隱秘而偉大第40集

第40集:王科達喪生稽查處槍下 沈青禾卡車獻吻顧耀東

請選擇集數

收起

副局長辦公室的氣氛僵冷,主要在於王科達突然出現,他看著齊昇平和鍾百鳴的神情,很快意識到自己在警局的處境將要不妙。畢竟王科達是從麥蘭捕房跟到現在的老警員,齊昇平對他總歸還有些許情分,於是應允三天調查時間自證清白。

王科達回到刑一處接連撥通幾個電話,想要托人從中斡旋,然而那些昔日稱兄道弟的朋友全都聞風避之,不敢再與這位擁有通共傳聞的警察處長來往。如今齊昇平態度明顯,警局看來是沒法指望,就連刑一處都在落井下石,王科達察覺被人跟蹤,猛踩油門甩開三輛稽查車,飛快開向所在公寓。

收拾完所有家當,王科達帶著行李和鑰匙匆匆離開,路過鄰居家門時,恰好發現掛在陽台上的鹹魚格外眼熟,頓時想起顧耀東當初送禮的那一幕,以及不知從哪兒冒出來的沈青禾。關聯幾件事情後,王科達恍然大悟,索性藏身位於金陵東路的舊所,更將房間裡的留聲機裝好監聽,部署下一步的計畫。

如今警局裡關於王科達通共的傳聞越來越多,幾乎所有人都已認定證據確鑿,否則以他的能力,不可能有人成功盜走私章,除非是傳說中的“白樺”。刑二處議論紛紛,顧耀東坐在旁邊不時偷笑,想起“白樺”二字甚至還有點小自豪,倒是趙志勇依舊消沉。

吃過飯後,劉警官接到王科達的電話,原本想要掛斷,但是王科達卻指明要找顧耀東,並且表示手裡有他盜取私章的證據。顧耀東未曾多想,竟是信以為真,與他約定見面時間和地點,隨後失魂落魄地走回福安弄。

此時福安弄堂炊煙裊裊,顧家也在熱火朝天地準備晚飯,沈青禾親自下廚,從灶披間端出一大碗紅燒肉,看起來似乎心情很好。從開桌吃飯,到收拾碗筷,哪怕去曬台涼衣服,依舊是滿臉笑意。

顧耀東見她如此,便不想打擾興致,索性把話藏在心裡,而後問及關於盜取印章當天的細節,包括是否留下疏漏。沈青禾有些疑惑,可還是如實回答,不僅期間做好保護措施,即便離開前也都重新檢查一遍。

當天夜裡,顧耀東在小檯燈下寫好字條,又從顧父工具箱裡挑出最大的扳手放進挎包,次日則準時抵達欣欣花店對面的電話亭。王科達從窗戶觀察電話亭情況,確定顧耀東沒有帶人,於是撥通電話指引他到樺森公寓碰面。

房間已被王科達收拾得煥然一新,唱片裡播放著輕柔的音樂。顧耀東拘謹地坐在沙發上,看著王科達如同老友會客般坐在對面,先是談起他與這間公寓的淵源,隨後開門見山,直接點破顧耀東與沈青禾之間的身份,還有盜取私章的過程。

面對王科達的堅持,顧耀東強作鎮定,繼續維持那套送禮賠罪的說辭。期間王科達關掉音樂,空寂的房間僅有倆人談話聲,顧耀東察覺到異常,便趁著門房查房詢問之際,快步走到留聲機旁,果然發現背後有一個小摁鈕,他用和夏繼成相同的方法摁下機關,露出裡面正在運轉的錄音機。

王科達打發門房離開,只見顧耀東仍舊坐在沙發上,眼見他死活不肯承認,索性搬出“查到腳印”的虛假證據。顧耀東確定對方是在說謊,根本沒有放在心上,甚至打算利用錄音機來推脫嫌疑,結果導致王科達耐心耗盡,直接掏出手槍。

與此同時,沈青禾發現顧耀東留下的字條,火速換上便裝。警局尋不得王科達蹤跡,此舉無異於畏罪潛逃,齊昇平沒法再為其開脫,最終下達通緝令。

劉警官本不想匯報電話的事情,可考慮到王科達身份已成犯人,於是趕緊向鍾百鳴說明情況。刑一處、二處警員匆匆出發,根據調查地址前往抓人,沈青禾等在警局外面,悄悄開著卡車跟上去,但在他們離開後,附近兩輛稽查車也尾隨而去。

由於遲遲未能撬出有用信息,王科達情緒徹底失控,他決定當場擊斃顧耀東,扣上通共的帽子。恰巧幾聲尖銳的警哨從外面傳來,顧耀東趁王科達分神之際,及時搶奪手槍,倆人在搏鬥中朝天花板扣動扳機。

清脆的槍響迴蕩在空中,行人們尖叫逃竄,街上亂成一團。鍾百鳴指揮所有警員分路包抄,沈青禾坐在車內強迫自己鎮定,眼睛死死盯著外面。伴隨幾聲槍響接連傳開,刑二處鎖定準確位置,紛紛朝遠處的樺森公寓跑去。

王科達已經急紅眼,用盡全力將槍口扳向顧耀東,眼見緊急關頭,顧耀東在身後摸出扳手砸向王科達的腦袋,趁機逃出門外,正巧遇到往樓上跑的刑二處警員們。王科達不顧滿頭鮮血,組裝好步槍藏身樓頂,歇斯底里地朝顧耀東瘋狂掃射,即便無辜行人受傷,愣是視若無睹。

倉皇的人流將顧耀東和沈青禾分隔兩旁,二人遙望對方,最終顧耀東朝相反方向離開,故意把王科達引到一條無人小路。陶處長率領隊員們率先趕來,一聲令下,王科達全身中槍,緩緩倒在眾人面前,血流遍地。

槍聲迴蕩許久,直至散去才算塵埃落定。沈青禾怔怔地站在路口,不敢再往前邁出一步,唯恐看見最害怕的場景,幸好路口盡頭出現熟悉身影,令她再也繃不住情緒,直接衝上去緊緊抱住對方痛哭。

劫後餘生的重逢,即慶幸又傷感,總之萬般滋味。返回福安弄的途中,沈青禾邊開車邊發火,怒斥顧耀東擅作主張,根本沒有把她當成搭檔。縱然顧耀東窩在副駕駛座里挨訓,可他心裡還是甜蜜不已,悉知面前這個女人在意自己。

顧耀東心虛地道歉,同時也忍不住小聲嘟囔幾句,尚未察覺到車子越開越慢。結果話音未落,沈青禾停下卡車,忽然拉住他吻了上去,時間仿佛剎那靜止,周圍美好且溫馨,就連打在玻璃上的陽光,也都泛著夢境般的七彩光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