隱秘而偉大第37集

第37集:顧耀東被抓遭酷刑折磨 夏繼成厚禮成為保命符

請選擇集數

收起

綁匪槍決訊息傳遍整個上海,大街小巷吆喝著報導刊物,立德國小舉行畢業典禮的當天,正是沈青禾與老董秘密碰面,交接任務;也是所有警員出動追擊顧耀東,直至將他逼上樓頂。

樓頂平台周圍沒有任何相鄰的房子,唯獨前方坐落一棟矮樓房。恰好房門被鎖,顧耀東即打不開又撞不破,可他卻無絲毫退縮之意,剛要準備翻著台沿跳下去,沒想到李齊坤和肖德榮急忙阻攔,緊接裝模作樣地打量四周,仿佛看不到顧耀東一般,倒是讓於胖子有點搞不清狀況,最後還是被二人推搡著離開。

一場激烈的抓捕在此突然結束,顧耀東看著他們遠去的背影,眼眶逐漸泛紅,隨後趕在關鍵時刻到達立德國小,成為楊福朵唯一的親人,與她留影在那張畢業大合照上。

淡去繁華城市的喧囂,郊外顯得更為淒清,還是那片荒原,天高地闊,荒草無根。顧耀東與沈青禾站在楊一學被槍殺的地方,眼前的斑斑血跡已經變成褐紅色,兩個人因為各自的營救,終是走到同一個交匯點,餘下無論艱難亦或危險,彼此都會朝著目標邁進,。

顧耀東主動去找齊昇平,以適當的妥協態度向他解釋清楚前因後果,並且拿出夏繼成交給他的信封。齊昇平從他的理由中聽出幾分可信,但是斷然不會為一個有通共嫌疑的底層警員心軟,除非能夠給他等價交換的好處。正如顧耀東所料,齊昇平回到家裡的第一件事就是關上書房門,在檯燈下拆開那封信,隨著閱讀時間變長,表情逐漸從嚴肅變成欣喜。

這是一份富可敵國的厚禮,若非夏繼成提前通知,恐怕如今已被漢奸周和欽轉移日本。在齊昇平的帶領下,一隊便衣警察突襲搜查貨船,半個小時便繳獲數十箱寶物。齊昇平從中挑選幾樣珍品帶回家,沈青禾喬裝漁民站在旁邊,目睹那幾名便衣警察將貨物從船上搬下來,以及齊昇平坐車揚長而去。

顧耀東坐在春福飯館,心不在焉地吃著粥,直到窗外電話亭傳出鈴聲。陸陸續續的鈴響過後,顧耀東給貓餵完魚骨頭,繼而衣裝得體地走進警局大樓,僅在他出現的幾秒之內,刑一處警員從兩旁蜂擁而上,飛撲著將他按倒在地,方才還靜悄悄的大廳,眼下已是炸開了鍋。

劉警官吩咐警員把顧耀東押上樓,二處同僚們全都擠在樓梯口,雖是滿臉擔憂,卻都無能力為。李齊坤還想幫忙求情,奈何對方根本沒把他放在眼裡,趙志勇衝上前抓住顧耀東的胳膊,爭取在有限時間裡交代完所有事情,表面看似斥責他衝動妄為,但是話里則透露不為外人知的隱秘信息。

離開南京時,顧耀東特地交代何祖興去鄉下避難,這也就意味著趙志勇有可能會出面檢舉,怎料趙志勇並沒有那么做,反而處處考慮著顧耀東的安危。聽明趙志勇的話外意思,顧耀東心情複雜地看著焦灼忐忑的昔日好友,他儘量在審訊室里表現無知,如此才能應付王科達和鍾百鳴的猜忌。

顧耀東被押出審訊室,鍾百鳴提出要和顧耀東簡單交流幾句,妄圖從他嘴裡撬出有關夏繼成的線索。然而顧耀東早已準備好說辭,他對夏繼成頗有怨氣,言談之中更是透露出倆人疏離的關係。

刑二處同僚們待在辦公室里唉聲嘆氣,若是換做以前也都無所謂,可現在感情漸深,豈能坐視不理。於是包一民向劉警官打探顧耀東,結果竟被告知“有命進沒命出”,眾人聞訊後,徹底心涼。

幾名便衣往齊家送去不少珍品,這一晚上,就見齊昇平和夫人忙著欣賞讚嘆。齊夫人對珠寶首飾愛不釋手,滿意之餘還在感嘆顧耀東的通共嫌疑可大可小,好歹是象牙塔里走出來的書呆子,總歸有點理想主義。齊昇平聽著自家夫人的話,若有所思,還在盤算著拿人手軟的對策。

與此同時,陰暗的刑訊室內,顧耀東遍體鱗傷,眼瞅著刑具加重,仍是不肯透露半點,只是維持著恐慌的情緒,在外人看來倒像是想招卻無話可招的意思。齊昇平認為夏繼成情面再大,總歸大不過顧耀東的招供,所以當他通過電話得悉尚有迴旋餘地,便考慮如何應付警局的兩位處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