隱秘而偉大第6集

第6集:顧耀東懷疑沈青禾身份 沈青禾施妙計與其周旋

請選擇集數

收起

在這個大雨傾盆的夜晚,當人們躲進屋裡開著橘紅小燈享受這份詩意時,只有沈青禾壓低帽檐,穿梭在大小弄堂,顧耀東在後面窮追不捨,兩個人如同一對玩命的貓和老鼠,非要爭個你死我活。

眼見沈青禾衝進兩棟樓房之間的通道,漆黑狹窄,幾乎僅能容一人,顧耀東出其不意地從旁攔截,順勢往前環抱,緊緊箍住,結果突然碰到對方胸部,使得倆人全都僵住。幸好沈青禾趁機在他手上狠咬一口,顧耀東疼痛大叫,待回過神來才發現對方騎著腳踏車消失無蹤。

夏繼成陪著齊昇平和另外兩名中年男人打麻將,除他以外,身旁皆有老婆作伴,彼此之間談笑風生,一看便都是這裡的常客。牌桌上閒聊時,夏繼成有意將話題引到顧耀東身上,嫌他搶走老警員的風頭,惹得刑二處不滿,順便跟齊昇平申請押送。齊昇平並未多慮,倒是理解他身為處長的心情,於是同意刑二處參與移交犯人去提籃橋監獄的行動。

與此同時,末班車已經過去許久,顧家老兩口依舊等在車站,直至看到顧耀東從遠處走來,拖著筋疲力盡的腳步,渾身濕透。顧耀東路過楊一學家門口,敏銳察覺到那輛腳踏車,儘管滿大街的腳踏車幾乎相同,可他還是忍不住將目光投向自家的亭子屋。

屋內隱約透出橘黃色燈光,沈青禾已經換好睡衣,桌上放著濕漉漉的便裝,她將電文藏在床下夾板中,同時又把方才的全部過程回想一遍,確定應該沒有留下紕漏。顧耀東看著樓梯間的濕腳印,便循跡找去,滿腹狐疑地站在沈青禾門口,假借查看漏雨屋頂為由,繼而敲響房門。

沈青禾急忙將濕衣服塞進被褥里,隨之打開門埋怨他大半夜闖進單身女子房間。顧耀東思及先前的尷尬事,下意識地避開對方目光,因在房間裡尋不得線索,只能先行離開。

次日倆人吃早飯,氣氛照樣尷尬不已,尤其顧耀東看到報紙版面上的女星照片,頭髮微卷,眼神迷離,衣服已經褪到極低位置,露出胸前雪肌,著實令他面紅耳赤,趕忙埋頭喝湯。

待顧耀東離開後,沈青禾照常在曬台邊觀察加油站情況,並且根據手錶時間記下詳細信息,隨後帶著電報去見老董。然而危機雖然解除,可沈青禾卻心事重重,她與顧耀東交過手,又恰好丟失鑰匙,因此擔心會引起懷疑。

大昌客棧內,顧耀東踉蹌著被楊奎推到房間中央,面前正是黑著臉的夏繼成和王科達,身旁站滿刑一處警員,各個虎視眈眈,恨不得將他生吞。夏繼成斥責他到現場沒有事先申請,王科達被這倆人鬧得心煩,索性開口勸和兩句。

然而楊奎因禍得福,意外獲悉之前兩名油漆工乃是共黨假扮,於是根據這條線索調查,結果發現戶籍卡上的男子早在幾年前得肺癆去世。共黨冒用死人身份已讓王科達怒不可遏,顧耀東立馬將那晚撿到的鑰匙交給楊奎,鑰匙上的“銘玉”正是生產公司名字,且不說公司每天會生產多少把鑰匙,光是整個上海市就有兩百多萬人在此購買,根本沒法調查。

夏繼成略施小計把顧耀東手裡的鑰匙掉包,隨後交給沈青禾,叮囑她從明天起就要開始布置營救點。但如今沈青禾對顧耀東意見頗深,幾件事情已讓她煩惱不已,只是眼下任務為重,也便沒再說些什麼,繼而跟老董他們部署營救計畫。

第二天中午,顧耀東趁警局午休時間溜回福安弄,打算趁著沈青禾不在家潛入她的房間,恰好顧母和盧太太從門外進來,看到兒子用扳手撬開亭子屋門鎖,倆人面面相覷,即尷尬又詫異。

顧耀東拿著鑰匙在屋裡每個有鎖孔的地方試探,結果沒有一個地方能插進去,可他毫不死心,故意拿著鑰匙在沈青禾面前顯擺,奈何沈青禾鎮定自若,並未給予所希望的回應。倒是顧母察覺兒子不對勁,當晚就跟顧邦才討論兒子追女孩的方式有問題。

警局午飯時間,顧耀東跟著刑二處警員去食堂,幾人繪聲繪色地談論起白樺,作為一名共黨地下情工,保密局的宿敵,基本上被外界傳為飛檐走壁、神出鬼沒的奇人。趙志勇曾被白樺在身後偷襲打暈過,因此斷定白樺是強而有力的年輕男子,可顧耀東想起雨夜時的情景,便將內心猜測講出來,結果遭到大家嗤笑。

由於刑二處每日無所事事,顧耀東逐漸開始自我懷疑,雖然月底照樣可以領到薪水,甚至分文不差,但這最合時宜的身份卻不是他最相當的警察。懷著這份心情,顧耀東落寞地走回福安弄,此時福安弄里歡聲笑語,沈青禾正與幾個小孩嬉戲玩鬧,楊一學的女兒楊福朵要教沈青禾騎腳踏車。看著沈青禾搖搖晃晃的初學者狀態,顧耀東對她的猜忌有些迷茫,忽然覺得原來覺得簡單的人,可能很複雜;原來覺得複雜的人,其實可能很簡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