隱秘而偉大第45集

第45集:夏繼成回上海參與行動 顧耀東受傷請假被懷疑

請選擇集數

收起

胡仲啟抵達徐州剿匪總司令部,暗中記錄下主要部署,並將情報交給夏繼成,命他即刻返回上海,經由上海情報線發往中央。

正當刑二處警員們滿身狼狽,剛結束完那場百姓搶米的雜亂局面,沒想到刑一處又接新任務,所有人整裝待發集合於大院。顧耀東察覺方秘書臉色極差,便從他口中打探情況,得悉電訊室監測到鳳陽路以北的電台信號,結果鍾百鳴對齊昇平有所隱瞞,始終不肯交代具體位置。

聽聞此事後,顧耀東憂心忡忡,不管是因組織紕漏或者意外情況,眼下只能冒險行動,於是立馬趕往附近澡堂換好便裝帶上手槍,打電話通知沈青禾開車到鳳陽路店車站接應,如果超過七點半還未見人就趕緊離開上海。

與此同時,鍾百鳴為保證行動順利,特地找來狙擊手鄭新,此人外形幹練強壯,實戰經驗也是相當豐富,不容小覷。

顧耀東一路尾隨刑一處,終是來到鳳陽路以北的廢棄醫院大樓,數十輛警車陸續趕至,所有警員們魚貫下車。夏繼成站在窗前觀察外面,低聲口述情報,待全部內容傳送完畢,便吩咐男發報員從旁門離開,而他則留在此處斷後。

警員快速進入老樓內部,兵分兩路,跟隨鍾百鳴和趙志勇從東西側開始搜查。老樓附近有座與其高度相當的水塔,鄭新趴在塔頂架好狙擊槍,正用瞄準鏡搜尋對面,最終鎖定在樓內的消防通道,緊盯那名男發報員拎著皮箱匆匆下樓。由於顧耀東不停用手電棒閃射樓梯通道,導致鄭新視線頻繁被干擾,始終沒能找準合適機會開槍。

夏繼成發現對面水塔頂上的人影,意識到發報員危機處境,索性藏在鄭新看不見的角落,找準時機向外開槍。縱然鄭新側身隱蔽,臉部仍被子彈擦傷,而那名男發報員也從消防通道安全撤離。

鍾百鳴和趙志勇兩路人馬會合,循著槍聲從西面樓梯蜂擁闖入,顧耀東朝相反方向找去,竟和夏繼成正面相遇。顧耀東難掩欣喜,與他並肩站在門側,以相同姿勢握著手槍,望著外面。

陰暗走廊充斥著雜亂的腳步聲,手電筒四下晃動,兩隊人馬正挨個踹開房間門,逐一搜查。顧耀東眼看對方即將包抄合圍,於是拉著夏繼成順著水管逃走,啟動一輛黑色轎車揚長而去,任由鍾百鳴等人從樓里衝出來追擊車尾,依舊毫無作用,倒是鄭新迅速瞄準轎車,一顆子彈正中駕駛座前方玻璃。

沈青禾等在鳳陽路電車站附近,遲遲不見顧耀東現身,索性將貨車開回曾經的舊公寓處,果然發現男人站在陽台。沈青禾下意識把他當成顧耀東,等到男人轉過身來,才算看清面前之人正是夏繼成,一時間有些愣住。

因事關長江以北的戰役,所以夏繼成決定將情報拆分成段,分批傳送,每次在十分鐘之內結束。沈青禾想起周明佩,便答應會為他尋找合適的發報員,而夏繼成也考慮到顧耀東中槍,於是希望接下來三人共同完成一場戲,雖然槍傷本身並不嚴重,可是後果卻是難以承擔。

臨走之前,沈青禾道出她與顧耀東之間的關係,也對夏繼成徹底釋懷。回到福安弄時,路燈已經熄滅,整條小巷只有顧耀東家透著光亮,沈青禾走到門口抬頭望去,依然是顧耀東在曬台邊放置一盞檯燈,剛好可以照亮周圍,令她倍感踏實和溫暖。

隔日一早,技術員按照鄭新的描述繪畫出發報員肖像,警局對此下達秘密搜捕令,吩咐警員根據肖像尋人。鍾百鳴率人找到那輛已被遺棄的黑色轎車,也在駕駛座上發現彈孔和血跡,按照位置和彈道推測傷口應該是在肩膀或者上臂。

恰好顧耀東謊稱發燒請病假,鍾百鳴意識到問題所在,剛要帶著趙志勇去“探望”顧耀東,怎料卻被方秘書攔住,邀請他去副局長辦公室見一位貴客。鍾百鳴無法拒絕,只好隨他前去,結果發現齊昇平正和夏繼成坐在沙發上談笑風生,倆人之間的熟絡關係,倒讓杵在旁邊的鐘百鳴越發難堪。

夏繼成回到上海的訊息傳遍警局,整個刑二處簡直炸開了鍋,大家認真地整理裝容,懷揣著忐忑激動的心情站在走廊。李齊坤傳達眾人的意思,想邀請夏繼成吃飯,奈何夏繼成以時間倉促為由回絕,使得所有人頗感失落。

鍾百鳴察覺夏繼成似乎肩膀受傷,但是考慮到顧耀東的關係,繼而吩咐趙志勇試探顧耀東。趙志勇拎著營養品上門探望顧耀東,兩個人仿佛又回到從前,可以無所顧忌地說笑,然而趙志勇尚未忘記此番來顧家的任務,他遲疑地伸手按住顧耀東的左肩,發現對方並無任何異樣,立馬鬆了口氣。