知道,工作就是很累的,他就是大少爺當慣了吃不了苦而已。

推手第6集劇照梅夫人受刺激精神病發

醫生來穩定了梅夫人的情緒,大家發現床頭一本名叫《推手》的書,梅恆以前練過推手,可是是這個原因才讓梅夫人又想起了過去。一凡的心裡也很受觸動,她想起五年前梅恆去世時的場景,自己看著他被送進手術室,卻再也沒睜開眼睛。另一邊,明德集團的資金鍊真的斷了,春雨勸他和尚嘉講和,劉念卻執意再等等。

青陽和柳母每天中午只能吃速食麵,以他們現在的財力,連每天吃便當都承擔不起。與此同時,一凡代表明德集團來看工程,原來這幾棟樓都是明德的,為了籌錢補足資金,劉念打算賣了這幾棟樓。一凡一上樓就看到青陽在狼狽地吃著速食麵,兩個人都愣住了,青陽更是覺得不好意思,因為是工作,一凡裝作不認識他繼續給買家講解,可是她心裡的觸動不比青陽小。一凡回到公司後向劉念興師問罪,因為這是劉念故意安排的,他就是要讓一凡看看柳青陽現在是多落魄。另一邊,青陽也和母親說不想在工地幹了,柳母知道他就是嫌丟面子了,不乾可以,他總得想別的法子吧,柳家已經敗了,他不能再當大少爺了!

推手第6集劇照一凡工地發現青陽落魄處境

尚嘉的楊總想和劉念合作,劉念很高興,這正是他想要的,一凡卻不冷不熱無所謂的樣子,劉念向她道歉,因為他還需要一凡的幫助。就在這時柳青陽打來了電話,他約一凡見面,因為他還想和一凡比一次,並且加上賭注,一凡同意了,劉念心裡很不痛快,可面子上卻還裝作無所謂。陳秋風去看望梅道遠,兩個人原來是老友,陳秋風想勸梅道遠出山,可梅道遠卻意志堅決,不願再涉足商場。

柳青陽等到了一凡,兩人在公路上進行了機車的比試,規則是不能超速和闖紅燈,看誰先到第四個紅燈,兩人的技術相當,一路風馳電掣,不過最後還是柳青陽贏了。晚上,劉念和尚嘉的楊總一起見面吃飯,原來楊總是想加入十五號標地的項目。

推手第6集劇照青陽約一凡街道賽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