隱秘而偉大第38集

第38集:顧家收養楊福朵當女兒 顧耀東潛伏刑一處工作

請選擇集數

收起

刑二處警員執勤歸來,一開門便見顧耀東的辦公桌上放著一瓶菊花,眾人愣在原地,還沒反過來,緊接就看到肖德榮率先衝上去將花瓶摔個粉碎。午飯之時,所有人圍桌而坐,氣氛依舊消沉,甚至為顧耀東打抱不平。鍾百鳴端著飯盒過來,叮囑他們凡事管好嘴,以免惹禍上身。

齊昇平在刑訊室了解完情況,隨即將王科達和鍾百鳴同時叫到辦公室,並且交代方秘書不許任何人進來。王科達察覺到事情有變,尤其聽聞齊昇平打算釋放顧耀東,當場提出反對,情緒激動。奈何官大一級壓死人,再加上鍾百鳴不偏不倚,縱然王科達好賴話說盡,到頭來還是服從命令。

鍾百鳴回到刑二處後,立刻給田副署長打去電話,結果仍舊令他失望。無論是顧耀東與夏繼成的談話記錄,還是期間倆人的錄音,皆無任何破綻。至於望江飯店,海軍司令部早在幾天前就給夏繼成發去請柬,所以並非是為顧耀東赴宴。

田副署長悉知鍾百鳴從未減少對於夏繼成的懷疑,可是其中利害關係需要有數,此次可以派邱秘書到身邊監視,無非是靠例行甄別的契機,如果沒有確鑿證據將會容易得罪對方,畢竟夏繼成背景很深,不但在國防部吃得開,還是盧馳將軍的得意門生。

福安弄巷口燈光幽暗,期間偶有鄰居經過,皆能看到沈青禾站在家門口徘徊。正當沈青禾逐漸焦慮不安之際,沒想到顧耀東竟從遠處走來,雖然制服穿戴整齊,卻能看見滲透的血跡,以及他慘不忍睹的面容。

顧耀東扶著牆壁,終是支撐不住,昏倒在地。沈青禾急忙將他帶回亭子屋,動作麻利且謹慎,待所有窗簾拉緊,房門反鎖,於是點亮一盞小燈,從柜子里翻出急救用品。隨著顧耀東的衣衫逐漸剝去,上半身已是血肉模糊,沈青禾難忍淚水奪眶而出,依舊努力保持鎮定,熟練地為他清理傷口。

經過沈青禾的悉心照料,顧耀東身體有所好轉,他主動拜訪齊昇平,像個學生般拘謹地坐在書房沙發上,看似由衷地表達感謝。齊昇平笑著擺擺手,僅是叮囑顧耀東以後謹言慎行,繼而拿出兩根金條交給他,其意不言而喻。

與沈青禾搭檔的第一節課,便是顧耀東學會如何適當圓滑,所以他沒有遲疑地收下金條,佯裝討好地表示會為齊昇平效力,甚至可以幫他打理上海的生意。考慮到顧耀東與沈青禾的戀人關係,齊昇平倒是非常滿意,不由感慨哪怕是再有原則的人,只要成為既得利益者,總要學會接受黑暗,終究初心是虛設,人性是薄涼,唯有金條才是實打實。

重回福安弄里,顧家人熱鬧地置辦飯菜,顧母在飯桌上多擺一雙碗筷,當眾宣布要將楊福朵收為顧家的小女兒。顧邦才不善言辭,可他卻是真心相待,羅里吧嗦的話總結為一句,那便是保證會盡心盡力撫養楊福朵長大,讓她衣食無憂,健康快樂。

吃過晚飯後,沈青禾與顧耀東站在曬台上閒聊,原本顧耀東想把金條上交組織,可是沈青禾轉達組織的意思,決定將金條用在楊福朵身上,畢竟沒能成功救下楊一學,對於這個孩子多少有點愧疚。

悲傷地情緒如同顧耀東臉上的疤痕,隨著時間慢慢流逝,曾經的沈青禾,如今的楊福朵,她們帶著悲涼而來,也在這棟簡樸的小樓里感受到陽光。曬台上的兩個人尚未察覺到樓梯間異樣,還在商量為楊福朵添置衣物,攢錢供讀大學,甚至將來的結婚生子,而顧家老兩口和大姐躲在樓梯處偷窺,竊笑著猜測好事將近。

同德醫院的216號病房,門口守著四名便衣警察和稽查處隊員,病房裡的“綁匪”昏迷數日後,終於在這天上午出現疑似甦醒的情況。與此同時,顧耀東重回警局報導,只不過已被分往刑一處,所以他和二處警員激動寒暄幾句,趕忙返回刑一處工作。

王科達收到醫院的電話,立馬帶著劉警官等人火速前往,顧耀東憂心忡忡地坐在辦公桌前,儘管只是斷斷續續聽到幾句,但他依稀可以判斷,如果弄堂里的綁匪醒來便意味著沈青禾將會暴露。

由於稽查處事先找來醫生檢查病情,繼而引起王科達的不滿。思及醫院人多眼雜,唯恐擔心共黨混在其中,王科達火速轉移重傷綁匪,等到警委隊員趕來時,早已人去房空。

顧耀東在刑一處依舊做著端茶倒水的工作,但他可以利用職務之便觀察王科達動向,於是認為通過排查電話來源就能找到綁匪所在。顧耀東獨自來到電話接線室外,趁著午飯之時,偷偷順走女接線員兜里的鑰匙。

趙志勇看著顧耀東匆忙離開食堂,總覺得與他之間生疏許多,趕忙追了出去,結果發現顧耀東在走廊盡頭拐彎消失。此時顧耀東成功進入接線室,順利找到刑一處的接線記錄薄,正當他拿出筆本抄寫號碼,沒想到女接線員吃完飯回來。

幸好關鍵時刻,另一名女警約她出去玩牌,顧耀東僥倖避過一劫,趕緊抄寫完號碼,確定東西擺放位置無差,隨即走出接線室,關上房門。怎料剛要抬腳離開,衣角竟被夾在門房,還沒等顧耀東拿鑰匙開門,趙志勇突然跑來想要跟他聊幾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