隱秘而偉大第36集

第36集:警局提前槍決五名綁匪 沈青禾誠邀顧耀東入黨

請選擇集數

收起

顧耀東離開國防部沒走多遠,一輛轎車忽然停在身旁,開車之人正是夏繼成,邱秘則坐在後排。因於夏繼成的強烈堅持下,顧耀東不受警衛阻攔,順理成章地進入望江飯店。宴會大廳燈火輝煌,周圍瀰漫著典雅音樂,服務生端著果盤美酒,穿梭在軍官與太太、小姐之間,夏繼成帶著邱秘書忙於應酬,而顧耀東便趁機尋找下落未知的何祖興。

一間客房裡拉著窗簾,光線陰暗,趙志勇從牛皮紙袋裡拿出手槍,將子彈上膛後,別在腰間,趕在行動之前喝光整瓶酒水,沿著幽靜的走廊來到何祖興門口。門內傳出何祖興疑惑的聲音,趙志勇強作鎮定,佯裝後勤維修工人,以天花板漏水為由闖進房間。

似乎察覺何祖興有危險,顧耀東立馬撞開房門,怎料房間僅有打鬥痕跡,並無人影。正當顧耀東來到浴室,沒想到趙志勇竟舉著手槍對準顧耀東的腦袋,悲痛且癲狂地發出質問,甚至承諾完成此次任務會好好做人。

軍艦抵達港口,宴會所有賓客圍聚窗前觀望,唯獨夏繼成悠然自得地坐在椅子上,猜測著客房情況。趙志成苦苦哀求對方放過自己,可是顧耀東不願見他繼續做錯事,於是直接衝上去與其扭打在地。

最終顧耀東成功奪過手槍,趙志勇急忙打開馬桶嘔吐,待胃口的不適感漸去,繼而泄氣般譴責自我;譴責時代;譴責著可笑又無情的原則。正當二人僵持之際,何祖興掙扎許久,總算吐出嘴裡的毛巾,他驚恐萬分地催促顧耀東趕緊開槍,結果顧耀東大聲呵斥趙志勇離開,甚至將他推出門。

如今事已辦妥,顧耀東即將返回上海,他想去跟夏繼成告別,可是站在國防部門口,遲遲不敢邁進。南京站台熙來攘往,顧耀東拎著行李包正要上車時,沒想到夏繼成突然出現,旁邊還有那位如同人形跟蹤器的邱秘書。

夏繼成遞給顧耀東一個信封,拜託他轉交給齊昇平,隨即附在耳旁輕聲叮囑顧耀東務必帶好這張保命符。縱然邱秘書不由自主地往前湊,但他什麼也沒聽見,倒是顧耀東心領神會地望著夏繼成的背影,如同流水賬般嘰里呱啦道出一堆大小事,其中包括刑二處所有警員的近況,還有他給春福飯館修好的窗戶,餵胖的貓,以及沈青禾。

上海警局辦公室里,趙志勇誠惶誠恐地杵在原地,緊張不安地看著面前的三位當家人,齊昇平、王科達再加上鍾百鳴,如同三頭吃人不吐骨頭的豺狼,正逐個盤問他在南京的行動過程。

趙志勇謊稱親手解決掉何祖興,即便王科達已從鍾百鳴那邊了解到顧耀東曾去南京,可是照樣沒對趙志勇起疑,因為他唯唯諾諾的性格絕對不敢說謊。齊昇平擔心夜長夢多,於是打算提前執行槍決,趙志勇驚恐地看著三名警察官員在談笑間定下無辜人生死,堪比魔鬼更為可怕。

當天晚上,王科達率領刑一處警員們運送“綁匪”到郊外,接連五聲槍響,五人皆死不瞑目。與此同時,顧耀東根據何祖興提供的線索,連夜從垃圾桶里尋找出含有瑕疵的真“綁匪”照片。

然而犯人已被槍決,次日便刊登頭版,顧耀東在法院工作人員的嘲笑中,失魂落魄地走出門,直到天黑才回到福安弄。尚榮生綁架案塵埃落定,開始得荒誕,結束得突然,但凡經常訂閱報紙的鄰居們全都獲悉此事,可是無人主動提及,所以楊福朵至今還被瞞在鼓裡。

正因楊福朵太過乖巧懂事,顧耀東內心複雜萬分,他不知該如何開口,也極力忍著眼淚,憋到滿臉通紅,聲音顫抖。楊福朵盯著顧耀東匆匆離去的身影,眼裡的光逐漸暗淡,她即將從國小升至國中,但是父親卻再也不可能出現在升學宴上。

沈青禾得悉訊息後,直接從外地趕回上海,燈光昏暗的小巷裡,她靜靜地傾聽著顧耀東的自責懊悔。如今上海經濟徹底失控,沈青禾如實告知先前所發生的一切,無論是國民政府還是國民官員,他們的行為讓這個世界徹底黑白顛倒,幸好還有一群人尚未放棄,隱秘在各個角落裡做著努力,而沈青禾此番前來,正是邀請顧耀東加入他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