隱秘而偉大第35集

第35集:趙志勇奉命暗殺何祖興 顧耀東去找夏繼成幫忙

請選擇集數

收起

三名保鏢用武力阻礙顧耀東對於丁放的懇求,甚至還有一人用槍托狠狠砸向顧耀東的腦袋。眼見顧耀東應聲倒地,丁放還是絕望且冷漠地坐上轎車,揚長而去,因為她知道顧耀東從始至終都未改變,而改變的只有東籬君。

當天夜色降垂,陰雨連綿,顧耀東拖著沉重的腳步走進福安弄,任由臉頰的血跡混著雨水流淌。福安弄一片蕭瑟,若是換作平常,或許可以看到楊一學拿著掃帚站在門外清掃,碰見路過之人還會打聲招呼。可眼下滿地泥濘和落葉,唯有一名郵差打扮的男人站在外面左顧右盼,直至顧耀東臨近門口,才把手裡的信封轉交於他。

顧耀東根據沈青禾的信件內容以及鑰匙,手忙腳亂地打開床底下的小木箱,然而裡面僅是一些現金和存摺,信上所謂的幫襯無非是沈青禾拿出全部家當,依舊抵不過隻手遮天的權利。

趙家小麵攤人來人往,趙志勇閒來沒事就在此處幫忙,顧耀東想去提籃橋監獄看望楊一學,結果得到的答案仍是意料之中的拒絕。趙志勇盯著顧耀東行屍走肉般的背影,似乎想到些什麼,索性下定決心,帶著他買好酒水前往一處廢舊防空洞。

倆人費勁口舌,好不容易得到警員的探望應允,於是各懷心事地走過泥濘骯髒的通道,繼而來到盡頭處,一扇鐵門的後面,正關押著五名“綁匪”。

當初那個最愛整潔且體面的老實男人,如今卻像老鼠般窩在這個惡濁齷齪的角落,儘管顧耀東已經做好心理準備,可是看到眼前的一幕,還是略感震撼。楊一學茫然地睜眼,茫然地起身,可是面對顧耀東的時候,他卻不再茫然,而是雙眸恢復神采,踉蹌地來到鐵門前,小心翼翼地整理著頭髮,露出憨厚笑容,不停訴說著含冤經過。

顧耀東沒法繼續欺瞞,唯有如實告知真相,但他還是哆嗦地從挎包里拿出取保候審書、保釋金收據以及房契和存摺,承諾會想辦法幫他證明清白。經過一段長時間的沉默,楊一學的神情幾經變換,從激動到喜悅再到恍悟,以至於感動釋懷。

最終楊一學顫抖著嘴唇,努力保持聲線平穩,緩緩叮囑顧耀東替自己照顧福朵,她不像其他女兒幸運,往後需要獨自生活長大;他也不像其他父親幸福,沒辦法看著孩子長大。苦撐到後面,這個可憐的老實人逐漸崩潰,伴隨著低沉的哭聲在防空洞內迴蕩,楊一學跪在地上錘擊著地面,同時也在錘擊著時代的不公,還有趙志勇的良心。

離開防空洞後,顧耀東趁天色剛亮,直接推開《海上女郎》雜誌社的大門,頂著充血雙眼向主編追問何祖興的去處。當天中午,顧耀東不告而別,踏上前往南京的火車,同一輛火車車廂,還有奉命出發的趙志勇。

早在幾分鐘前,王科達便已將趙志勇送上火車,臨行之際拿出何祖興的照片,其意不言而喻。趙志勇靠在車廂邊,木然地窗外風景,仿佛想要通過這種方式忘掉殺人滅口的任務,可惜事與願違,火車很快抵達站點,落在他最不想面對的城市裡。

南京中山碼頭,不遠處便是富麗堂皇的望江飯店,無需多久將在這裡舉辦海軍總部的登艦茶會。由於顧耀東沒有邀請函,所以他被警衛攔截,只能坐在對面的小吃攤要碗混沌,目光不停打量著飯店情況,直到一輛貨車從遠處駛來,停在飯店側門。

幾名廚師將車上的糧食往後廚搬運,顧耀東混在其中,趁機來到前廳,恰好看見何祖興站在人群之間。與此同時,警衛帶著司機連忙趕來,顧耀東被幾人抓住趕出飯店,趙志勇則在大堂前台出示提前準備的通行證和邀請函,順利拿到入住客房的鑰匙,領著行李漠然上樓。

混沌攤老闆看出顧耀東的窘迫想法,提醒他可以找政府朋友幫忙。因這一番話,顧耀東猛然想起夏繼成,於是拎著行李激動跑向國防部,終在幾番曲折之下,總算如願見到熟悉的身影。

如今久別重逢,顧耀東難耐欣喜,從心底湧出說不清的澎湃,他大喊處長,結果夏繼成只是面無表情地糾正稱謂,隨即從邱秘書手裡接過軍帽帶上,被帽檐陰影遮住的目光顯得更加冷峻且疏離。

顧耀東跟著夏繼成來到辦公室,即忐忑又茫然,說不清內心究竟是失落還是難過,從沒想過僅需一年時間就讓處長變得如此陌生。邱秘書極為熱情地招呼著顧耀東,倒像是一副東道主姿態,夏繼成見他沒有離開的意思,索性回應顧耀東的來意,表示倆人曾為共事關係,並無格外情分,所以根本不打算幫他過問上海警察局的案子。

夏繼成沒有直接拒絕,而是客氣地打著官腔,邱秘書不好繼續待在辦公室,於是轉身離開,匆匆來到隔壁房間,戴上耳機,掏出隨身筆記本,監聽著夏繼成的一舉一動。顧耀東尚未察覺異樣,正想告辭離開,沒想到夏繼成主動挽留他,一邊以閒聊的姿態起身走到留聲機前,一邊不動聲色地摁下機關,露出唱片機底座的監聽設備。顧耀東見此恍然大悟,詫異地看向夏繼成,伴隨著交響樂充斥著整個房間,沉寂的內心再度澎湃,處長從未改變,他亦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