隱秘而偉大第5集

第5集:刑一處丟失重要策反人 沈青禾執行任務險暴露

請選擇集數

收起

劉警官從大昌客棧拿回曾讓石立由辨認的戶籍卡,期間不慎蹭上油漆,原本打算回到刑一處想辦法清理,結果楊奎卻讓他儘快給石立由送日用品,於是將戶籍卡丟進垃圾筒。

丁放來警局討要底片,起初顧耀東對她有些陌生,可當對方提及男記者騷擾之事,立馬想到那個窩在書堆里不修邊幅的女作家。由於底片已被清潔工帶走,所以顧耀東二話不說直接跑到警局後院,挽起袖子伸手到垃圾筒翻找。

原本丁放以為顧耀東是圖底片值錢,不肯交出,沒想到顧耀東花著臉從垃圾堆里撿出裝有底片的紙袋,連帶那本《鸞鳳禧》小說一同交給她。丁放誤會顧耀東是小說讀者,索性拿筆在小說扉頁寫下“東籬君”三個字,結果見顧耀東一臉木衲,看樣子完全是她自以為是。

夏繼成發現劉警官私下幫人賭博,於是故作嚴厲,特將狗票沒收,隨即遇到從走廊拐角處冒出來的顧耀東,並且看到他手裡拿著幾張帶有酸臭味的戶籍卡。沈青禾根據夏繼成給出的戶籍卡線索,終於查到麗園跑狗場對面的大昌客棧最近幾天在刷油漆,而老董已經拿到三名疑似叛變的共黨照片,並且通知行動隊的同志前去甄別,確定藏在客棧之人正是前情報組的石立由。

兩名行動隊員坐在對面酒樓盯梢,待時機一到,立馬喬裝油漆工潛入客棧。負責看守石立由的兩名便衣尚未察覺異樣,確定油漆工身份後,索性下樓抽菸,本來看似一切都很順利,奈何楊奎竟突然出現。幸好行動過程有驚無險,沈青禾目睹隊員帶走石立由,並且躲過楊奎的搜查,隨即從後門出去,迅速撤離。

臨近中午吃飯,顧耀東發現沈青禾心情頗好,忍不住開口詢問,但沈青禾還沒忘記那篇報導,對他依舊陰陽怪氣,怎料連衣裙上的紅油漆竟被顧母看見,險些暴露。沈青禾回到房間迅速反鎖,及時拿出煤油燈抹在油漆印上。

第二天清晨,石立由不在房間裡,連帶地毯一同失蹤。顧耀東興高采烈地跟著二處警員坐上巡邏車,繼而來到現場勘查。由於楊奎和兩名便衣也在此處,現場氣氛變得有些敏感,王科達同樣惱火,於是將夏繼成拉到旁邊告知實情,想要申請接手調查。

夏繼成聞言爽快同意,當即帶著警員們返回警局,顧耀東通過衣架外套、菸灰缸以及枕頭下面的手錶推斷房主被人綁架,結果他話音剛落,夏繼成卻不屑地轉身離開,再度熄滅他破案的熱情。

雖然夏繼成不想讓顧耀東涉及太多,但他並沒有因為對方的冷嘲熱諷就此打消懷疑,隨後便在某天清晨跟蹤沈青禾,怎知沈青禾走得太快,沒幾步就消失無蹤。顧耀東跟丟人,只能失落地回家,沒想到看見沈青禾坐在飯桌前吃麵,仿佛從未出過門。

顧耀東想起沈青禾衣服上的紅油漆,於是趁周圍沒人,捧著沈青禾的連衣裙不停翻看,即便後腰位置已經沒有任何污漬,但他還是不死心,湊過去聞到熟悉的煤油味。正巧沈青禾從旁邊走來,不僅清晰明了地回答顧耀東的疑惑,甚至警告他以後別再幹這種噁心事。

如今案件交給刑一處受理,刑二處依然是織毛衣、看報、剪指甲,一屋子警員都在安靜且忙碌地遊手好閒,顧耀東耐不住性子,決定趁夜溜進客棧找線索。與此同時,沈青禾從老董口中得知石立由違規留下幾份重要電報,裡面涉及組織在南京的人員部署,倘若泄露將會牽連更多同志。

眼下已近黃昏,大雨將至,顧耀東父母準備帶傘去車站接兒子,沈青禾目睹倆人離開後,立馬換上便裝,撬開楊一學的腳踏車鎖,繼而騎向大昌客棧。客棧內依舊瀰漫著濃郁的油漆味,沈青禾溜進房間找到石立由留在此處的情報,正要準備離開,突然聽到有異響聲音,於是透過衛生間門縫裡看見顧耀東竟從窗戶爬進來。

顧耀東完全不知自己的出現打亂沈青禾計畫,剛拿起手電到處查看,誰知客棧老闆差點把他當成小偷。倆人誤會解除後,顧耀東讓老闆打開衛生間門,沈青禾跳窗而逃,顧耀東見機追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