隱秘而偉大第32集

第32集:趙志勇屈於權勢作假案 顧耀東勇敢面對惡勢力

請選擇集數

收起

一千萬被丁放說的輕飄飄,連帶她那張寫好的支票,可在顧家人心裡卻是沉甸甸,好像剛才為之殫精竭慮的保釋金僅是幾塊錢。因為丁放雪中送炭,使得老兩口驚喜交加,顧悅西更對她憑添許多好感,不愧是自己喜歡的作家。

自從楊會計出事後,楊福朵一直受顧家照顧,顧耀東照常去給她送飯,丁放也跟著出來,順便聊起關於趙志勇“匡扶正義”的報導。然而顧耀東並不計較誰立功,他只關注楊一學的安危,所以特向楊福朵保證明天就將楊一學贖出來,甚至約定大擺接風宴。

王科達將車停在警局院子裡,單獨把趙志勇叫到副駕駛座上,緊接拿出齊昇平先前交給他的好處費,原封不動地遞給趙志勇,並且吩咐他親自做假口供,嫁禍楊一學便是尚榮生綁架案的五名綁匪之一。

原本趙志勇還在為這個可憐人據理力爭,可當意識到權勢滔天的恐怖,繼而渾身發冷,無力感隨之襲來。王科達笑著走下車,不忘彎腰提醒趙志勇遵從內心。事實上王科達之所以這么做,無非是為泄憤,畢竟趙志勇與顧耀東關係最好,又很清楚楊一學的情況,捏死螞蟻對他來說不需要任何代價,卻能折磨趙志勇的良心,還讓鍾百鳴感到難堪。

經過再三思慮,趙志勇主動去找鍾百鳴請求幫助,似乎把他當成人生導師,但不知鍾百鳴遠比任何人都狡猾,作為混跡官場多年的老狐狸,玩弄一匹自以為是的野狼和單純小白兔,完全綽綽有餘。

鍾百鳴從不在微不足道的細節上過分計較高低,於是他撇掉所有旁枝末節,其中包括已經觸怒刑一處的趙志勇。伴隨一聲嘆息傳來,鍾百鳴佯裝為難神色,聲稱如果趙志勇不願接手,皆時交由別人代理,至於警局內部牌面如何,可能會根據新警員的融入作出改變。

雖然鍾百鳴全程沒有半句責怪,可是趙志勇已經聽明弦外之音,這番話對他來說等同逼上懸崖,仿佛看見面前已是千尺深淵,可又發現深淵旁邊就是萬丈高峰,或許爬上去就能海闊天空。最終趙志勇沒有離開處長辦公室,反而轉身回到辦公桌前,默默接受這場洗禮。

顧耀東到財務室繳納保釋金,好不容易辦完取保候審的全部手續,興高采烈地前往看守所,沒想到竟與“吳連生”擦肩而過。對方忽然拽住他,趾高氣昂地提及先前恩怨,黃董事長趕忙拉走這位不成器的弟弟,顧耀東看著倆人離開背影,不禁有些迷惑,可他急著去保釋楊一學,根本來不及細想。

徐三接過保釋通知書,並未立馬簽字,而是直接將通知書扔還給顧耀東,表示楊一學被判死刑,眼下已經押上囚車送往提籃橋監獄。顧耀東聞言微愣,當場衝出去,兩名荷槍實彈的警察上前阻攔,其中一名警察翻開死刑犯名冊舉到顧耀東面前,上面赫然寫著楊一學的名字,還有新鮮的紅指印。

眼見犯人所在後車廂門將要上鎖,顧耀東奮力推開警察,不停呼喚楊一學。由於楊一學戴著手銬和黑色頭套,他急忙扯掉頭套露出熟悉的面孔,以慌亂的語氣向顧耀東闡述事實過程,甚至掙扎地大喊冤枉。

縱然車門已被關上,顧耀東仍舊可以聽見他絕望的聲音,幾名警察把顧耀東摁倒在地,更用槍托狠狠擊中他的頭部。視線在眩暈中逐漸模糊,顧耀東只能眼睜睜地看著囚車開走,竟不知趙志勇正坐在副駕駛座上負罪痛哭。

傍晚的福安弄,家家燈火通明,鄰居們張羅著楊一學的接風宴,灶披間熱氣騰騰。男人負責送菜、搬椅子,女人圍著灶台團團轉,還有幾個孩子爭相站在丁放身邊,看她從食品袋裡掏出許多新奇玩意。

顧耀東在眾人夾道歡迎的陣勢下,落寞地走進客堂間裡,大家充滿期待地看著,始終不見主角出現,直到顧耀東埋頭現編緣由,仿佛做錯事的學生。話音剛落,氣氛頓時陷入冰點,所有人面面相覷,顧耀東善意的謊言沒有換來原諒,倒讓那些鄰居怨聲載道,即失望又質疑,唯獨顧家人和丁放對他信任有加。

隨著鄰居們三三兩兩散去,楊家逐漸冷清,方才熱鬧非常的屋子,眼下顯得格外空蕩。顧耀東安慰完楊福朵,便送丁放離開,他在丁放的百般詢問下,索性說出實情,丁放不假思索地承諾會讓父親出面幫忙。

送走丁放之後,顧耀東站在亭子屋門口許久,房間布局依舊,卻讓他從茫然不安中,逐漸探索出追求正義的決心。此時松江郊區的聯絡點,沈青禾總算安然甦醒,儘快子彈已經順利取出,可是傷口還在發炎。老董臨走前下達命令,不許沈青禾私自返回上海,所以在這幾天裡都由聯絡員照顧。

從綁匪被抓到法院宣判死刑,案情進度快到令人生疑。審判過程沒有公開,警局對外宣稱的提籃橋監獄也沒有發現綁匪蹤跡,顧耀東百思不得其解,索性去找趙志勇探討原因,尚未察覺到對方的異常神色。

趙志勇十分忌憚顧耀東篤定的猜忌和倔強,所以趕忙打算顧耀東的想法,甚至一反常態地制止他去質問鍾百鳴。面對趙志勇失控的情緒,顧耀東恍然想起當初他教給自己的“生存法則”,很明顯眼前的這個人並非涼薄冷酷,而是不想以身犯險。

即便趙志勇有心勸告,仍是無力阻攔,顧耀東還是直接去找鍾百鳴,甚至在他面前指出關於篡改的報告細節,比如“本地口音”以及“逮捕證”。顧耀東相信趙志勇毫不知情,所以他冒著被扣上赤化罪名的風險,仍然如實表達自身信仰,無關黨派立場,而是良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