隱秘而偉大第39集

第39集:沈青禾顧耀東盜印私章 王科達被眾人懷疑通共

請選擇集數

收起

趙志勇尚未察覺到顧耀東的異樣,仍舊在他面前喋喋不休,不外乎當警察的初衷,以及倆人之間的信仰。顧耀東心不在焉地搭話,只顧得使勁拽扯衣服,眼見女聯絡員從遠處走來,情急之下奮力拽扯,總算扯回衣服,往前踉蹌幾步撲在趙志勇身上,令他誤以為顧耀東在主動擁抱自己,繼而熱情回應。

正當趙志勇滿心歡喜,認定自己與顧耀東重拾當初的友誼,怎料顧耀東再次表現出疏離,簡單的幾句話又讓彼此關係顯得熟悉且陌生。熟悉是因為時間長短,陌生則源於信仰不同,他們從來都不是一類人。

離開警局大樓,顧耀東急切找到沈青禾,提及關於肺部中槍的綁匪。事後,沈青禾拿著顧耀東抄寫的電話字條找到老董,並在老董的調查中獲悉到綁匪已被轉移至大石診所。警委隊員偽裝患者前去拜訪,奈何稽查處擋在門口不許進入,除非出示蓋有王科達私章的通行證。

隨著警局下班時間已到,刑一處的警員陸續離開,顧耀東佯裝整理檔案,餘光瞥過王科達辦公室,見他將幾份檔案和印章全部放進公文包里。王科達下班之後要去赴宴,所以距離會結束還有兩個小時,沈青禾來不及通知行動隊,索性和顧耀東一同前往。倆人站在書店目睹王科達開車離開,立即朝他所在公寓樓走去。

沈青禾負責進房找印章,顧耀東在外面把風盯梢,本來街上沒有任何問題,樓內也是風平浪靜,怎知王科達衣服被小孩的雪糕蹭髒,於是臨時調頭回去重換衣服。眼下沈青禾還在屋內專心開保險柜,顧耀東發現王科達的汽車停在樓下,趕忙以暗號形式敲門通知,然而不偏不倚,恰好隔壁男鄰居開門出來,眼見顧耀東面生,隨口詢問幾句。

顧耀東回答完男鄰居的疑惑,便在他奇怪目光中離開,期間順手扯下陽台上的鹹魚,抽出幾張報紙包住,臨走時不忘拿出一些錢塞在門縫,最後飛奔下樓。王科達剛走到公寓樓入口就見到顧耀東,顯得有些愣住,倆人大眼瞪小眼,終是他主動開口。

聽聞顧耀東此番前來是為送禮賠罪,倒讓王科達有些納悶,不禁冷笑嘲諷,撥開對方就要上樓。沒想到顧耀東仍舊不依不饒,一路糾纏,直至王科達不耐煩地拿過禮物,三兩下拆開層層報紙,露出兩條極為眼熟的鹹魚。

思及兩年前刑一處因為顧耀東的兩條鹹魚而被破壞行動,王科達頓時怒不可遏,直接將鹹魚摔在地上,火冒三丈地朝家門走去。顧耀東考慮到沈青禾還沒出來,當場搬出齊昇平和鍾百鳴的名號,王科達原本就不滿齊昇平突然中止對顧耀東的調查,如今這番話顯然激怒他,幾步沖回去揪住顧耀東的衣領。

正當王科達揮起拳頭,沒想到沈青禾竟從樓梯間過來,倆人轉頭望去,皆意外不已。周圍路人經過,紛紛側目,再加上沈青禾好言致歉,王科達只能憋著火氣放開顧耀東,隨即進門換上乾淨衣服,並且不放心地將公文包鎖在保險柜里。

沈青禾挽著顧耀東離開,走到拐角處才開始商討接下來的計畫。因為刑一處每周一都有槍彈射擊訓練,所以警委同志打算在此期間行動,王科達必然不會讓顧耀東參加,皆時顧耀東只需待在辦公室里接聽電話,臨機應變。

射擊訓練之前,王科達又去診所查看綁匪情況,奈何綁匪遲遲不醒,幾乎耗盡王科達所有耐心,恨不得吩咐醫生全用猛藥。畢竟綁匪乃是稽查處的人,陶處長早就看不慣王科達氣焰囂張,便與他爭吵一通,無果而終。

兩名警委行動隊隊員來到大石診所,揣著齊全手續冒充刑一處警員,以王處長密令為由,及時轉移走綁匪。起初負責看守綁匪的警員有些疑慮,想打電話向王科達請示,奈何辦公室沒人,其他警員都不在,唯獨顧耀東守在電話前一問三不知。後來警員得悉共黨、青幫以及尚榮生的人已經查到診所地址,意識到事態嚴重,也便不再多加考慮,眼睜睜看著對方帶走綁匪。

鍾百鳴站在刑一處門外偷聽,結果顧耀東只是正常接聽電話。顧耀東回到福安弄,沈青禾正等在客廳,臉上是抑制不住的興奮。雖然這次僅是很小的行動,可她卻比自己執行九死一生的任務還要激動,尤其顧耀東考慮到沈青禾的危險解除,不由欣喜萬分。

正當倆人越說越高興,險些抱在一起,顧家四口從外面吵吵嚷嚷著回來。大家先是愣住,隨即識趣地躲開,各忙各的事情,留下顧耀東與沈青禾待在原地,略顯尷尬。

報紙火速刊登警委劫走的那名綁匪照片,以及顧耀東從何祖興家裡找到的五名綁匪照片,繼而揭露上海警局和稽查處的勾當。丁家洋樓傳來丁乃生憤怒砸東西的聲音,丁放看著報紙,臉上看不出喜怒,對於這一天的到來,她竟沒有絲毫意外。

齊昇平的辦公室里,收音機還在播報著令他焦躁不安的新聞。警備司令部和財政局紛紛打給局長,先是朝他一通發難,緊接段局長又向齊昇平一通發難,到最後王科達不在警局,鍾百鳴成為齊昇平的出氣筒。

眼下診所一片狼藉,負責守衛的幾名稽查處隊員不敢吭聲,直到陶處長發完怒火,隨即告知來龍去脈。由於事情影響太大,警備司令部將爛攤子交給稽查處解決,陶處長公報私仇一起算,更是給王科達扣上通共的帽子。

面對數十名稽查隊員的圍堵,王科達顯然有些慌神,氣焰不像以往囂張,他舉著手槍退到車旁,緊接開車返回警局找齊昇平求助。此時鐘百鳴查到王科達擅自主張轉移綁匪,而且從他調來上海警察局那天就意識到王柯達的不友好,所以決定利用這種不友好,及時找來同德醫院的那名郭姓醫生。果不其然,在郭醫生不滿的控訴下,齊昇平也開始猜忌王科達的身份,包括私通共黨救走尚榮生一事,是否與王科達有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