隱秘而偉大第1集

第1集:憨小子初入警局當苦力 抓小偷意外丟掉鐵飯碗

請選擇集數

收起

時值一九四六年春,上海委員會成立,市長吳國楨提出建設“大上海計畫”,致使整座城市沉浸在百廢待興的喜悅當中。自日本向世界頒布無條件投降詔書以後,中國逐漸恢復生氣,繼而操戈同室,引國共兩黨紛爭不斷,仿佛只有取代對方才能終結分庭抗禮的時代。

顧耀東作為一名東吳法系學生,此時夙願只想匡扶正義,保護百姓,於是便在畢業後成為眾人羨慕的“傑出”刑警。可惜結果出乎意料,顧耀東因意外干擾重要行動,最終被上級踢出警局,抱著兩條鹹魚告別他僅有三天的警員生涯。

三天前的上海看似並無不同,天邊魚肚照樣泛白,福安弄里的掃地聲依舊不斷,各家炊煙裊裊升起,小巷車水馬龍,只見主婦們洗手作羹湯,男人們刷牙刮鬍子,偶爾有幾個年紀偏大的老頭坐在巷口處,七嘴八舌討論起顧家兒子有出息,將來當警察吃官糧,無需多久升做處局。

縱然老爹顧邦才嘴上謙虛,可他仍舊藏不住春風得意,於是擦起皮鞋更加起勁,幾乎肉眼可見的鞋面變亮。顧母心急火燎地推開二樓窗戶,大聲呵斥顧邦才回去搭把手,直至顧邦才搖頭晃腦地渡進門,女兒顧悅西睡眼朦朧地下樓,一頓豐盛早餐總算做好。

或許每戶人家的清晨皆是如此,顧耀東被父親強行要求穿上新皮鞋,隨之匆忙趕往車站。此時大街已有一隊警察設下關卡抽查行人證件,恨不得當場抓到共黨回去交差。眾人司空見慣,顧耀東餘光瞥向身旁女子沈青禾,只見她手裡拎著中藥包,神色似乎異常,於是上前關心詢問。

沈青禾面對顧耀東投來的善意,謊稱要去探望病人,希望能讓她先搭乘電車。顧耀東明知今日要去警局報到,可見對方面露焦急,便主動讓出位置,從而忽略車邊一閃而過的男人身影。

眼見車站距離自己越來越遠,沈青禾逐漸鬆了口氣,緊接下車來到菜攤前,一邊煞有介事地討價還價,一邊暗中觀察周圍情況,怎料竟與顧耀東再次相遇。由於海關大樓的鐘聲響起,顧耀東沒時間再去質疑女子為何撒謊,繼而轉身跑向警局。

待顧耀東離開後,沈青禾確定附近無人盯梢,於是立馬鑽進米店內間,並從中藥包里取出幾張證件交給米店老闆,也就是中共上海地下警委書記。從她擔任交通員至今不到四年,儘管表面身份只是跑單幫的小販,可是盤踞此地的組織已經滲透在各個要害部門,如同隱秘在巨大機器內的齒輪,隨時齧齒啟動,共同運作一件事情。

通過聯絡人的傳達,沈青禾得知組織下達調令,打算將搭檔白樺派往南京,所以想在警局內部發展新人。可是沈青禾認為無人能夠代替白樺,同時更不願接受分離的局面,即便國難當頭,兒女情長不足為道。

與此同時,顧耀東趕到警局發現新人入職大會已近尾聲,好不容易等到禮堂大門打開,新警員們神采飛揚地陸續出來,留給他的僅剩空蕩禮堂;滿地廢紙;還有那份被人踩過幾腳的人事檔案,封面任職一欄寫著“刑警一處”。

如今警局主要定為兩個部門,分別是刑一處和刑二處,雖然彼此之間格局相同,可區別就在於二處沒有任何警員報到,基本都是元老人物坐鎮,平日裡閒適鬆散,不像刑一處爭分奪秒立大功。

正因如此,刑一處同僚傲慢無禮,不僅對顧耀東冷嘲熱諷,甚至將他拒之門外。恰好刑二處辦公室就在對面,處長夏繼成見顧耀東獨自站在走廊上,便把他叫進來詢問情況。一番交談結束,顧耀東的單純正直令眾人戲謔笑鬧,而夏繼成則安排名為趙志勇的年輕警員帶著顧耀東到人事部辦理調動,從此他便正式入職二處。

次日大早,顧耀東因為同僚嘲笑想要換鞋再去上班,可當他看見那雙藍棠皮鞋提前擺在門口,最終還是穿著皮鞋離開,等到警局再給換下來。顧耀東從未上過警校,打算重新惡補知識,奈何同僚們一問三不知,反而讓他包攬原本屬於趙志勇的雜活。

所有人都知道刑二處在局裡無足輕重,往年大案重案都歸一處負責,剩下基本都是些雞毛蒜皮的小事。夏繼成不讓顧耀東參與巡邏任務,於是命他拿著戶籍簿,騎著腳踏車挨家挨戶去登記。

由於上海城市有大半人口住在弄堂,顧耀東忙前跑後直到太陽落山,也才完成一小部分的登記。等顧耀東回到警局時,天已徹底漆黑,警局大樓空蕩,唯有夏繼成從走廊盡頭走來,不動聲色地藏好新世紀刊物,給予他刑警身份的肯定。

國泰電影院內,沈青禾與夏繼成秘密碰面,接過刊物,約定聯絡點時間,倆人之間再無其他交流。大螢幕里正放映美國電影,其中一段男女主接吻畫面引起現場唏噓,沈青禾看似無動於衷,反而將目光投向夏繼成,儘管明知白樺向來不苟言笑,可是還會偶爾希望他在私底下繼續扮演身份,至少夏繼成要比白樺更有溫度。

新老警員聯誼會定在金門飯店,皆時會有局長親自到場。副局長齊昇平認為想要提升業績需從抓捕共黨入手,刑一處長王科達提議趁市區搞人口登記,藉此清查共黨,再加上犯人石立由主動交代共黨會在今日中午接頭,地點選擇瑞賢酒樓。

確實訊息可靠,一處警力傾巢而出,隨即在瑞賢酒樓布下天羅地網,準備實施抓捕五名共黨。夏繼成聯繫不到沈青禾,需要儘快阻止她陷入危險,正當千鈞一髮之際,顧耀東追趕偷魚男子闖進酒樓,瞬間打亂全盤計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