隱秘而偉大第31集

第31集:楊一學含冤成為替罪羊 趙志勇受警局嘉獎登報

請選擇集數

收起

陶處長好話說盡,總算保住以洪隊長為首的三名特務,副司令念及他們在此次行動中曾與共黨交手,索性命令帶回稽查處收監待審。鍾百鳴將疑點告知田副署長,同時建議對調任國防部監察局的夏繼成進行甄別,畢竟他從上海警局出來,難免不是那“齒輪”的關鍵所在。

胡仲啟即將以上將職銜調往徐州剿總,如今長江以北正在醞釀一場大決戰,調遷意味著有機會進入機要室,掌握軍事部署,而盧馳將軍也已親自寫好引薦信交由劉峙的參謀長李樹正,皆時夏繼成會全權代理胡仲啟在南京的首席檢察官工作。

由於夏繼成需要接受一次例行甄別,所以此次甄別負責人乃是田副署長,胡仲啟特地叮囑夏繼成多加留意,恐怕上級還會給他安排一個助手,以蒐集材料為名,行監視之實。果然田副署長見到夏繼成之後,只是交代下後續事項,隨即叫來一位與顧耀東年紀相仿,並且模樣也相似的男孩,通過田副署長的介紹,才知道他就是擔任夏繼成助手的邱秘書。

儘管楊一學的取保候審尚未遇到其他麻煩,頂多還差一千萬的保釋金,可是對於普通家庭也算極其窘迫。顧耀東先向大姐顧悅西借來五十萬,再加上所有家當以及弄堂鄰居的東拼西湊,結果還差四百萬,數目遙遙不可及,簡直愁壞顧家人。顧母埋怨顧邦才沒事軋金子、炒股票,關鍵時刻拿不出錢,每次都是一百萬進去剩個銅板出來,這番話叨得顧邦才頭痛欲裂,承諾明天就把股票賣掉。

齊昇平夫人特地安排飯局,聽說是呂行長從中牽線認識,原本齊昇平並不想去,但見對方送來一條紅瑪瑙項鍊當見面禮,可謂是出手闊綽,也便勉強同意。畢竟這年頭官商勾結中飽私囊實屬常見,就連市政府金庫都被蛀成窟窿,有錢可斂總比坐吃山空強。

車子開到金門飯店,大東船運公司的黃董事長已在包廂等候多時,此人透著生意人的精明,同樣打著警察局的盤算。幾句話過後,一樁冤假錯案明擺在飯桌上,無非是黃董事長的弟弟冒用假證件和名字,結果犯下強姦殺人被抓進警局,恰好趕上太平計畫的執行階段,誤打誤撞成為替罪羊。

既然話已說開,一箱黃金美元送到面前,齊昇平豈有不收之理,他克制著內心喜悅,裝腔作勢的應下對方請求。齊夫人對於自己促成這頓飯局頗為得意,回家路上再度提及此事,聽聞女死者臨死之前還懷著孩子,不僅感慨兇手太過狠毒。然而齊昇平則認為女死者只是窮酸老師,犯不上為她懲凶揚善,與其在亂世中夾縫生存,倒不如帶著腹中嬰兒早點投胎。

次日一早,齊昇平準備好一沓美金交給王科達,吩咐他把黃董事的弟弟撈出去,順便找個狸貓頂替太子。王科達奉命前來看守所挑選替罪羊,根據洪隊長的身高及外形,最終將目光鎖定在楊一學身上。

王科達親自探監楊一學,簡單盤問幾句,繼而了解到全部情況,表面上安慰他會很快出獄,可轉身便吩咐徐三做一頓好的,至少臨行前當個飽死鬼。徐三見過大風大浪,自然知道王科達的話中之意,大冤小冤都是冤,況且這個上海本地人,無權無勢無背景,唯一的小毛病便是還有個上學的女兒,只不過十一歲的小丫頭鬧不出多大風波。

待事情辦妥,局裡準備召開新聞發布會宣布綁架案告破,王科達自認作為特偵組組長,必定要去上台發言,於是提前幾天準備發言稿,卻沒想到接下來的結案工作和發布會居然交給鍾百鳴負責。

鍾百鳴收到通知後的第一件事,便是開始籌謀尋找自己的替罪羊,他將調查任務交給趙志勇辦理,並且代以伯樂的身份對他耐心開導。縱然趙志勇不是千里馬,可他心懷不甘,只要急功好利必定會被人當成棋子,所以趙志勇自以為遇到人生中的貴人,可顧耀東聽聞此事後,卻是欲言又止。

趙志勇根據鍾百鳴的交代,重新整合好所有筆錄和勘查記錄,並根據這些材料寫成一份報告。考慮到顧耀東是東吳大學的高材生,於是趙志勇找他幫忙指出問題,檢查錯誤。顧耀東發現報告裡寫到交贖金當晚還有另一名女性在場,而且外形描述與沈青禾十分相像,頓時心事重重。

一天之後,警局在禮堂里召開關於案件說明的新聞發布會,五名綁匪在鍾百鳴的介紹下,身份轉變為常年以行竊為生的無業游民,作案動機只為敲詐五十萬美金。鍾百鳴將提前篡改好的報告拿到台上,當眾誇讚趙志勇,甚至在所有媒體記者面前遞給他一面寫著“匡扶正義”的錦旗。

隨著現場掌聲雷動,閃光燈此起彼伏,顧耀東由衷替趙志勇開心,唯獨王科達起身離開禮堂,劉警官緊隨其後,兩個人咽不下這口氣,卻也別無他法,只能坐看鐘百鳴的仕途何時終止。

顧家飯桌上堆滿存摺和現金,一家四口圍著桌子愁容滿面,眼下股市行情不好,即便顧邦才賣掉股票也只拿出一百萬,剩下的三百萬如同天文數字。與此同時,丁放突然到訪,得知緣由後,立馬表示會幫他們解決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